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赛萌:中国女性的悲剧命运何时休

p110113101
胡赛萌,1988年生于皖鄂交界的大别山区,后求学于荆州,获工学学士学位,现在深圳从事行业媒体工作。工作之余偶有小文,奈何金盾高墙,只好流窜外网。不求闻达于庙堂,亦未想扬名于江湖,只求无愧于人之所以为人的最后底线。邮箱:husaimeng@163.com

男人是女人生下来的,很大程度上也是由女人教育出来的,一个民族有什么样的母亲,这个国家就有什么样的未来。

一个不知道尊重女性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国家,一个歧视女性的民族更是野蛮的民族。

中国的女性历经数千年的封建专制,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遭受了太多的苦难和折磨,经历了太多的屈辱和不堪。

历史的车轮已然碾过2012,当我们发现海峡对岸的蔡英文活跃政坛之时,当我们看到大洋彼岸的希拉里斡旋列国之际,我们却只能无奈地承认自己的女同胞依旧还在风月场里陪男人调情,仍然还在政治party上充当花瓶。

中国女性的悲剧命运何时休
——献给所有饱经苦难的女同胞们

一年一度的“三八妇女节”又到了!这是一个为庆祝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和取得的巨大成就而设立的节日,同时也是对在1911年美国纽约三角工厂火灾中丧生的140多名女工的纪念。

早在1857年的3月8日,美国纽约的制衣纺织女工为了抗议恶劣的工作条件和低廉微薄的薪水而走上街头,接下来的数年里,几乎每年的3月8日都有类似的街头抗议活动发生。1908年,当时有将近15000名妇女走上纽约街头,要求缩短工作时间,增加工资和享有选举权等,并喊出了象征经济保障和生活质量的“面包加玫瑰”的口号。

时至今日,一百多年过去了,世界各国女性的权益都获得极大的提高,尤其是在西方民主国家,女性参政议政的比例极高,女性高收入群体也占相当大的比例,随着女权运动影响的深入,西方女性可谓是真真正正的半边天。

然而在中国,女性问题显然要复杂许多,也严重许多。在国际上,有常用的七项指标来衡量妇女的社会地位,即妇女就业率、对待男婴女婴的态度、男女青少年入学比例、男女青年就业比例、妇女在国家机构重要领导岗位上的职务比例、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妇女个人财产在社会财富中的比例。如果以此七项指标判断中国,除了妇女就业率为世界第一(56%)之外,其他六项指标均不理想;若按这些指标综合衡量,在160多个国家中,中国妇女地位排132位。

对于中国妇女社会地位的变化及其处境的分析,何清涟老师在其《当前中国女性地位变化的社会环境分析》一文中有着十分精彩的论述,我在此不再赘述。为了方便大家对中国女性的地位有一个更清晰更直观的体会,我综合网络上各方资料,整理如下。

截止2011年底,全国女性省委常委总共只有34名,其中只有主政福建的孙春兰是现任中唯一的一位女省委书记。而且在这34名女性省委常委中,她们大多都是“副职多正职少,虚职多实职少,边缘部门多主干线少”。在权力金字塔顶尖的中共中央委员中,女性官员更是少得可怜,只有区区13名,占比不足6%。对此,广东省妇联妇女研究中心会员、广州市委党校教授葛彬认为:干部选拔任用中许多外部环境因素对女性成才不利,“女性头顶上放着一块‘玻璃天花板’”。

而在经济商业领域,我国的女董事的平均比例只有10%,大大低于国际平均水平。相比于政治经济领域的落寞,我国女性在色情行业则显得十分活跃。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篇讨论中国性病的文章中提到,中国在2009年从事卖淫的女性的人数约为4~6百万,整个色情产业的规模约为五千亿左右。

在浩浩荡荡的色情从业大军大众,既有尚未成年的孩子,也有还未毕业的学生,更有怀有身孕的母亲……我们能想象这是一幅什么样的画面,这是一幕怎样的场景!每当扫黄风暴袭来的时候,看到那些衣衫不整、双手捂脸哭泣的孩子和母亲,我总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跟痛苦!温家宝不说要让人民有尊严地活着吗,可是他治下的民众却屡屡成为扫黄警察的战利品。

面对如此现状,如果套用一句恶语,那就是:因为根深蒂固的封建传统,所以中国的女性问题有着其特殊的国情。的确,这个特殊的国情不是男尊女卑的封建传统,也不是重男轻女的落后思想,更不是“自古女子不如男”的混蛋逻辑。其根本在于中国当前的政治制度,在这个不透明的专制制度之下,女性必然沦为那套野蛮的、充满血腥和阴谋的制度的祭品。

