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四九.死囚器官与人权)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人权,有第一人权与第二人权。保证我们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力,是第一人权。病人需要器官移植,是第二人权。在任何情况下,第一人权优先于第二人权。
如果打破或打乱了第一人权与第二人权的秩序,就无所谓“公正、良知”了,也无所谓什么“自由、民主、人权、法治”。

九月随想(四九.死囚器官与人权)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四百八十九

我顾晓军,总算明白、为什么敢不怕触犯众怒而谈《卫生部: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主要来源》了。
这,就是因为《死囚器官移植 应对系统呼之欲出》。
那么,就是说、是不是欲通过“两会”定标准、定价格、定顺序……等等呢?

如是,中国的“两会”就太伟大了,敢于率先打破普世价值、敢于率先实践公开贩卖人体。
我们的“人肉”,很快就要按质论价、按分量论价了。
谨表示由衷祝贺!

什么叫“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凭什么要“自愿捐献”?中国的“公民”们,“自愿捐献”的还少了吗?我们捐献出了各种各样的税,捐献出了应该得到的社会福利,捐献出了富有、捐献出了健康……
为什么在需要捐献时是“公民”?为什么这时候不说“屁民”呢?我们从来就不是什么“公民”,我们没有选举权。

其实,过去的《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和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也都是忽悠。
什么“以下几种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可供利用:一、无人收殓或家属拒绝收殓的。二、死刑罪犯自愿将尸体交医疗卫生单位利用的。三、经家属同意利用的。”
若需要,找执法部门开个“无人收殓”证明,做不到吗?而执法部门的“无人收殓”证明,岂不就可以公开标价“拍卖”了吗?

王立军,与死囚的器官有没有关系?
如果有关系,是什么关系?可以公开吗?不应该公开吗?如果没有关系,怎么证明没有关系呢?空口说说吗?
中国的公安战线的英雄与勇士们,都与死囚器官没有关系吗?扯得清吗?

死囚,也是人,他们与我们一样、拥有人权。你可以剥夺他的生命,不可以摘取他的器官。
他的器官,仅归他自己,家属也无权同意有偿捐献器官。
如果家属,同意了有偿捐献死囚的器官,这难道不是一种诱使死囚的家属、公然贩卖死囚的器官吗?这难道不是丧尽天良吗?

其实,在中国、理论上,死囚自己也不能同意捐献自己的器官。
因为,在中国、判死刑时,都附加了“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样,就包括剥夺了死囚的最后的言论自由权。
而一被剥夺了言论自由权的人,在民事行为上,是无效的。那么,只要是死囚的器官可以被利用,你就洗脱不了是为了获取器官、而将其判定为死囚的嫌疑。

中国的法学家与法律工作者们,不会都是低能儿吧?
竟然,需要我顾晓军、这个“不懂法”的“法盲”,来给你们讲这些最基本的常识。
你们都是一群猪吗?

有人以病人需要器官移植为由、反对我的《死囚器官是死囚的而不是公共的》。
在这里,我回答你:人权,有第一人权与第二人权。保证我们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力,是第一人权。病人需要器官移植,是第二人权。在任何情况下,第一人权优先于第二人权。
如果打破或打乱了第一人权与第二人权的秩序,就无所谓“公正、良知”了,也无所谓什么“自由、民主、人权、法治”。

“死囚”究竟是什么?不耻于人类社会的垃圾吗?如是,为什么又要利用他们的器官呢?
做得起器官移植的,可都是些官员与有钱人,你们就不怕死囚的器官,污染了你们尊贵的身体、污染了你们崇高的精神世界吗?
让死囚安然地走吧!也许,今生他们得到的太少,所以最终才成为了死囚。那么,就该让他们安然地走、安然地离开这个世界;让这个本该属于大家的世界,给他们最后一点点做人的尊严。

海外的一些崇尚普世价值的、过去总爱谈人权与摘器官的媒体,为什么不加入到我顾晓军的《死囚器官是死囚的而不是公共的》与“死囚器官与人权”的讨论中来呢?
为什么在“两会”期间大炒艾未未的鸡毛蒜皮与陈芝麻烂谷子呢?
究竟是艾未未个人重要、还是那么多的死囚的器官及他们的尊严与人权重要呢?难道人权也得分尊卑吗?

顾晓军 2012-3-8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