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重庆政变还只是大片片头

f091021501
资料图片:何频先生,著名媒体人和出版人,多维网创办人,明镜新闻出版集团老总。(摄影:黄频/中欧社)

王立军是中共无数官员的化身,他们得意时目空一切、不计后果,失意时想着美国大使馆。在好莱坞制式化的警匪大片中,重庆这次政变虽然开了幕,但还只是片头小高潮,只是北京政变的前奏曲。真正大戏何时上演?敬请期待。

官场有几个不是王立军?

你今天有多荣耀,明天就有多大耻辱;你今天有多张狂,明天就要付出多大代价。

每当看到不能独善其身、依附在中共体制肌体上的那些得意名流,每当看到靠阴谋诡计坐到主席台上的那些中共官员,我心里老是想着这句话。

重庆市司法局长文强被处死的时候,我想着这句话;将文强送上断头台的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被撤职的时候,我想着这句话;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命令追捕王立军的时候,我也想起这句话。

现在,我将这句话写在本文前面,以警示当今中国大陆所有的权贵们。

文强不是孤立的,中共官场有几个不是文强?王立军不是孤立的,中共官场有几个不是王立军?

不用怀疑,他们也曾有理想和道德,也曾努力和内心的恶抗争过,他们最终将恶视为理所当然,因为他们无法不被体制同化,他们的归途也就难以更改地决定了。

那些没有被处决、被逮捕的中共官员,未来命运几乎都会和文强、王立军一样:身败名裂。他们较幸运的只是,更多的人可能会得到比较公正的审判,因为民主社会并不允许像中共体制般,可以在黒屋里任意屠宰一个人。

我这样说,是认定,中共现行体制不可能在所谓“中国模式”中长期存活下去,中国民主的前景不再遥遥不及,而是在可见的十年左右就会来临。

理由是我在《可以确定的中国未来》一书中反复强调的:全球化中,中国民智已开;资源耗尽,道德耗光,传统派系消失,中共官员疲于奔命,深知一切问题的症结在于体制;任何想避开民主之途的道路,都是歪门邪道,民主化是中国的唯一出路;民主化并不会使中国陷入内战和大乱,因为没有军阀和列强能作恶,圆桌会议可以开启国策共识。

但这不等于,我们对未来可以浪漫期待,中国的政治转型可能是人类由野蛮向文明社会最大幅度、也最艰难的一次转型,现在,不少有眼光、有能力的人还在潜伏,有些还在为中共体制帮腔、卖力,未来还会有不少人为中共体制陪葬……正因为这样,中国的政治演变不缺戏剧性。

民主总和中国错身而过,使中国很多人对未来总是缺乏信心和想象力。而当一个戏剧性场景出现的时候,又过于亢奋和过于幻想。

这次王立军事件,便是一个可以剖析的案例。

官场生存就得靠你死我活的暴力

今年二月之前,如果有人说薄熙来、王立军会反目,王立军会逃到美国总领事馆,估计多数人会斥之为无稽之谈。但这一切真实地发生了!

其实有什么奇怪的呢?毛泽东和他一度最信任的亲密助手高岗、彭德怀、刘少奇、林彪,不是都反目了?邓小平不也和华国锋、胡跃邦、赵紫阳、“杨家将”翻脸了?李鹏抛弃陈希同、李瑞环抛弃宋平顺,江泽民抛弃陈良宇,温家宝不把胡锦涛放在眼里……不是都刚刚发生、正在发生吗?

为什么如此?中共官场体制如此。有人说是“有党性缺人性”。不对,中共党史上就很少真正有党性的时候。什么叫党性?党的规则。中共什么时候有过真正透明、公正的规则?正因为没有规则,才缺乏党性。党性都没有,怎么会有人性?如此情形之下,在中共官场生存、爬升,不靠吹牛拍马、不靠行贿受贿、不靠关系派系、不靠阴谋诡计,就得靠你死我活的暴力!

没有规则、残酷的权力斗争,以前被冠以“路线斗争”的玄妙名目,现在却冠以“反腐败”的名目。可以不夸张地说,那里有贪官被抓,就等于那里一场权力斗争有了阶段性的结局。因为,中共官场之腐败,是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全面的、彻底的,那有什么清官抓贪官的传奇,只有权争失败便成贪官的现实。

权力斗争在全党是一个普遍现象,轻则争风吃醋、互相拆台,重则恶言相向、买凶行暴。只是大多数故事,未被媒体曝光。这倒是宣传部的功劳,在掩盖事实真相、制造谎言方面,人类历史上可能没有一个机构比中共的宣传部做得更出色了。

一些中共政治观察家认为,中共最高层这些年并没有严重的权力之争。的确,在顶尖的最近几届政治局常委会层次,各自的利益分割得比较清楚,而且家族利益之大,不亚于皇室;个人享受待遇之高,不亚于皇帝。太多的腐蚀,一定程度上软化了常委们的斗争性。而且,这些所谓国家一级领导人中,不少人其实是心虚的,他们知道自己是何德何能升到塔尖的,他们不敢出手。什么都不做,是胡锦涛时代最大的特征。即使温家宝视胡锦涛为无物,也被胡锦涛“和谐”掉了。

但是,这只是暂时和表面现象。在没有特别意外的情况下,大家即使各怀鬼胎、彼此不满,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旦政治有难,好则各自逃路,坏则落井下石、反戈一击。因为,他们的所谓“同志”关系,是一种没血没肉没人味的虚假空洞的意识形态关系,经不得多大风雨。

