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克斌:对西方制度的爱恨

p110606101

今天,中共对美国的仇恨心理 基本上来自一个民主制度国家对一个封建独裁的国家的统治基础的威胁。他们害怕中国效仿美国实施民主制度,从而使一小撮特权阶层失去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天堂。与其说是对西方制度的仇恨,不若说是害怕和恐惧。

这些新生的权贵们是一群既非马克思主义,又非资本主义的封建制度的维护者和获利者。他们一边把子女家属送到西方,荣享太平, 一边在中国防止西方敌对势力的侵蚀,充分表现了他门口非心是,吃里爬外,脚踏两只船的丑陋嘴脸。

对西方制度爱与恨的二重性表现了中国上层领导人的权欲与私心。 为了一小撮人的私利,剥夺了13亿国人的自由和民主。然而世界的潮流不可阻挡,自由民主迟早会在中国落户,人民终会当家作主。勇士之泽三世而斩,何况一小撮利欲熏心,贪得无厌的封建群体。

中美建交不久,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摸石头过河理论的奠基人,邓副主席靠远见卓识把令公子邓质方送到美国留学。我听罗切斯特大学物理系主任高夫先生,加拿大人,说过,他曾经受宠若惊地亲自开车到机场迎接这位贝勒爷。后来,这位贝勒爷在美国生了个红三代,使得小平同志骄傲地成为共产党高干中第一个美国孙子的爷爷。

靠64 屠城应运而出的一世枭雄江泽民同志亦步亦趋,当仁不让,也把儿子送到美国攻读博士,也可以堂堂正正地去骂美国孙子。依仗乃父权倾朝纲和拽可西尔大学的博士,江绵恒身跨官、商和科技三道, 权、钱、名三位一体。邓江之举,令国人深深感受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遗憾的是,改革初期,对美国了解不多,不知道在这个自由民主国家,学校也分三六九等,良莠不齐。到了红二代生出的红三崽长大后,开始向往英美的贵族学校,哈佛、剑桥。唱红打黑的先锋薄熙来的大公子薄京瓜,幼年入读英国贵族学校哈罗公学,经牛津大学毕业后,现在在美国哈佛读研。革命的门第加上西方的高雅气质,可称是狗撵鸭子‘瓜瓜’叫了。

现在,在邓、江之下,有几个部长以上的高干的儿孙没有受过或正在接受西方学校的教育,这些人有的回国经商、做官, 有的拿了美国的绿卡。欧、美、澳成了这些红二代红三代的姥姥家,姨家,出国读书或工作就像走亲戚似的,畅通无阻。从这些权贵们的所为,不难看出他们对美国制度的向往和认同。否则,决不会把子女当作人质往火坑里扔。

眼看着,又一个清华牌的精英习近平博士就要荣登宝座了。这位未来的共产党总书记,军委主席,女儿在哈佛,侄子在乔治城大学。在一片爱美崇美的热潮中,他一点也不逊色。不仅如此,习总的大姐和大姐夫是加拿大籍,二姐和二姐夫以及弟弟拥有澳大利亚绿卡。除了习总和彭丽媛将军, 一家人几乎都在海外谋了出路。对西方的景仰和羡慕,使得他的所有社会关系都连接到西方。若论爱美,爱西方,这位习总书记算是无以复加了。谁能保证在制定政策时,他会100% 地站在中国一边。美国有不少人挑战欧巴马的出生证明,中国却鲜有人敢怀疑半裸书记的忠诚。

对西方的垂慕和肯定还体现在购买美国债券,在外交上对美国的重视,以及领导人对美国的态度。 当年江泽民主席一定要争取到布什农场级的高规格接待礼仪, 他老人家一把年纪还低三下四地在美国的政客面前高唱我的太阳,卑躬屈节,有失体统。 对内一脸凶气的朱 镕基下车伊始就说:‘我给你们出气来了’。每个王储在登基大典之前一定要到西方朝拜如来,获得重视与青睐。那些嗜钱如血的裸官们则把西方看作避难所和天堂,花着大把的银子让家人在西方极乐世界安居乐业。至于那些落难的官员则把美国领馆当成政治避难的第一选择。遗憾的是,号称人权卫士的美国政府也在金钱的诱惑下堕落成势利小人,竟然拒绝了王立军的庇护申请,让后边排队等待的黑官同志们捏了一把臭汗。

中美之间本无大恨,对美国和西方制度的仇恨,有着历史和意识形态的原因。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美国支援过国民党和国军。解放后毛泽东主张一边倒的外交政策,东风压倒西风,赶跑了对中国深情难舍的司徒雷登,把美国当成了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在意识形态上中美势不两立,正如一首歌所唱的:‘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没想到后来的局势演变成:‘西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独裁,而是共党怕人民。’

随着国共敌对的历史越来越远,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分崩离析,人民对共产党已经开始反感。中共的领导人们在意识形态上也已模糊不清,一群动辄贪污百万的官僚群体不可能再崇尚曲高和寡的马克思主义。因而对美国的历史和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已经逐渐淡薄,今天,中共对美国的仇恨心理 基本上来自一个民主制度国家对一个封建独裁的国家的统治基础的威胁。他们害怕中国效仿美国实施民主制度,从而使一小撮特权阶层失去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天堂。与其说是对西方制度的仇恨,不若说是害怕和恐惧,因此,他们封闭互联网, 堵塞民众的耳目,让他们不知道民主制度的好处,踏踏实实地成为这个泛封建制度的世代臣民。

那些把子女送往美国的外交部的官员们每年都要呈递一部煽动性很强的美国 人权报告。他们在叙利亚, 伊朗,朝鲜 等外交政策上掣肘美国和北约, 希望能够延长一下这些独裁国家的生命,留下几个同病相怜的国际伙伴。为了围堵西方自由民主的声音,代表人民的吴委员长提出六个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其核心内容就是反对人民当家作主,反对吊销他们把国家财产装进私囊的特权。

这些新生的权贵们是一群既非马克思主义,又非资本主义的封建制度的维护者和获利者。他们一边把子女家属送到西方,荣享太平, 一边在中国防止西方敌对势力的侵蚀,充分表现了他门口非心是,吃里爬外,脚踏两只船的丑陋嘴脸。总而言之,好事都是他们的。在中国维护封建统治,可以保全他们滚滚的财源和无上的权利。在西方为他的家人们留下个退身之计,一旦中国这边翻船,他们可以轻轻一跃跳到西方颐享天年。

对西方制度爱与恨的二重性表现了中国上层领导人的权欲与私心。 为了一小撮人的私利,剥夺了13亿国人的自由和民主。然而世界的潮流不可阻挡,自由民主迟早会在中国落户,人民终会当家作主。勇士之泽三世而斩,何况一小撮利欲熏心,贪得无厌的封建群体。

(华夏文摘)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