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木然:我和贺铿讲平等

p100802104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木然,1962年生,1985年本科毕业,1987年研究生毕业,1997年博士毕业,博士生导师。有言:“民主我所欲也,自由我所欲也,民主与自由可兼得也。”联系方式:muranblog@126.com

法治的平等,是公民在法律面前的平等,而不是官与民在法治面前的平等,作为官员,是所有公民、所有网民监督的对象。现在的官员对于法治的理解还是停在法制的层面上,停在对网民的法律约束和管理上,表面讲治,体现的却是人治。真正的法治是加强对官员们的管理,限制官员的权力,保护公民的权利。官员花了纳税人的钱,就要监督他们的言与行,制止他们滥用权力。

最近,有一条微博把网民朱贵彩和贺铿推到风口浪尖,引起了网民的围观。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朱贵彩写了一条微博,标题是《微博改变领导》,内容说:“开会,领导坐在主席台上(高瞻远瞩)。走路,领导走在前面(一马当先)。照相,领导坐在最中央(显山露水)。演出,领导坐在前排(依靠群众)。只有微博,让很多领导‘低调’起来,采用潜伏战略,把机会让给了普通大众,你还有什么理由不热爱微博?”

这条微博引起了贺铿的注意(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他对腾讯说:“今天有一条朱贵彩的‘微博改变领导’,请你们查一查,并请你们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若不查处,我会找你们负责人理论。” 这条微博,围观和评论的达3156条,估计还能增加。有人对贺铿的这种做法表达不满意,批评他不懂微博的规则,他的回答是:“对不起,你的意见我一条都不赞同!微博是什么规则?请予說明;村骂?没惹你,也骂?岂有此理!不找领导理论,找你行吗?生气?值吗?自以为是吧?我的骂语倒是值得你学学!”没有丝毫认错的态度,反而拉开绝地反击的架势。

在朱贵彩在微博道歉之后,贺铿说:“对我希望查一查‘微博改变领导’的‘风波’现作如下说明:腾讯有关同志十分重视我的要求,短时间內认真与我和朱贵彩同志沟通,使误会妥善解决,我对他们表示衷心感谢;朱贵彩同志不受少数挑亊者挑动,如实公开说明了实情并表示歉意,我很钦佩;我没有与腾讯先电话沟通,公开过急要求请各位包含。”贺铿倒是给对方台阶,也给自己找了个下台阶的地方。

对官员事实的评价,没有不妥当之处,只是对官员的批评方式不同而已。微博改变领导没有错,人民群众都能创造历史为什么就改变不了领导呢?。微博不但改变领导,微博还会让领导下台,还会让领导进监狱。微博表达方式与传统媒体根本不同,而且有诸多优越之处。微博给网民提供了批评官员的平台,提供了各种各样的表达的批判方式。它生态活泼,喜闻乐见,在调侃中、在情绪发泄中、在议政、在评政中甚至在谩骂中批评了官员的不当言论、不当言行。激烈的言论并不是仇官,而是反贪官,反官富不仁,反官僚主义,反假大空。拒绝官员在微博仍然表现出的权力的特权与傲慢。

把“微博改变领导”的网友评论、朱贵彩的道歉、贺铿的反批网友的评论进行研读,总体感觉是,贺铿不是那种没个性的官员,而是一个个性张扬的官员,其很多微博言论可圈可点,网民的批评富有理性和建设性。贺铿的微博太多,这里不一一点评,仅举个例,比如他说“官和民都是人,思考问题要从人性方面多考虑。把‘坏官’和‘坏民’除开,官和民是平等的,做好各自的事,谁也不欠谁什么。我信奉人权,当然不是玩弄政治的那种人权。例如公民权,包括财产权、个人隐私权、正当生活自由权等等,都应当保护和尊重。这是我说一些人不懂公民权、不知民主为何物的本义。”这个微博说得有一定的道理,并不是信口开河,也不是按着意识形态的语言走,有自己的理解和体会。