争权为夺利,夺利为后路

问题在于,胡锦涛只是将问题、矛盾掩盖了,虽然推迟了爆炸时间,却加大了爆炸当量。这一点大家看得越来越清楚,所以相当多的官员,争权只是为了夺利,夺利是为了后路。

薄熙来是一个例外,在政治局委员中,他是一个难得的想有所作为的政治野心家。从中共十七大以来,这个被“流放”到重庆的太子党,却是胡锦涛时代最大的亮色。几乎,他成了中共十八大难以被关在门外的政治局常委人选。现在,他成了所有人的笑话,所有人都想分食他。

薄熙来的错误不在于他的政治企图心,而在于他选择了一条违反普世价值的、致命的道路。如果他选的是民主之路,虽败犹荣。是的,“唱红打黒”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获取部份党意民心,但深究下去,“唱红打黒”就会走上煽动造反、打击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道路。如果“唱红”求的是公平,那什么社会比中共治下更不公平?如果“打黑”打的是邪恶,那什么体制比中共体制更邪恶?不知薄熙来心里是否明白,但很显然,那些给薄熙来擦鞋、帮腔的人似乎不是都清楚,可能还有的人真以为所谓“重庆模式”是中共的救生圈。

一方面,薄熙来触犯了一群既得利益者,将一些政治兢争者比了下去。另一方面,“重庆模式”一时给了某些平庸官僚们指引,从中央到地方,支持或模仿“重庆模式”的人也不少,因为符合中共官场一贯“宁左勿右”的生存哲学。但这些现象,引起了思想界很大的忧心。自由派人士,几乎难有例外地认为,“重庆模式”是中国转型中的逆流。

薄熙来处境的复杂性由此可见。当他拿文强的血为“重庆模式”祭旗的时候,血腥便开始弥漫。王立军是“无间道”也好,是“疯子”也好,是“英雄壮举”也罢,总之,这个薄熙来的开路先锋,是对“重庆模式”破局的最佳人选。

当明镜新闻网2月2日早上率先报出王立军被中纪委调查,几个小时后,王立军被宣布免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职务。一场新年大戏就此开场,无数的角色踊上了舞台。

中共宣传部压制新闻的报应开始出现了。没有人相信中共官方的各种说词,真真假假的传言,充斥在全球媒体上,也病毒般在中国扩散。传言、谣言的背后,是期望或阴谋。阴谋复阴谋,谣言盖谣言,迅速将王立军推进了美国领事馆,随后重庆官方几十辆警车追捕,使重庆这场政变活像一剧好莱坞警匪大片。

现在,王立军事件、薄熙来命运,成为中共政坛最热门的耳语,成了中国网民最亢奋的交流点,也是境外观察中国政治动向最重要的一个标本。

这场世纪大戏,如果没有导演,是不可想象的。如果有导演,我们可以想象什么?在我看来,其实这场戏,并不只是一个导演。如前所说,薄熙来的多重角色,注重了他命运的多重性,每一个导演的期望值也就大大不同,虽然一度他们有意无意形成了合力。

处理薄熙来不同政治势力“各怀鬼胎”

对于利用王立军,贬抑薄熙来的中共内部势力而言,事情的发展超过了他们预期。将薄熙来阻挡在政治局常委会门外的目的既已达到,他们就会悄然隐身,甚至和薄熙来的太子同党、左派势力一道,对事件降温,以免情势失控,以免伤害到更多权贵。所谓“稳定局势”,就是守住既得利益,符合中共利益。所以,“冷处理薄熙来”,应是中共高层的共识。

对于薄熙来、王立军伤害过,以及早就不满他俩行为的人而言,他们当然是感到扬眉吐气、大快人心,但他们对薄熙来仍在台上觉得不能完全解恨,所以他们仍会用各种言行继续对薄熙来穷追猛打,以图摧毁薄熙来。这股势力既有中共党内的,也有党外的,他们的施压最终有多大效果还难说。肯定的是,他们不将薄熙来完全拉下马不会罢休。

对于推动中共政改、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人而言,他们试图利用王立军事件作为契机,营造政改声势。的确,王立军事件使左派丧失了很大的底气、话语权,使改革派、自由派有了新的动力,一些迹象似乎支持了他们的愿望。但是,这些迹象仍是脆弱的,你甚至难以辨别这是权谋家用来转移人们视听之举,还是中共党内改革者的试水动作。

整体而言,不能对王立军事件抱有太多的后续幻想。如同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一切便在中共掌控中,所有精彩大戏便落幕了。现在,王立军既已被中央控制了,就等于关入了黑箱,薄熙来和反薄熙来的人都受制于这个黑箱。掌权者现在需要的是,怎样编织一个理由,对内对外作出交代。这个理由不在于可信性,而在于由谁来编织。

这当然不是中共这场大戏的终场。体制的宿命决定了的。王立军不是赖昌星,他是中共无数官员的化身,他们得意时目空一切、不计后果,失意时想着美国大使馆。在好莱坞制式化的警匪大片中,重庆这次政变虽然开了幕,但还只是片头小高潮,只是北京政变的前奏曲。真正大戏何时上演?敬请期待。

(2012年2月12日,台湾花莲雄来)

(作者赐稿)

评论

  • 最后 说:

    而且,这些所谓国家一级领导人中,不少人其实是心虚的,他们知道自己是何德何能升到塔尖的,他们不敢出手。什么都不做,是胡锦涛时代最大的特征。这就是他们说的不折腾、和谐!其实就是闷声搞腐败、闷声分国产、闷声发大财。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