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假崇高与真堕落的二律背反社会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贪官污吏、影视歌星、精英阶层、企业家掀起了一波比一波大的移民潮。而留在国内的权贵裸官们为了继续糊弄人民,喋喋不休地让人民一心一意学雷锋,为他们家族权力世袭享乐做无私奉献,安心做被拧紧榨取最后一滴血汗的“螺丝钉”。往往口头喊学雷锋频率最勤者,转脸就是贪得无厌的和坤,这已被事后无数落马的贪官污吏 “悔过书” 事例所证明。往往“忠于革命忠于党”的雷锋式标兵,一转眼人间蒸发现身于美、澳、加。

没有民主监督、制衡,建设不出公民社会,社会建立不起民主法治制度,人民无法行使天赋民主权利,靠几个党内大佬垂帘听政退而不休、隔代指定接班人,这样特色道路,注定要走到终点了。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空降的“公仆”们自己在“三公”堰塞湖中翻云覆雨醉生梦死,不时心血来潮把雷锋武装出来,要人民继续对他顶礼膜拜的“学习”,实质是继续要人民仆伏于至高无上的权力脚下听吆喝,这样的学习不但毫无感染力,感召力,而且增添人们熟视无睹、深恶痛绝的形式主义,是赤裸裸的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真实写照。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每年三月的几天,雷锋这个从小没娘的三忠于四无限的典型头象,堂而皇之顶着特色印章,就突然带着些许红条幅、几张桌子降临在一些闹市街头,就如稀稀拉拉下阵毛毛雨一样,“活雷锋”们由事先指定派出的新闻记者们拍几张照片,拼凑些虚张声势的感染力八股文,千篇一律地发在不计其数的主旋律喉舌上,然后又消失。当然众多酒店这天生意格外兴隆起来,众多学雷锋做好事小组的同志们在一派觥筹交错中完成“任务”,展示形象,老百姓被“雷锋精神”一下。久而久之,亿万群众对这种心血来潮式学习雷锋便麻木不仁、冷嘲热讽、见怪不怪了——“雷锋同志没户口,三月里来四月走”。

学了三十多年的所谓雷锋精神,国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大都忙着把有限的权力时效最大限度地发挥到极致,投入到无限贪婪的权钱交易暗箱操作中,一心一意为人民币和情妇、二奶服务,对待人民币象春天般的温暖,对待人民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看看络绎不绝地为文明城市创建而日益增加的地方第二武装——统一服装、声势浩大的集中执法地城管们,和抱头鼠窜的引车卖浆老百姓层出不穷地麻雀战辉煌战例就一目了然。

学了这些年雷锋,庞大的全能政府“三公”消费超过国防经费。在学雷锋精神鼓舞下,与时俱进地特色名词层出不穷“保护性拆除、休假式治疗、临时性强奸、轻度型追尾、和谐式维稳、幻想型自由、试探性自杀、合约式宰客、政策性调控、倒退性改革、疯狗式贪污、挽救性枪毙、正确性错误、保护性销毁、礼节性受贿、政策性提价、钓鱼式执法、确认性选举、临时性员工、普遍性无耻,习惯性装屄。”贪官污吏、影视歌星、精英阶层、企业家掀起了一波比一波大的移民潮。而留在国内的权贵裸官们为了继续糊弄人民,喋喋不休地让人民一心一意学雷锋,为他们家族权力世袭享乐做无私奉献,安心做被拧紧榨取最后一滴血汗的“螺丝钉”。往往口头喊学雷锋频率最勤者,转脸就是贪得无厌的和坤,这已被事后无数落马的贪官污吏 “悔过书” 事例所证明。往往“忠于革命忠于党”的雷锋式标兵,一转眼人间蒸发现身于美、澳、加。中国人文明素质到底提高了多少?这个官方盛产雷锋式模范标兵、雷锋精神妇孺皆知、老少皆诵国度的子民们,到许多“亡我之心不死”的文明国家去旅游,却越来越成为其他国家重点关照、提防、提示的对象,以至于前些日子因为同胞在港旅游期间这种习以为常的陋习,遭北大叫兽狗性发作,大骂香港同胞是狗,引起一阵狗性大论战。

