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黎日工:忍,我们究竟要忍耐多久?

p120227101
杨武之(1896— 1973)数学家,数学教育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的父亲。 原名杨克纯,武之是他的号。

回到杨振宁先生的见解,现在对“要忍耐多久”这个问题现在更有了定量的要求:忍,你就忍到死吧,忍是没有休息的!这样一来,杨先生的见解就更加完备了。

杨先生现在回故地安度晚年,我们衷心祝福平安。但是,中国为什么出“韩信”?因为它首先出“泼皮”。中国的“泼皮”还多着呢,“侮信者”是代表,汉高祖刘邦也是代表,即使望重如杨先生也难免会撞上。

笔者同事讲过一件事。文化大革命期间,上海第五钢铁厂工宣队进驻复旦大学。数学系工宣队长是个微秃胖子姓鲁,他在一次批判大会上一开口便语出惊人:

“本系有一个教授,他叫‘夜乌子’…”

引起一阵谄媚之笑。“夜乌子”三字,鲁氏讲的是上海话,同事会后私下问要好的上海同学才搞清楚原因。夜乌子,上海口语中专指蝉。蝉者,聒噪不止区区之虫也。数学系原来有一位教授叫杨武之的,鲁氏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弄此谐音称呼他。上海同学说那是故意侮辱人的。

那天夏天,杨老教授在炎炎烈日之下被揪到学校拔野草。同事和上海同学那时听说杨教授有一个得诺贝尔奖的儿子,特地偷偷去看,他们是密友,既无法公开打抱不平,只能“鲁秃、鲁秃”骂它几声。尽管私下骂骂,也有风险甚至可能波及杨武之教授,看来大学生比较欠缺忍耐,难怪杨振宁演讲中没提大学生,最好还是秉持中学生小学生的观念,坚持中国文化的韧性,咽下这口气把它化作美味。

杨振宁先生曾经说过:“…把中国的小学生、中学生和美国的小学生、中学生相比…,中国的小孩一般听话、勤奋,能够忍耐…,看小孩最清楚。能够忍耐才能够有韧性,所以我认为为什么中华民族能够在过去50年有这么大的成就,是有非常长远的道理的。…传统中国文化的韧性与中国共产党的韧性是中国在过去20年能够崛起的重要因素。”(2004年4月“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演讲)

杨先生是规范场理论两位创立者之一,物理学的眼光堪比麦克斯韦尔,超群拔类,令人仰止。现在他发现过去五十年、近二十年的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竟然是建立在中国人的忍耐,中国文化的韧性之上,又是非常独特的见解。话出杨先生之口,我们不能不作思考。

国人津津乐道“忍耐”至少已有二千二百年历史了。如果写一本“中国忍耐史”,至少可以追到公元前二百年的韩信,他的事迹已变成一句成语——“跨下之辱”。史載:

“有侮信者。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於是信熟視之,俯出褲下匐伏。一市人皆笑信,以爲怯。”

说的就是韩信从人家裤裆下爬过,所谓“跨下之辱”一事。确实,韩信是有忍耐的人。国人世世代代都用这故事教育子孙,韩信终于成为中国小孩的学习榜样和成年人的“忍耐”楷模。

照说这种钻裤裆的事,韩信前韩信后都大有人在,为什么独独韩信钻出这么大的名堂来呢?

一读历史,原来,没有韩信——就没有“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就没有“背水一战”、就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没有“声东击西”、就没有“十面埋伏”,最后也就没有项羽的“四面楚歌”!一句话,没有韩信就没有汉王朝!汉高祖刘邦的天下是韩信打出来的。比之今人,韩信功盖十大元帅,大概林彪加上彭德怀庶几略见其影。汉高祖说:“连百万之兵,战必胜,攻必克,吾不如韩信。”,毛主席讲过这样的话吗?

韩信后来说,我不是怕,如果杀了人,也就不会有我的今天了!因此,如果当初韩信没有那一忍,中国的历史就不是今天的历史了!从这点来说,如果我们把杨先生的见解作一个推广,说中华民族二千年来的发展是建立在韩信那跨下一钻之上,也是言之有据的。

刘邦称帝在公元前二百零二年,以后的历史最好是用刀割了,不让人读下去,读下去令人断肠。可惜谁有这般能耐?汉家宫阙艳如血,抽刀断血血更流,历史本是大血河!狡兔死,走狗烹; 高鸟盡,良弓藏; 敌国陷,谋臣亡。天下已定,韩信当烹。公元前一百九十六年,韩信被汉室杀!

韩信为什么被杀?全体国人只要看看一则历史记载就会明白:

刘邦问韩信:“你看我能带多少兵?”
韩信答:“陛下不过能带十万之军。”
刘邦又问:“那末你呢?”
韩信又答:“我是越多越好啊!”

现代中国人判断这件事可有丰富的经验了:从這天起,韩信死定了!

令人百思不解的是,韩信在刘邦面前为什么不忍一忍呢?你既然忍得了泼皮,为什么忍不了皇帝?真是千古之谜!笔者在此提供一个可能的答案:韩信之前无韩信,历史留给他的教训太少了。这点,他不如今人,没有千百次血的条件反射,人哪能进化出克服一时“得意忘形”的能力?不过,奇怪的是,林彭二位怎么也没有忍住呢?

有一点是清楚的,韩信在“忍耐”上面还有不足。不足在什么地方?你“忍耐”的时间还不够长么!要忍,就得忍一辈子!活到老,忍到老,忍到进棺材那天!韩信啊韩信,你真是“成也忍;败也忍”啊!

回到杨振宁先生的见解,现在对“要忍耐多久”这个问题现在更有了定量的要求:忍,你就忍到死吧,忍是没有休息的!这样一来,杨先生的见解就更加完备了。

杨先生现在回故地安度晚年,我们衷心祝福平安。但是,中国为什么出“韩信”?因为它首先出“泼皮”。中国的“泼皮”还多着呢,“侮信者”是代表,汉高祖刘邦也是代表,即使望重如杨先生也难免会撞上。

笔者同事讲过一件事。文化大革命期间,上海第五钢铁厂工宣队进驻复旦大学。数学系工宣队长是个微秃胖子姓鲁,他在一次批判大会上一开口便语出惊人:

“本系有一个教授,他叫‘夜乌子’…”

引起一阵谄媚之笑。“夜乌子”三字,鲁氏讲的是上海话,同事会后私下问要好的上海同学才搞清楚原因。夜乌子,上海口语中专指蝉。蝉者,聒噪不止区区之虫也。数学系原来有一位教授叫杨武之的,鲁氏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弄此谐音称呼他。上海同学说那是故意侮辱人的。那天夏天,杨老教授在炎炎烈日之下被揪到学校拔野草。同事和上海同学那时听说杨教授有一个得诺贝尔奖的儿子,特地偷偷去看,他们是密友,既无法公开打抱不平,只能“鲁秃、鲁秃”骂它几声。尽管私下骂骂,也有风险甚至可能波及杨武之教授,看来大学生比较欠缺忍耐,难怪杨振宁演讲中没提大学生,最好还是秉持中学生小学生的观念,坚持中国文化的韧性,咽下这口气把它化作美味。

写在2004年6月4日夜,2012年2月10日改/寄自德国

(华夏文摘)

评论

  • 不知道 说:

    就是中国人会忍到死,所以才有中国的5000多年的历史,让统治者一直统治了5000多年,永远没有出头,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