毛泽东之所以可以从文工团挑选舞伴,因为他有权力;武则天之所以可以从大臣中选男宠,因为她也有权力。所以,男女之间所谓的不平等其实是个伪命题,其归根结底是权力的不对等,或曰权利的不平等,这就如同中国当下贫富差距的根本并非收入的不对等,而是政治权利的不平等、公平正义的缺失。
在仍处于后极权时代的中国,公民生活中最重要的资源——政治资源被权贵集团所垄断,而在弥漫着野蛮气息的极权政治这个角斗场中,善斗和富有攻击性的男性定然成为主要角色的,而温柔平和的女性必然沦为权力斗争的点缀和陪衬。

专制制度最大的特点之一便是权力运作的不透明,权力斗争常常伴随着黑箱操作和密室阴谋,而这恰恰是男性所擅长的,也是雄性动物所乐此不疲的游戏,历经数千年而不衰。更重要的是,权力的黑箱操作从始至终都贯穿着阴谋、血腥和残忍,这与女性的善良、纯洁和无私格格不入。因此,在权力的争夺中,女性必然落败,而当女性被挤出权力角逐的游戏之后,其社会、经济地位自然就一落千丈,其悲惨而凄凉的命运早就已然种下!

在后极权的中国,其他诸如经济、社会等资源基本都是围绕着权力资源来进行合并重组,从而达成某种畸形而稳定的配置。而权力资源又被以男性为主的权贵集团所垄断,如此一来,女性在政治活动中的缺席必然导致其在经济领域的失势,从而造成其社会地位的低下,无法公平地无男性展开竞争。在极权社会之下,男性依靠其自身特点垄断权力,并通过权力来捞取其它社会资源;而女性则不同,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里,女性只得以自己的身体跟青春从男性手中换取其它社会资源,这也就逐渐形成某种富有中国悲情色彩特殊行业,也造就了中国女性的某种悲剧性命运。

或许,中国也有如李小琳、朱燕来等成功的女性,她们的风光固然胜似中国千万男性。然而,她们的风光依然是取决于其父辈的权势,说到底还是从某种程度上以另外一种方式借助了男性的政治资源。

所以说,只要中国一日不民主,权力运作一日不透明,那么不但中国的男人们要受压迫和剥削,就连中国的女人们也必然被玩弄和抛弃。

倘若要真正实现男女平等,就得把男性所擅长的权力游戏给制度化、透明化,让这个游戏少一分阴谋,多一份阳光,少一分虚伪,多一份真诚,少一分血腥,多一份温暖,让女性也参与其中,使其充分发挥细致、专注和宽容的特质,让政治活动更好地服务于公民生活。

政治活动是公民社会的空气和水,看似廉价,人们实际上却一时一刻也离不开它。然而,当下的中国,政治活动仍然只是部分人的圈内游戏,仍然与残酷和血腥挂钩,更谈不上专注跟宽容。

2010年“三八妇女节”的前一天,英国路透社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妇女仍在为得到核心决策权而努力》的评论文章。文章称,在能顶半边天的经济领域,中国女性的参与程度远远不够。在医学、新闻、教育领域的妇女佼佼者也很少能进入中国执政党共产党的权力中心,也未能进入掌控国家经济命脉的大企业的核心领导层。

如今两年过去了,该文所陈述的状况依然没有丝毫改变,中国新时代的知识女性还在为 “干得好”还是“嫁得好”而纠结和争论;尽管扫黄运动依旧,但中国庞大的色情从业大军依然有增无减。

男人是女人生下来的,很大程度上也是由女人教育出来的,一个民族有什么样的母亲,这个国家就有什么样的未来。女人之所以伟大不但因为其创造了生命,而且在于其母性的坚韧和宽容,更在于其无私地奉献。一个不知道尊重女性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国家,一个歧视女性的民族更是野蛮的民族。中国的女性历经数千年的封建专制,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遭受了太多的苦难和折磨,经历了太多的屈辱和不堪;历史的车轮已然碾过2012,当我们发现海峡对岸的蔡英文活跃政坛之时,当我们看到大洋彼岸的希拉里斡旋列国之际,我们却只能无奈地承认自己的女同胞依旧还在风月场里陪男人调情,仍然还在政治party上充当花瓶。

不过,无论现实多么残酷无情,我还是一厢情愿地相信,总有一天,中国的女性同胞们可以摆脱这个虚伪而残酷的男权社会,可以如同蔡英文、希拉里一样,为自己的权益跟理想而与男人们一争高下!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