中宣部近日举行“践行雷锋精神”新闻发布会,中宣部常务副部长、中央文明办主任雒树刚表示,要通过开展深入扎实的学雷锋活动树立鲜明的道德标尺,礼敬高尚道德,贬斥失德现象。

雒树刚称,通过开展深入扎实的学雷锋活动,要实现五个方面的目标任务。

第一,坚定人们的理想信念,增强人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认同。

朗废在他的《 双重奴性和精神分裂症的社会 》中说:大凡泛政治道德化的社会,就特别看重两样东西:一个是社会控制中的道德精神楷模的示范作用与社会效应,另一个是与道德教化相类似的思想政治学习教育。在封建时代,统治者通过推行科举教育,推出孝子烈女、忠臣义士来贩卖特定的道德伦理观念。现代中国社会仍然是一个意识形态色彩极为浓厚的国度。除了在适当的运动与重大的政治宣传活动的关口适时地推出模范与榜样之外。在官僚系统所控制的各行各业的微观的管理中,也充斥着此种泛政治道德的行为模式。泛政治道德宣传从来只是作为为政者控制权力系统以控制群众的一种手段而已,它在一定的政治权力系中实际上是一种历史的惯性和空洞的政治的仪式。泛政治道德手段包含两个方面,其一是制造精神道德的楷模。其二是进行思想说教与宣传,是传统政治社会统治者控制社会的惯用伎俩。它们将根据“党”的需要制造“新闻”,制造“党”的“好干部”或“好战士”,也可以根据“党”的需要制造十恶不赦的“阶级敌人”——在国际上还存在“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敌对势力”的情况下,“党”不会忘记有效地阻断一切其他信息源,并伴之以必要的恐怖手段逮捕入狱(如颠覆国家政权罪)。

在时下全球互联网技术时代,传统的泛政治道德化的说教控制手段已经显得有心无力与声名狼藉化了。在人们由于某种原因不得不敷衍这种制度以及表面上服从这种控制,而实际上鄙弃它的时候,我们的社会就日益变得矛盾、荒诞、舛误。对外不遗余力地输出孔子儒教,对内不遗余力地树立一个个所谓“先模”,这些东西,大都是执政者出于为维护自己的专制统治,不惜工本包装制造出来的假大空典型,根本经不起时间考验和社会风气的检验。历数执政党树立起所谓先模人物,大都昙花一现,成为过眼烟云。一个贫富不均、公平正义稀缺、两极分化严重的社会,一个阶层固化、对立,互相仇视、敌视的社会,所谓时时的评先树优,体制内相当一部分的人们服从于所谓的政治思想教育和学习,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思想上愿意接受改造和愿意被控制,那仅仅是因为他们做为现行政治权力系统内部的一分子,他个人不可能去反抗庞大的政党组织和官僚系统,相反个体还指望通过对政治的服从来获取政治上的利益从而最终获取最大的物质利益。在这种条件下的政治思想教育和学习活动已经不可能改造人们的思想了,相反它却正在毒化和扭曲人们的思想灵魂,让人们变得更加虚假伪善。专制必定依赖思想控制,思想控制就必定有赖于舆论一律的新闻宣传和行政手段施行的思想政治教育。改造人的精神和灵魂被证明是一个笑话。改革开放以来树立的所谓典型人物,大都是苍白无力。就连权贵集团费尽心血不惜血本树立“唱红打黑”的典型,也以核心人物向“敌对势力”大使馆求政治避难闹剧结束。就连自己人精心培育的奴才,连真正的思想信仰都没有,有的只是对专制统治的奴性服从导致精神恍惚。至此,已经宣告专制统治者延续六十多年的所能建立的这种虚假政治伦理教育、愚民政策的彻底破产。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六十年来,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牙牙学语的娃娃,都被这种无所不在的意识形态谎言裹挟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人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就被浸泡到了虚假的政治液体之中,与之相对应的是权力掠夺一天也没有停止,民脂民膏就在权力者“为人民服务”和“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的高调喧嚷中被抽取为少数人的财富,巨大的社会不公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以极端的形式显现。

