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英顺:国将不国了——王立军事件的政治预示

p120210101

一个怪人可以苟活一世自生自灭,但是一个不正常的国家是不能长久的,哪怕它曾经一度强盛繁荣过,最终仍然难逃轰然垮台的下场,前苏联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对于现代中国而言,只有尽快接受普世价值,才能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只有建立起民主制度,才能进入文明的世界。王立军事件敲响了大陆独裁的丧钟,引发了党国分崩离析的导索,明确显示出目前不计一切的强力维稳已经无法继续下去,政治改革再也无法回避了,这无疑是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征兆。

王立军叛逃美国领馆,几乎成为一个空前荒唐的国际笑话,一个自诩为盛世崛起领导新世纪潮流的大国,内部发生了这样离奇古怪的事:一个打黑英雄政坛明星,竟然携带政府机密,跑到一个敌对国家的领馆去寻求庇护,让世人大为跌破眼镜。讥讽嘲哂之余,相信不少人都会得出结论, 这个建立在沙滩之上的赤色帝国可能就要分崩离析了。

王立军事件也再好不过地反映了这个共党政权的真实本质: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现代国家(这里指政治国家state,而非地理国家country,下同),分明就是一窝黑帮团伙江湖帮派,这也不是大国雄起再创辉煌,根本就是人心涣散危机四伏,这哪里还有所谓“党性”“原则”“讲政治”,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争权夺利内讧火并。有道是大树将倒猢狲散,灾难临头各自飞,现在各类“五毛”也都是灰头土脸如丧考妣,部分保皇左派也在发出阵阵哀嚎悲鸣:再不改革,这个党国真的就要玩完了。

美国前国防部长伦菲德自2001年上任以来,“对于访问中国的抵制态度近乎传奇”,与频频现身全球各地相比,伦菲德对于来自中国的邀请总是虚与敷衍含糊其辞,而其前任(克林顿政府的防长科恩)则在三年内两度访问了中国,其后任盖茨也在就任后不到一年就访问了中国。一直拖到四年以后,伦菲德才第一次踏足中国展开官式访问。令伦菲德对于访华勉为其难的理由,大概就像他经常说的,“中国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中国应当尽快进入文明的世界”。这样的话,从一位以强硬著名的美国鹰派防长嘴中说出,好像有点“反华”的味道,但却实实在在地表达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国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

不论古时现代还是中国外邦,人们在日常社会生活中,周围接触的,绝大多数是一些正常的人,遵循公认的道德规范,行事符合常理和人伦,感情坦荡处世大方,接受约束同时又承担义务,对己对人对社会负责等等,但是不可讳言,也总会遇到个别与众不同的怪人,行为孤僻举止奇异,逾于常理不通人情,自我封闭并且异常敏感,总是猜忌被人歧视孤立,心态狭隘充满报复,不能容许别人批评指责(哪怕是善意的规劝)。对于这样的怪人,人们大多不愿接近,并且时时刻刻加以防范戒备(特别是当这类怪人学会了几路拳脚以后,更令邻人社区感到不安与威胁)。由个人延及国家,在当今国际社会中,中共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这样一个举止乖戾的异端,一个行为另类的不正常国家。

这个党国的怪异之处甚多,不及详备,这里检其荦荦大端试举如下:没有一个正常国家,象中国那样,政府带头侵害人权(其他国家包括民主社会在内,违反人权的现象也是常见,但论政府行政立法公然践踏人权,恐怕举世也只有中国北韩等国而已),拒绝接受普世价值,背弃公认的治国准则,蔑视通行的国际法治,对于自己的人民,实行残暴的统治,禁止公开评议朝政,严控集会结社组党,剥夺民众的选举权利,监禁流放民间维权人士和异议分子。好似一个三代暴富之家,实行棍棒教育,动辄痛打自己的孩子,不仅不以为忤,还自诩为“中国特色”(“不打不成器”,“棍棒之下出孝子”),邻居闻到惨叫提出异议,还要反诬“干涉内政” “吃饱了撑的”(这样的家庭,也绝非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正常家庭)。

