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五十.给民主带路)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还没有走出二月,然而,春天毕竟来了。
苍蝇与大象的战争,总会有无数的苍蝇战死。你愿意选择战死吗?
中国不需要民主男神或女神,但,需要一杆旗帜。
蔡英文说:“民主下的竞争没有失败者。”

今日中国,谁还真信马列、毛思想?他们不过是集权派,是踩踏苍蝇的、气急败坏的大象。
说怕军阀混战、生灵涂炭,不还是大一统吗?大一统的思想,纠集着中共党内的官员,党内外的知识分子,还有许许多多的老百姓。
这就是今日中国的大象,踩踏自由的苍蝇的大象。

大象,总是爱把追求民主、自由的苍蝇们,丑化成“汉奸”、“带路党”等。
很庆幸,我还没有被人骂过“带路党”。如果有人骂我是“带路党”,我会骄傲地回答:是的,我就是“带路党”--给民主带路!我是在给中国的自由带路!

九月随想(五十.给民主带路)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四百九十三

还没有走出二月,然而,春天毕竟来了。
去年的此刻,大象气急败坏、到处踩踏着苍蝇;苍蝇们散步,见大象来了、又逃开……
今年的此刻,大象的左脑、与中枢神经打了起来。中枢神经,终究能击败左脑的吧?可,谁又能保证左脑的癌细胞、就不会扩散呢?

海外,又在唠叨“有敌”“无敌”了。这“有敌”与“无敌”,不就是出自“我没有敌人”吗?
中国的“我没有敌人”,不就是一个秀?有思想吗?有理论吗?
本无“无敌”,因为有了“有敌”,才有了“无敌”;而“有敌”与“无敌”,都落进了“我没有敌人”的巢臼,难道不是吗?

刘晓波,可以批、但不能倒,他不是韩寒那样轻骨头的神。
谁能替代他?魏京生?人在海外,如今最多算个政论时评家。顾晓军?只是作家、思想家,而不是政治家。艾未未?政治行为艺术家,政治不过是标签,他能说出个啥?
在中国,目前没有人可以替代刘晓波,他是党内、党外、海外各路真伪民主派的交汇点。

我相信徐星的文章里的“指证”,也能读懂曹长青那几乎概况刘晓波一生的文中的潜台词;甚至,如果谁说刘晓波就是大陆的陈水扁,我也会相信。
我相信陈水扁的婚姻是有爱情的。但,他的选择,难道不是一种牺牲吗?
能够牺牲自己,难道不也是一种伟大吗?

总要有人牺牲,或牺牲普通意义上幸福、或牺牲自由……刘晓波,既是作秀,也是牺牲。
苍蝇与大象的战争,总会有无数的苍蝇战死。你愿意选择战死吗?
这不是“失踪”一阵,也不是在里面呆上一年半载。十年,可以写一摞书。我坦言,我不愿意。尽管我不怕死。

中国不需要民主男神或女神,但,需要一杆旗帜。
尤其,是经历过那么多风雨的一杆旗;算计、虚伪、反悔、作假……都是风雨、沧桑。
宽容,是用来对待战友的;哪怕,他仅仅是与我们同一小段的路程。

我已写下:“非暴力,也许是错误的,也许是二十世纪所产生的一个最大的错误理论与错误思潮;因,它是为统治阶层服务的,而不是自由、民主的助推器。”
如果他像十二月党人样流放归来,我相信我能看到他忏悔的眼泪。
他不是思想家,是政治家,应当允许表演。

蔡英文说:“民主下的竞争没有失败者。”
换言之,民主体制下的竞争,越竞争、越民主;而专制体制下的竞争,越竞争、越专制。
专制也有派,就是集权派;思想根源是大一统,可以追溯到周朝。

今日中国,谁还真信马列、毛思想?他们不过是集权派,是踩踏苍蝇的、气急败坏的大象。
说怕军阀混战、生灵涂炭,不还是大一统吗?大一统的思想,纠集着中共党内的官员,党内外的知识分子,还有许许多多的老百姓。
这就是今日中国的大象,踩踏自由的苍蝇的大象。

左脑与中枢神经打起来了,大象很可能会脑残、会脑坏死。可,即使是脑残、脑坏死,大象还是大象、还是一脑子“大一统”的大象。
大象,总是爱把追求民主、自由的苍蝇们,丑化成“汉奸”、“带路党”等。
很庆幸,我还没有被人骂过“带路党”。如果有人骂我是“带路党”,我会骄傲地回答:是的,我就是“带路党”--给民主带路!我是在给中国的自由带路!

给中国的民主带路!
在台湾,人们、会记住施明德、陈水扁、蔡英文……等等,也包括我经常“骂”的李敖。
在大陆,谁又能够抹煞得掉他呢?(除非他自己背叛)

顾晓军 2012-3-10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