就社会“撕裂”程度而言,这二十年,毫无疑问是历史最严重时期,即使在黑暗年代也没有出现如此大面积的人性扭曲、道德畸变、良心泯灭。基本上可以认为,我们所面临的社会溃败是“辉煌六十年”之结果——这种溃败与传统社会文化无干,如果对中国传统文化稍有了解,你就会从典籍和民俗中感受到宽容、善良和美好;就普遍人性而言,中国人也和世界上其他人种一样,不可避免会在内心深处寄寓着某些兽性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如此集中地在一个地域、一个历史时期爆发成为社会显态,必定有这个社会独有的原因。

按郎废的观点,处于这个传统的社会系统与相同权力结构内部的人,他们本身是不可能以自己个体的力量去对抗系统的力量的。身处其中的人或许正是能从这个权力系统中获得极大的利益的集团中的一分子,这个时候他们对传统的泛政治道德化控制手段的精神骚扰和压迫的服从就有可能是真心真意的。如果他们是为了自己的集团和个人利益不得不服从传统的控制,而在内心深处,在日常的行为以及寻求自己的最大经济利益的时候则无情而彻底地抛弃传统的政治说教;那么我们的社会就已经是一个毫无疑问的精神分裂与虚伪的社会。

目前的所谓和谐社会,实际上是遍布精神分裂症的社会,是一个双重奴性的社会。它的人民既服从于物质与金钱的利诱,又服从于权力专制和政治利益相混合的双重的威逼利诱。在物质追求上人们也日益成为了金钱的奴隶。政治上的前途,如果不与权力欲望物质利益相结合,显然不会成为人们关心的对象。人们对于官员和政治人物的腐败可以说是全民共愤,可是只要有机会每个人都准备腐败。而另一方面,因为体制的缺陷,集体性的腐败,社会性的腐败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思想仍然受控制,言论依然不自由,民主仍然只是一个谈话的题目,人民仍然常常遭受官僚行政系统的压迫伤害。可是人们对此大多箴默不语,知识分子尤其是令人悲哀一个群体。人们仍然是思想控制下的奴隶。同时又成为了物欲控制下的奴隶。

被誉为“俄罗斯良心”的作家索尔仁尼琴针对苏联社会说过这样一句令人警醒的话:谎言是这个国家的支柱。索尔任尼琴说的难道只是苏联吗?不,他概括的是所有不正派国家,概括的是所有国家权力并非来自人民用普选的方式授予的国家,概括的是所有被庞大特殊利益集团挟持的国家,概括的是所有失去民间社会、人民作为个体直接面对强大的专制机器威胁和辖制的国家。

没有民主监督、制衡,建设不出公民社会,社会建立不起民主法治制度,人民无法行使天赋民主权利,靠几个党内大佬垂帘听政退而不休、隔代指定接班人,这样特色道路,注定要走到终点了。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空降的“公仆”们自己在“三公”堰塞湖中翻云覆雨醉生梦死,不时心血来潮把雷锋武装出来,要人民继续对他顶礼膜拜的“学习”,实质是继续要人民仆伏于至高无上的权力脚下听吆喝,这样的学习不但毫无感染力,感召力,而且增添人们熟视无睹、深恶痛绝的形式主义,是赤裸裸的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真实写照。西方国家,台湾同胞根本不学习雷锋精神,但他们文明素质、教养、慈善心、助人为乐的精神超过这个以雷锋为偶像的国民,这些事实胜于雄辩的现象,难道不能引起充斥虚假政治说教执政者的深思、反思?

中国要想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定要汇入人类社会文明潮流,让民主法治制度建立,起立,公民社会逐渐建起。让公民用选票制约考评各级官员,让新闻舆论时时监督官员,正本清源,官风正则民风清。靠民主法治制度正本清源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雷锋精神。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