没有一个正常国家,象中国那样,把一个政治组织(中共)凌驾于国家之上,党的职务高于国家职务,党的效忠超过国家效忠,党的利益高于国家利益,党的军队取代国家军队,以至于党旗高于国旗,党性压倒人性,宁可卖国不可亡党,宁赠友党不给家奴。更为荒谬的是,中共的庞大经费(人员机构文宣党报)竟由国家财政开支,各地的党产党部党校要全民纳税负担,党政不分家,党库通国库,人民除了政府军队以外,还要额外供养一个庞大的政党,一只牛被剥了两层皮,中国的老百姓也真是天可怜见,只有无语问上苍了。

没有一个正常国家,象中国那样,虽然号称大国崛起盛世再现,将要取代全球超强美国,领导二十一世纪,但是治国行事还是幕后交易黑箱作业,遮遮掩掩鬼鬼祟祟,毫无一点现代大国的风范气度,俨然就是封建社会小农意识家长专制的现代翻版。举凡人事任命,重大决策,经费预算,外交条约等等,无不都是暗中策划密室分赃,欺骗外界愚弄百姓,晒不得阳光,见不得人民,完全违犯现代国家的治理准则,剥夺了普通公民的知情权利,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这种不透明的封闭体制根本是与现代开放社会完全背道而驰的。

没有一个正常国家,象中国那样,虽然边远农村数亿农民仍然极度贫困缺衣少粮,交通不便环境脏乱,居住奇差缺乏医保,虽然农村鬻子贩婴儿童营养不良,缺少校车教室简陋,但是政府却听而不闻熟视无睹,不去设法扶贫救困改善民生,反而耗费巨款培养体育金牌,砸下重金申办奥运亚运,长期投资航天登月等等面子工程或政绩炫耀项目,甚至多年来无偿援助很多国家资金设备粮食,而全然不顾国内的穷人正在嗷嗷待哺。试想举办奥运亚运获得金牌第一,除了中央党政官员面上有光,除了金牌选手一夜暴富以外,对于那些正在为谋生存活而苦苦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弱势农民和民工,对于那些坐在黑暗教室石头凳上的可怜农村学童来说,能有多大实际意义呢。

没有一个正常国家,象中国那样,孤立于世几乎没有盟邦,只和几个国际歹徒如北韩,伊朗,古巴之类称兄道弟,而一个大国热衷于和这些流氓国家厮混为伍,也徒让国际社会更加唾弃鄙视。中共建政以来,从来没有长期的伙伴,先是苏联,后来越南,再后来阿尔巴尼亚,都是交好时如胶似漆不分你我,反目后破口大骂甚至兵戎相见。即使周围的国家,出于利益考量被迫与中国交往,但是由于中国不是一个正常国家,所以心中始终存有戒备防范之心,都在同时接近美国当作靠山引为保护。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独来独往孤家寡人,缺乏理解无人相挺,这那里是“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根本就是“失道寡助四面楚歌”。

一个怪人可以苟活一世自生自灭,但是一个不正常的国家是不能长久的,哪怕它曾经一度强盛繁荣过,最终仍然难逃轰然垮台的下场,前苏联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对于现代中国而言,只有尽快接受普世价值,才能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只有建立起民主制度,才能进入文明的世界。王立军事件敲响了大陆独裁的丧钟,引发了党国分崩离析的导索,明确显示出目前不计一切的强力维稳已经无法继续下去,政治改革再也无法回避了,这无疑是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征兆。

(华夏文摘)

评论

  • 不知道 说:

    [没有一个正常国家,象中国那样,把一个政治组织(中共)凌驾于国家之上,党的职务高于国家职务,党的效忠超过国家效忠,党的利益高于国家利益,党的军队取代国家军队,以至于党旗高于国旗,党性压倒人性,宁可卖国不可亡党,宁赠友党不给家奴。更为荒谬的是,中共的庞大经费(人员机构文宣党报)竟由国家财政开支,各地的党产党部党校要全民纳税负担,党政不分家,党库通国库,人民除了政府军队以外,还要额外供养一个庞大的政党,一只牛被剥了两层皮,中国的老百姓也真是天可怜见,只有无语问上苍了。]
    中国不亡,是无天理啊

  • 气分 说:

    本文写的什么玩意,你在中国生活过吗?乱放屁。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