贺铿在以下三个方面还存在着不足,他的不足,不仅是他个人的不足,也是官员微博整体的不足。贺铿的个性语言决定了其微博不足的典型特征。

第一,对人格平等缺少基本的认同。平等大致有四个方面的内容。人格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机会平等、反对特权。在微博上,平等主要体现在人格平等和反对特权上,反对特权主要是反对语言特权。微博就是网民平等说话的地方,平等交流的地方,平等言论的地方。每一个网民人格都是平等的,官员开微博表达思想观点并不以官员为前提,而是以网民为前提,所有网民都是平等的。官员进入微博之后,仍然把自己视之为官员,在微博上指手划脚是错误的。平等不是官与民的平等,是网民与网民的平等,是网民与网民的人格平等、意见平等、言论自由的平等。当有网友劝贺铿对网民的批评不要生气时,他傲慢地说:“与一些不谙世事的小屁儿逗乐而已!”他说他微博是被动的,上了之后也不反悔。上微博“是姜太公钓鱼,不为魚而漁。听众多少不重要,从来不想讨好谁,想说的话还得说;我从不主动攻击別人,但是你想找我的亊,我一定会据理而抨击;我相信‘人以群分’,太看不惯的人,或三番五次找亊的人,我会‘请出’。很高兴又有了一个遴选机会。”有网民对传统媒体提出强烈的批评意见,贺铿竟然说:“劝你別在大陆,何必呢?大陆13亿多缺那么一两个吗?但是大陆媒体估计也容不了流氓语言!” 他对一些微博的言论评价是“有几个不同意见,水平太低,无甚可学。”这些话都够雷人的!原先有人把人民当成屁民,现在贺铿把网民当成“小屁儿”,把网民当成鱼,说网民水平低,劝个别网民离开,是不合适的,这不仅是对网民的不尊重,甚至是对网民的污辱,有失官员的水准和品味。言论自由并不要求言论水平高低,并不以高低为前提。谁高高在上,都会被网民的口水淹没。

第二,对思想特权缺少自觉的认知。新中国成立以后,形成一个不好的传统,即权力中心也是真理中心,思想成为权力者的特权,比如不同意毛泽东思想就是反对毛泽东。改革开放之后邓小平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一局面才被打破。但这一传统还是在某些官员的思维中时隐时现,权力决定思想,位置越高思想水平越高,思想越正确,思想正确成为一些官员的特权,官员利用权力优势,强占思想制高点。官员的思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老虎屁股摸不得。官是施教者,民是被教者,有些官员认为现在严重的问题是教育网民,严重的甚至把网民当成异己分子、敌对势力。官员可以批评网民,网民不可以批评官员。官员看到网民的批评的网语,首先想到的是对方思想有问题,素质有问题,要通过官员对网民的教育解决。

有些的网络有影响的网民谈民主、论民主、发民主感言,贺铿在与网民的交流中就说:“其实那几人做‘民主先锋’可能不夠格,既不懂公民权利,又不知民主为何物,估计念过大学的也不多,混混而已。想出名可能是本质所在。”这很显然把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占领民主话语权。从另一个方面说,既然网民对民主不懂,不知民主为何物,那么贺铿就有责任把真民主讲出来,普及民主理论、民主知识、民主常识,令人遗憾的是,人们并没有看到贺铿的正确观点在哪里,没有建设性民主理论表达。

第三,不懂法治精髓。某些官员滥用权力,官员的利益受到伤害、名誉受损,首先想到的却是加强管理,实行立法,管理民众,封住网民的嘴。贺铿说“我认为任何人都不可以瞎说,包括‘百姓’。中国的‘巿井小民 ’在文明国家不可能有巿场,搞不好是要吃官司的。”贺铿支持微博实名制,支持网络立法,他说:“有一朋友说‘微博怎么发展,令人担忧’,他是对这两天的情况发出的感慨。我认为新生事物嘛,慢慢来。不能视而不见、不管,也不能急。实名制是第一歩,目的是对自己的言论负责;第二歩应该是立法。我希望立一部主旨是保护网民权益的法律。网上言论自由,但不允许伤害他人、骚扰他人,规范怎样发表言论。”对于侵犯他人的言话要进行查处:“一觉醒来‘太阳依然升起’,欢迎在太阳下继续讨论,我会对我的言行负责到底。对自己言行负责的人不需要‘潜行’,你无端骚扰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