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四七.非暴力)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暴力,是索命;而非暴力,是索理。如果久而久之索不到理,索理的人,也就只有伸手索命了。

维稳,不是非暴力,而是以暴力对付非暴力。

被维稳的一方,没有革命、没有采取暴力;而维稳的一方,却是所谓的专政机构。如是,还不是以暴力对付非暴力吗?

九月随想(四七.非暴力)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四百七十八

非暴力,发源于印度,却被西方捧上了天。非暴力也许非常适合于民主社会,但,如果简单地把它移植或推销到专制社会,是对非民主社会中的民众的不公,是束缚革命的手脚。
过分强调非暴力,难道不与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这些理念相悖吗?
非不非暴力,应因时、因地、因事、因对象……而论。一味推崇非暴力,是对革命初期尚处在劣势中的弱者的强奸。

任何社会,要求公正总该是放在第一位的,而不该把要求非暴力放在第一位。
非不非暴力,是在要求公正的过程中、所面临的、必须选择的手段。决定选择怎样的、什么样的手段,取决于通过努力、可不可能得到解决、能不能得到公正。如果对方没有一丁点的诚意,不可能得到公正,暴力也未尝不是一种选择。
政治,就是协商与妥协。暴力,不过是压迫对方达到目的。

当然,不到非得暴力革命、勿轻言暴力革命。如同,不到非得牺牲、勿轻言牺牲。尊重生命,就是公正。
坐牢,往往是弱小的、取进攻态势一方的政治家的一种选择。而被杀头,则常常是貌似强大的、取坚守态势一方的政治家的下场。
政治家被杀头的日子,往往都是民众拍手称快的时刻,因他们被压抑得太久了。

被绞死、被枪毙或被杀头,都是一种政治解决方式。不能、也不应该以暴力与非暴力来衡量。
因为,他们阻挡历史的车轮前进太久了;被结束生命,是一种清尝。
然,这样的人、没有一个头脑清醒的。卡扎菲在被抓住时,还道:“儿子,你要什么?”他不懂得--老子要你的命!

在革命的过程中,暴力不可能是至始至终的;谈判,不就是一种非暴力吗?
同样,也不能要求非暴力、至始至终。过分勉强非暴力,是禁锢革命,是偏袒专制,是伪民主、是帮凶、是奴才、是狗。
打倒独裁、打倒集权、打倒专制,比非不非暴力重要一千一万倍!为什么不去谈如何打倒独裁、打倒集权、打倒专制?而非得在非暴力上做文章呢?难道不是别有用心?

暴力,是索命;而非暴力,是索理。如果久而久之索不到理,索理的人,也就只有伸手索命了。
暴力与非暴力,既是政治的游戏,更是一种政治的赌博。
在政治赌博中,主动权在庄家--独裁者。因此,扯暴力与非暴力者,如果不是庄家的隐蔽战线工作者,就是故弄玄虚,相当于放屁。

甘地的价值观,是真理、非暴力。真理的内容不是固定的,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渐变着的。而非暴力,几乎可以说就是一种忽悠。
圣雄甘地的成功,是偶然,也是必然。必然是大英帝国盛极必衰、分崩离析,给了他一个成功的机遇。
而偶然,则是所谓的非暴力。甘地应该衷心感谢他的对手不是希特勒。

同样,马丁•路德•金也该由衷感谢他生活在其中的美国与教会环境。
马丁•路德•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是诺奖给了他荣誉,而是他给了诺奖巨大的荣誉。顾晓军,亦将是这样。
所不同的是,马丁•路德•金,是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而我,是著名的中国思想家。

“蔑视不公正法令运动”,这个名字太美妙了。一个好的想法,往往是成功的一半。
怕是没机会与曼德拉坐下来聊一聊了。
如果能够聊上一聊,这将是人类社会的一次盛典--两个不同时代、不同社会、不同种族的伟人能坐在一起,难道还不该纪念吗?

维稳,不是非暴力,而是以暴力对付非暴力。
被维稳的一方,没有革命、没有采取暴力;而维稳的一方,却是所谓的专政机构。如是,还不是以暴力对付非暴力吗?
如果中国民主以后,中共继续存在,中共一定会把“维稳”作为耻辱记在党史中。

《九月随想(四六•谈革命及其他)》发表之后,好评如潮。以下,为网友Revolution的评论--
“老顾谈革命,入木三分,太深刻了!如像‘非暴力,也许是错误的,也许是二十世纪所产生的一个最大的错误理论与错误思潮’。”
“‘非暴力’要看对象(或叫对手),印度圣雄甘地和美国小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能够奏效,而放在中国就不行!”

顾晓军 2012-3-2~3 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 看不怪汉奸 说:

    狗屁不同洋奴

  • 不知道 说:

    【维稳,不是非暴力,而是以暴力对付非暴力。
    被维稳的一方,没有革命、没有采取暴力;而维稳的一方,却是所谓的专政机构。如是,还不是以暴力对付非暴力吗?
    如果中国民主以后,中共继续存在,中共一定会把“维稳”作为耻辱记在党史中。】

    有思想,确实是个思想家。支持顾先生!中国只有革命才会达到民主自由。统治者永远不会给你民主自由,那只是一个伪民主。

  • 匿名 说:

    好文!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