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海欣:取胆熊,它们在此找到归宿

邬小红说,亚洲动物基金最终目的依然是在中国终止“活熊取胆”这一行业。“中国的这一产业最早是从朝鲜引入的,但现在中国是全世界唯一产业合法化的国家,我们的工作还需要得到更多的支持,特别是来自社会和政府。”

2012年2月初,从事活熊取胆的福建药企“归真堂”谋求在国内创业板上市,引发激烈讨论;18日,归真堂宣布对外开放熊场,被疑是“样板熊”表演,引起新一轮争议。3月4日,在全国“两会”召开期间,对于最近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活熊取胆”事件,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陈竺用“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这句成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四川成都,也有着一个与归真堂抱有相反目的民间公益组织。早在2010年,它便被评为年度全球最佳动物救护中心,救助黑熊、关爱黑熊是这里不变的主题,这,就是坐落在新都龙桥镇的亚洲动物基金会龙桥黑熊救护中心……

熊熊们的快乐生活

3月6日,星期二,阴

在龙桥黑熊救护中心的“生活区”里,黑熊“嘉仕伯”又开始了它新一轮的“游戏”,只见它故意装出漫不经心的模样,走到正在水池边睡觉的另一头熊的身旁,对着它的屁股猛咬一口,然后快速逃跑,随着笨重身躯的前后晃动,它那标志性的白色眉毛也不断颤抖,仿佛为恶作剧的成功而沾沾自喜。另一边,棕熊“凯撒”突然发现了记者的身影,顿时呲牙咧嘴一路狂奔而来,正当记者惊慌失措准备“夺路而逃”时,它却突然来了个“急刹车”,然后不慌不忙扭转身躯,施施然地将一个大大的屁股留给了我们……和“嘉仕伯”、“凯撒”喜欢与同伴和人类“互动”不同,更多的熊熊们此时此地却在玩着一个它们更喜爱的游戏——寻找饲养员藏在树洞、轮胎和其它物品中的食物。每当一个苹果或橘子被发现,它们就会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欢呼,然后小心翼翼地用脚掌将食物“保护”起来,生怕有人把它们从自己手中抢跑……三月的成都天气依然有些阴冷,天空中也若有若无地飘着零星的小雨,但在这里,记者还是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

截止到2012年3月,龙桥黑熊救护中心已经从全国各地救助月熊(俗称亚洲黑熊)277只,看着眼前它们快乐幸福的生活,很难想象每一只熊熊背后都有一段让人不堪回首的血泪往事……

铁马甲与“活熊取胆”

“这就是为取胆给黑熊们穿上的铁衣,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铁马甲’……”

伴随着救护中心公关教育部工作人员陈婧婧的现场展示,“铁马甲”发出了一阵让人心悸的响声,尽管早已失去了它“应有的用途”,但闪耀的寒光仍然让人不寒而栗,仿佛上面还凝结着黑熊们的殷殷血迹:坚硬的铁片绕身一匝,牢牢固定着黑熊的肋骨,一根长柄直抵喉头,它们终日不能低头,甚至也不能自杀。这样的马甲,许多熊一穿就是数十年。

陈婧婧告诉记者,“活熊取胆”制药,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在各地的养熊场里,每只黑熊活着的全部意义就是被用于收集胆汁。它们身上都有一个长年不能愈合的洞,有的插着生了锈的金属管或玻璃管,从中流淌出清亮的胆汁。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它们就大多被禁锢在长1.5米、高0.5米的铁笼子里,一天天长大——直到铁条让它们不能再长。每当养熊场的工人靠近,在笼前伸出铁钩,勾住它们的脖颈,它们就凄厉地哀嚎起来。当墨绿色的胆汁被一股股抽取出来时,它们痛苦得大张着嘴,剧烈地喘息,双眼凸暴,四肢颤抖……

在它们的一生中,这样的酷刑,也许一天要有2——4次,最少30毫升,最多200毫升。抽完胆汁后,它们往往蜷缩在笼中浑身颤栗,亮晶晶的小眼睛上挂着泪。像它们这样的“胆熊”,有些因为无法忍受抽胆的痛苦,疯狂地抓咬笼子,直到满口溃烂,有的还会精神错乱,甚至把自己的肝肠内脏拉扯出来,狂嚎着挥舞着。遇到这种时候,养熊场就会“冷静又紧急”地砍下它们的脚掌,剥下它们的皮毛。“我们中心救助的几乎所有的黑熊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每只熊都必须做胆囊切除手术,否则就不能存活。”

