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木然:微博政治世界是平的

p100802104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木然,1962年生,1985年本科毕业,1987年研究生毕业,1997年博士毕业,博士生导师。有言:“民主我所欲也,自由我所欲也,民主与自由可兼得也。”联系方式:muranblog@126.com

政治发展有两条道路可走,一条是改革,一条是革命,要改革就不要革命,告别革命就必须加快改革的步伐。

既得利益集团既不想搞改革,也不要革命,抱着既得利益不放并选择第三条道路,即海外移民,从而使得政治体制改革无路可走。

微博撕开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口子,杀出一条不死人的血路。

微博采取拱卒式的机会主义策略,哪个地方有机可乘,就从哪里撕开口子,就从哪里进行改革,微博的改革,基本上都是意料之外的改革,也是意料之外的成功。

搞神秘政治的,让其公开。搞泡人政治的,让其公示财产。搞空话政治的,让其讲常识。讲GDP政治的,让其讲尊严。搞撒谎政治的,让其讲真话。搞裸官政治的,让其下台。搞二奶政治的,让其丢官。

微博倒逼政治体制改革的原则就是,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微博使传统政治变为现代政治,使专制政治变为民主政治,使人治政治变为法治政治。

微博的作用,就是微政治带动大政治的作用,它把政治拉平,它使思想成为碎片,微博给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平的世界。

一个好的政治生态将会给这个国家的国民带来幸福和快乐,带来自由与尊严,带来人权和博爱。没有人在恐惧中活,也没有人在恐惧中死去,活着痛快,死了潇洒。一个坏的政治生态,会使这个国家的国民万劫不复。有人说,中国像一条要沉的船,大家都想从船上跳下逃走,都有弃船的心理,这是坏政治生态的标志。

好的政治生态需要国民的维护,坏的政治生态需要国民共同努力改进。

中国目前的情况是好生态坏生态共存。好的生态是政治体制改革成为共识,宪政民主的改革方向浮出水面,谈宪政、交流宪政思想已经不再是某一学术团体的声,正在以滚雪球的方式扩散,变成所有人的声音。普世价值在打压与反打压的过程中逐渐争得了话语权。公民社会也在管理——抵制——再管理——再抵制的过程中获得了某些生存空间。传统媒体的道德式说教失去了它原来的优势。每一个重大事件,网民各就各位,传统媒体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集体缺席,集体失声。新型媒体如微博的作用则日渐明显,大有取代传统媒体之势。甚至可以说,在互联网时代,每一个网民都是媒体,每一个网民都是编辑,每一个网民都是评论员,每一个网民都是信息的邮递员,每一个网民都是信息快递车,每一个网民都是围观者,每一个网民都会让惊涛拍岸,每一个网民都是撬动政治的大力士,每一个网民都可以建立一个新中国。

坏的政治生态就是既得利益集团仍没有放下既得利益的长远规划,也没有放下眼前利益的公心与勇气,他们还以各种方式阻碍政治体制改革。他们既对目前的政治体制不信任,又坚决维护这一政治体制。据中国社科院的报告:对23个省市的部分公职人员和公众展开调查。38.9%的公职人员认为配偶可以拥有外国国籍。级别越高的公职人员对“裸官”越宽容,接受调查的省部级、司局级和县处级的公职人员超过半数认可子女拥有外国国籍或者外国永久居留权。

如何使好生态变得更好,使坏生态变得好起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从宏观上说,只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才会让政治生态变好。在这方面,《人民日报》所表达的信息让人感受到春天的一缕春风,其标题是:《宁要“不完美”的改革 不要不改革的危机》。文中说:“无论方案多么周密、智慧多么高超,改革总会引起一些非议:既得利益者会用优势话语权阻碍改革,媒体公众会带着挑剔目光审视改革,一些人甚至还会以乌托邦思维苛求改革。对于改革者来说,认真听取民意,又不为流言所动,既需要智慧和审慎,更要有勇气与担当。”

从微观上说,担当不仅是改革者的事,也是所有国人的事,改革者有担当,国人也要有担当。改革者没有好下场,就是没有国人的担当。国人与改革者共担当,中国的改革才能成功。国人当看客,是在给自己不远的将来挖坟造墓。

国人的担当尤以微博网民的担当最为令人瞩目,具体表现在:

