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陈杰人:不完美的改革和完美的保守

p111102103
作者陈杰人是中国政法大学研究员。

中国当前最大的问题恰恰在于此:一方面,既得利益集团通过操控舆论工具,竭力强调和传播改革的风险和危害。比如,他们对党内就强调改革可能招致政权丧失,以拉拢更多的官员加入反改革集团;对民众就以“维稳”的口号和夸大苏联、东欧的剧变阵痛,以吓唬民众,使他们乐于守旧;另一方面,保守派官僚则以求稳怕变的心态和击鼓传花的动机,不自觉地配合着既得利益集团的意识形态,活生生地把改革的不完美描绘成魔鬼,而把因循守旧美化为“稳定”或“幸福”。

在强力的舆论态势下,保守成了完美的政策选择,而注定不完美的改革,反而成了罪不可赦的冒进。这就是中国目前亟需打破的思维定势,也是改革力量和保守势力角力点所在。

20年前,中国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到南部巡视,并发表石破天惊的讲话,不仅彻底打破了过去奉行几十年的顽固意识形态,也极大地刺激了中国官员和民众的神经,让人类文明精髓之一的市场规则,开始融入中国的生产和生活。实际上,这一讲话有一定的舆论准备,此前发端于上海《解放日报》的四篇评论文章,已经提出了“改革要有新思路”的观点。

20年后的今天,虽然在全中国上下,那些倍感改革阻滞之苦、饱受既得利益集团压制的官员和民众,都深深意识到中国亟需“再改革”,必须再次突破意识形态的顽固阵地,才能解决当前的顽症,推动中国继续向前发展;但是,一方面有既得利益集团的重重阻碍,另一方面又缺乏像邓小平那样有魄力有威信的强权政治人物发号召,所以,一股“改革已死”的悲伤,在中国大地蔓延、再蔓延。

当此万马齐喑之时,很多中国的知识分子和中下层官员,纷纷盼望着某位领导人学习邓小平,再来一次石破天惊的讲话。可让大家失望的是,在邓小平南方谈话20周年之际,除了温家宝主动谈起,其他决策者无一人公开提及此事。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噤若寒蝉。

让人稍感意外的是,在此沉寂之际,作为中共的喉舌,《人民日报》于2月23日发表了题为《宁要微词 不要危机》的评论部文章,这是该报计划推出的“深化改革认识论”系列评论的第一篇。

文章说,改革从一开始就挑战着既定格局,也无可避免地伴随着“不同声音”。改革越是向前推进,所触及的矛盾就越深,碰到的阻力就越大。容易的都改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全是难啃的“硬骨头”,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

文章认为,改革会招惹是非,改革也很难十全十美。总会引起一些非议,既得利益者会用优势话语权阻碍改革,媒体公众会带着挑剔目光审视改革,一些人甚至还会以乌托邦思维苛求改革。但在改革进程中,可怕的不是反对声音的出现,而是一出现不同声音,改革就戛然而止。因为囿于既得利益的阻力,担心不可掌控的风险,或是陷入“不稳定幻象”,改革的“渐进”逐渐退化为“不进”,“积极稳妥”往往变成了“稳妥”有余而“积极”不足。

党报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声

文章因此呼吁,要以“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改革精神,宁要微词,不要危机;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机。要敢于直面风险考验,推动经济改革、政治改革和其他改革。

在笔者看来,这是时隔20多年后,中国官场主流舆论场又一次振聋发聩的呼声,它的意义和价值,至少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该文直击当前中国决策层和思想界的命门与认识短板。长期以来,中国上下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这个原本特指社会治安和秩序稳定的词汇,渐渐演变成意识形态中“保守”、“怕变”、“维护既得利益”的概念。在“维稳”思维之下,改革的动力变得极其微弱。在决策层,大家对问题心知肚明,却只能将矛盾击鼓传花,让危机跑在改革之前,酿就了更大的危机。

该文通篇不提“维稳思维”,但以多角度围剿的方式,无情地批判了既得利益集团借“维稳”之名阻碍改革的心态,还有决策层回避矛盾、不思进取的保守意识,同时也向社会各界再次普及了“变则通、通则久”的哲学思维。文章告诫人们,所谓维护稳定,实乃“幻象”。

其次,该文明确提出了改革的“风险”与价值的关系。多年以来,中国官场求稳怕乱的保守意识,导致了整个改革停滞不前。文章以客观理性的思维,指出改革必然面临风险,这实际上帮一部分意欲改革的官员放下了思想包袱。更重要的是,文章对比“有微词的改革”和“酿就危机的不改革”,指出了改革停滞将使国家进入“死胡同”和“转型期陷阱”的巨大风险。

改革不会完美 且将遇困阻

再次,该文明确指出了阻碍改革的力量来自既得利益集团。多年来,越来越多的人们已渐渐醒悟到,所谓“维护党的地位”、“警惕和平演变”之类的口号,不过是中国体制内极少数既得利益者用政治恐吓的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而阻碍改革,但是,这些观念可以在私人聚会上讲,可以在学者讨论时谈,惟独不能在党的喉舌上义正辞严地说。这次,《人民日报》以如此严肃的口吻,从宏观到微观,都指出了既得利益集团是阻碍中国改革的根本力量。这无异于向既得利益集团发出战斗檄文。

改革难免会遇到困阻,改革势必触动部分人的奶酪,甚至,改革也会在某些领域和技术问题上发生错误,这是改革的风险,也是改革的“不完美”之处,可以说,任何改革都是不完美的。不管是中国古代的历次变法,还是美欧日近代的多次改革,都存在同样的问题。更大的问题在于,是否因为改革存在风险就因噎废食?

中国当前最大的问题恰恰在于此:一方面,既得利益集团通过操控舆论工具,竭力强调和传播改革的风险和危害。比如,他们对党内就强调改革可能招致政权丧失,以拉拢更多的官员加入反改革集团;对民众就以“维稳”的口号和夸大苏联、东欧的剧变阵痛,以吓唬民众,使他们乐于守旧;另一方面,保守派官僚则以求稳怕变的心态和击鼓传花的动机,不自觉地配合着既得利益集团的意识形态,活生生地把改革的不完美描绘成魔鬼,而把因循守旧美化为“稳定”或“幸福”。

在强力的舆论态势下,保守成了完美的政策选择,而注定不完美的改革,反而成了罪不可赦的冒进。这就是中国目前亟需打破的思维定势,也是改革力量和保守势力角力点所在。

好在,当越来越多的人们厌恶了所谓“完美的保守”政策之后,大家日益渴望清新的空气。当此邓小平南方谈话20周年之际,虽然世上已无邓小平,但借他之魂,中国的改革思路似乎开始找着了北。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进入实践环节。

(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