而这样的悲剧,每天还在全国各地的养熊场特别是私人小型养熊场里不断地发生。

再见,安德鲁大叔

安德鲁,编号001,它是龙桥黑熊救护中心2000年成立后救助的第一只黑熊,也是救护中心所有熊宝宝的“大哥哥”和最佳代表。直到今天,饲养员们还清晰地记得安德鲁获救时的情景:“2000年底,第一批熊从一家养熊场解救到中心,每一头熊被抬下卡车时,都狂躁地摇头、挣扎、咆哮。抬出安德鲁时,它正用仅存的那只前爪,玩头顶上方的铁条处落下的一节绳子,它的左前掌断了,肚子上的伤口正流淌混着胆汁的血水,但看人的眼神还是特别特别温柔,我们后来都亲切地称呼它为‘安德鲁大叔’。” 这个2.2米高的“大家伙”在养熊场狭小的笼子里被禁锢了15年。医生从它的腹部取出7公分长的铁导管,切除它的胆囊后,它活了下来。

第一次走出铁笼、第一次踏上水泥地、第一次获得自由,这都是“安德鲁大叔”在救助中心做出的“丰功伟绩”, 它常常跟另一头缺了后腿的熊滚作一团,六条腿在空中乱蹬,构成了动人滑稽的一幕。 不仅如此,“安德鲁大叔”还成了中心所有黑熊们的“领袖”,每当有群殴事件发生时,它总会大吼一声,迅速化解“危机”,而且还会照顾小一些的熊,为它们伸张“正义”。2006年9月6日,“安德鲁大叔”平静地走完了它的生命旅程,医生随后对它进行了解剖。当重达7公斤的肿瘤从它身上拉扯出的时候,当一个又一个鹌鹑蛋大小的血块真实而残忍地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哭了。

熊的墓地——灵魂的归宿

站在你的面前,你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真希望这样的诗句,我们永远也不需要再朗读

你离开了这个世界,不是一个编号,不是一个字母,也不是一个无名的熊

因为我们会永远记得你的名字

……

——摘自龙桥黑熊救护中心《熊的悼词》

沿着一条有些崎岖的小路,我们终于来到了黑熊公墓,救助中心先后去世的112只黑熊就埋藏在此。一个又一个垒起的坟茔,坟前插着小小的十字架,在光滑的鹅卵石上面,整齐地书写着黑熊的名字和死亡的时间——森林、真相、草莓、水……每一个名字的背后,都蕴藏着一段动人的故事。郫河的支流安静地从公墓旁流过,微风穿过竹林,留下一片飒飒的响声,这里的一切都是静谧而安详的。

随行的陈婧婧告诉记者,每当有黑熊离开的时候,工作人员总会在这里为它们举行告别仪式,并送上自己最后的祝福。“2008年我们这里离开的黑熊特别多,最多的时候一天就有三只,都是来中心几天后就不行了。下葬的时候,我们没有立刻把它们安葬,而是让它们安静地躺在草地上。因为这三只熊出生后就一直在养熊场的铁笼里生活,我们想让它们最后看一眼蔚蓝的天空。”

在所有的坟茔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可爱的“安德鲁大叔”。他的“房子”位置十分靠前,而且比其它的都要高,都要大,好像仍然和它生前一样,在默默地守护着它的“弟弟妹妹”。坟前的鹅卵石早已被青苔雨水所侵蚀,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小陈说,这是一句英文,是从世界各地发来的上千封唁电中选出的一句:“你的离去不会让我们软弱,我们因你而更坚强。”

“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

在全国“两会”召开期间,对于最近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活熊取胆”事件,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陈竺和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小组讨论会上相继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对于官方的表态,救护中心又有怎样的观点呢?

“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 亚洲动物基金中国公关教育经理邬小红平静而坚定地说。作为2月18日“归真堂”媒体开放的现场参与者,尽管在最后一刻被对方以“没有按程序事先报名”为由拒绝前往参观,但她和她的同事仍然为解救黑熊而不懈努力。“现在已经有很多中药界的专家论证了所谓熊胆治疗的不必要性,其实相关的疗效完全可以由其它草药和人工合成剂替代。”邬小红同时对记者表示,亚洲动物基金推崇“动物福利”的理念,但这并不意味着“与人争利”,而所谓的动物保护理念也并不完全是外国的“舶来品”。“我们中国很早就有了‘天人合一’的观念,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古人历来也有反对动物虐待,反对‘虐食’的主张,这些都值得我们在今天继续加以继承和发扬。”

邬小红说,亚洲动物基金最终目的依然是在中国终止“活熊取胆”这一行业。“中国的这一产业最早是从朝鲜引入的,但现在中国是全世界唯一产业合法化的国家,我们的工作还需要得到更多的支持,特别是来自社会和政府。”

(四川工人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