第一,微博改变了政治语言生态系统。传统的意识形态语言大都假大空,它没有美国总统演说那样真实可信,没有马英九语那样平易近人,没有蔡英文那样冷静睿智,也没有乌坎语言朴实真诚。意识形态的官方语话与民意话语共存,并把民间话语阻隔在大门之外。官方与网民也进行着博弈,博弈的结果,就是丰富了网民的语言,创造了新语言,网民看得懂,权力封堵的消息不堵住,并以新的语言方式扩散。权力显得颇为狼狈不堪。从目前来看,官方微博拥有众多听众,大多不活跃,官员讲话下属跟风,慢慢在微博中成了自我封闭的语言式弱群体,他们还不习惯微博的功能与特点,还不习惯放下架子平等地说话。实名制后,官员的真实面目将会显露,他们如果不实话实说,还是套话连篇,走向衰落是必然的。应该看到,官员有很多愿意和网民交流,他们比网民更深刻地看到了官场的黑暗,他们对现在的体制也不满意,可是他们的官方话语在没有消解之前不会有太大的市场份额。他们还不太会用民意话语与网民交流,有良心不会说良心话。而那些讲真理、讲真相、讲真话、讲常识的网民会有众多的听众,属于微博的活跃群体,他们以自己的语言风格,在微博上发言,指点江山。微博让很多人有了说真话的勇气,一个人影响一批人,一批人影响一大批人,具有了滚雪球式的效应。官方如想改变被动局面,不但要改变官方语言系统的形式,而且还要改变官方语言系统的内容。惟其如此,才能在微博上获取民心,才能在微博中生存和发展。

第二,微博成为检验各种思想观点的大市场。各种不同的思想不再以系统化、理论化、体系化、深邃化的方式出现,而是以思想的碎片的方式呈现在网民的眼前。各种思想在微博中可以成为买卖双方的碎片市场,网民在瞬间就可以对思想观点进行批评、取舍、捣碎、重新组装,并在微博中检验,一个宏大思想,以思想碎片的方式传播出去,也会以思想碎片的方式凝聚在一起,并在传播中发挥着巨大的思想力量。思想成为碎片,碎片成为平的思想。不同的思想碎片是平等的,任何思想碎片都不能高居于其它思想碎片之上。

第三,微博使政治主体平等化、平面化、原子化。在现实中的平等,基本上有四条,即人格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机会平等和反对特权。即使如此,仍然存在着政治等级秩序,无论是韦伯的科层政治秩序还是托克维尔的美国政治秩序,或者是中国的专制政治秩序,都在表达着一个政治常识,即世界是立体的。微博使政治结构形态发生变化,所有的立体政治秩序都被夷为平地,变成平面的政治世界。中国的政治制度框架诸如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政党制度、民族区域制度、群众自治制度等特定的结构和层级在微博里都消失了,都成为网络的平等的主体,所有的人都从制度中走出来,进入了一个新的政治世界。所有人失去了原来的政治身份,失去了原来的社会地位,成为平等的政治交流的网民,所有的网民面对面。那些政治家、思想家、经济学家、穷人、富人在同一个平面舞台中成为自说自话的个体,每一个人如同在网络中进入了原始森林,在森林中找同伴,在森林中寻找失落的世界,在森林中克服人性的孤独寂寞。原子化成个人主义的出发点是好事,它挖掉了集体主义的根基。

第四,微博使政治输入和政治输出保持平衡。政治有输出有输入,良好的政治生态在政治输入和输出中保持着良好的平衡,政治输出通过反馈使政治输入渠道通畅,民意得到良好的表达。政治输出的质量取决于政治输入的质量,取决于公民的理性表达。传统政治是以政治输出为主,以政治输入为辅,现代政治是二者保持平衡。中国的政治输出功能发达,政治输入功能萎缩,政治输入取决于政治输出,公民被动的接爱输出产品,所谓的政治输入民意也是被代表民意,本来民众没什么感觉,经常是被政治输出搞得有了感觉。微博改变了这种被动的局面,由被动变为主动。微博政治输入使传统政治输出失去了功效,政治输出产品越来越多地考虑到了微博的声音。

第五,微博推动了政治发展。政治发展有两条道路可走,一条是改革,一条是革命,要改革就不要革命,告别革命就必须加快改革的步伐。既得利益集团既不想搞改革,也不要革命,抱着既得利益不放并选择第三条道路,即海外移民,从而使得政治体制改革无路可走。微博撕开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口子,杀出一条不死人的血路。微博采取拱卒式的机会主义策略,哪个地方有机可乘,就从哪里撕开口子,就从哪里进行改革,微博的改革,基本上都是意料之外的改革,也是意料之外的成功。搞神秘政治的,让其公开。搞泡人政治的,让其公示财产。搞空话政治的,让其讲常识。讲GDP政治的,让其讲尊严。搞撒谎政治的,让其讲真话。搞裸官政治的,让其下台。搞二奶政治的,让其丢官。微博倒逼政治体制改革的原则就是,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微博使传统政治变为现代政治,使专制政治变为民主政治,使人治政治变为法治政治。

微博的作用,就是微政治带动大政治的作用,它把政治拉平,它使思想成为碎片,微博给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平的世界。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评论

  • 不知道 说:

    中国已经把网络控制住了 不让你说话。你就是再平和也可能把你河蟹了

  • 匿名 说:

    太有水平了

  • 自然上海 说:

    中共自己不改,人民只有起来推翻。没有第3条路可走,现在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了。自发的力量是战无不胜的。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