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她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

p120223106
美国记者玛丽·科尔文(左)与法国摄影师雷米·奥克利克(右)。他们分别为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和法国杂志《巴黎竞赛》工作。

叙军卷入记者之死?

英国《星期天泰晤士报》的美国籍女记者玛丽·科尔文及法国杂志《巴黎竞赛画报》的摄影师雷米·奥克利克22日在叙利亚遭炮击身亡。据英国《每日邮报》22日报道,叙利亚军队曾誓言“杀死任何踏上叙利亚土地的记者”,叙军可能参与了对科尔文的袭击。

最后的播报:指责叙军撒谎

当地时间22日上午,55岁的科尔文和28岁的奥克利克在叙利亚的霍姆斯市被火箭弹击中,不幸身亡。科尔文是《星期天泰晤士报》资深战地记者,而奥克利克凭利比亚反叛活动报道本月刚刚获得 “世界新闻摄影奖”。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黎巴嫩情报官员拦截的叙利亚军官通话显示,叙军接到过直接命令,要求袭击科尔文所在的临时新闻中心。如果记者被打死,叙方将称他们是在恐怖组织的交火中被误杀的。

就在科尔文死前,她出现在包括英国广播公司(BBC)、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内的多家知名新闻机构的报道中,她在节目中控诉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部队在实施谋杀。

科尔文所制作的最后几条新闻之一于21日在BBC播出,她声称在霍姆斯发生了很多悲剧,“今天,我看着一个幼儿死去——非常可怕,一个只有2岁的孩子被击中,弹片钻入了他的左胸。医生只能说:‘我什么都做不了。 ’孩子的肚子一起一伏,直到他死亡。这样的事情不断在发生。 ”

在21日晚间的新闻播报中,科尔文指责叙军撒下弥天大谎,“他们说他们的目标只有恐怖分子,但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科尔文称,叙军正在攻打一个遍布饥寒交迫贫民的城市。

手机信号可能被跟踪

法国文化部长密特朗称,科尔文和奥克利克试图逃出袭击范围。有目击者看到,科尔文和奥克利克是在逃出新闻中心后被打死的。据称,临时新闻中心所在建筑就在一所医院旁。

目击者阿布·巴克尔说:“房子遭到袭击之后我逃了出去,跑向街对面的房子。袭击还在继续,记者们的尸体就躺在地上。炮火太猛烈了,即使距离记者们只有几米的距离,我们也没办法把他们拉过来。 ”

霍姆斯市内几乎没有什么建筑物拥有地下室,在遭到炮击时,居民和记者们只能在楼梯间寻找掩护。

在霍姆斯工作的记者们担心,叙军可能跟踪了他们的卫星电话信号,并锁定了他们所在的建筑物。

反对派人士阿卜杜·阿霍木西说,叙军已经切断了市内的电话线路,他们会侦查手机信号,并袭击任何有手机信号的建筑物。

英国首相卡梅伦当天对科尔文遇难表示哀悼,并称这是对正在叙利亚采访的记者所冒危险的 “一个令人失望的悲哀提醒”。

美国白宫和国务院强烈谴责叙利亚政府的行为,并对两名殉职的记者表示哀悼。

曾被警告,新闻中心会遭袭

法国《解放报》记者让·皮埃尔·佩兰上周和科尔文一起在霍姆斯采访。佩兰说,他们曾被告知,叙利亚军队会“故意”袭击他们的新闻中心。

佩兰说:“几天前,曾有人建议我们赶紧离开霍姆斯,他们说:‘如果叙利亚军队找到你们,他们会杀了你们。’我和《星期天泰晤士报》的记者一起离开了霍姆斯,但她认为大规模进攻还没有开始,就想回去。 ”

佩兰在黎巴嫩贝鲁特得知了叙利亚军官的通话内容,他认为,“叙利亚人知道,如果他们摧毁新闻中心,那么就不会再有新闻从霍姆斯传出。 ”

据佩兰介绍,新闻中心的供电和网络都很有限,要靠发电机发电。但和这个城市中被摧毁的房屋相比,这里已经算是“享有特权了”。

叙称殉职记者采访未获许可

据官方的叙利亚通讯社报道,叙新闻部长马哈茂德22日发表声明说,当天在霍姆斯遭炮袭身亡的两名西方记者在未获新闻部许可的情况下进入叙利亚采访。马哈茂德称,叙新闻部对科尔文、奥克利克及其他国外记者在叙利亚的采访活动毫不知情。他呼吁外国记者赴移民局登记,依法获得许可。

据叙首都大马士革的消息,包括叙军高官和总统阿萨德本人在内的叙利亚人应该都能看到科尔文的报道。

(朱静远/新闻晚报)

独眼战地女记者 葬身叙利亚炮火

叙利亚军昨炮轰反政府势力根据地霍姆斯,美籍着名独眼战地女记者科尔文,与一名法国获奖摄影师在炮火中殉职。消息称,当时他们身处的反对派临时新闻中心突遭勐烈轰炸,两人逃生时遭火箭炮击中身亡,现场另有3名英美法记者受伤。

55岁的科尔文(Marie Colvin)生于美国,受僱于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26年,2001年采访斯里兰卡内战时,被手榴弹碎片击中失去一眼,从此佩戴「独眼龙」眼罩成了她的标记。30年战地记者生涯中,在行内以大无畏着称,她去年有到埃及和利比亚采访阿拉伯之春,其间曾获安排访问卡扎菲的儿子塞义夫。她死前接受CNN访问时形容,叙利亚是她历来最凶险的一役。

目击者称,科尔文和法国新闻摄影师奥什勒克(Remi Ochlik)身处的Baba Amr区楼房,周三被超过10枚火箭击中,两人逃走时被炮火击中死亡,现场还有多人被困瓦砾,包括科尔文的英籍摄影师拍档康罗伊(Paul Conroy)及一名身受重伤的美国女记者,但因轰炸持续,无人能接近烂屋救人或收尸。法国《费加罗报》记者布维耶(Edith Bouvier)亦被炸伤。

轰炸现场附近是反政府阵地,自本月初起一直遭轰炸。叙利亚反对派称,他们「没理由射杀记者」,因此是政府所为。叙利亚官方则称,没发现两名殉职记者进入叙利亚的资料,唿吁非法入境的记者尽快向当局登记,以保安全。《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老闆、传媒大亨梅铎称,会尽一切办法取回科尔文的遗体。法国总统萨尔科齐称,两名记者遇害显示「巴沙尔政权必须下台」。

科尔文死前数小时才作最后报道,以电话向英国BBC诉说一名两岁男童死于炮弹碎片,「真是可怕,他的小肚子不断起伏,直至断气。炮弹、火箭、坦克炮火,倾泻在霍姆斯的住宅区,丝毫没有缓和」。她周日刊于《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报道,称霍姆斯人民「正等待屠杀」,「居民生活于惶恐中,几乎每个家庭都有挚亲伤亡。每人口中都有一个疑问:为何我们被世界遗弃」。

她死前一天接受CNN访问时称:「附近高楼大厦都部署了很多狙击手。我知道他们在哪儿,但不能知道炮弹落在哪儿。」岂料一语成谶,她之前在利比亚米苏拉塔采访时,曾在炮火中捡回性命。她当时说:「这真的很危险,危险在于它们是随机的。」

与科尔文一同殉职的法籍摄影记者奥什勒克28岁,8年前辍学展开战地摄记生涯,采访海地冲突、刚果民主共和国战乱,近期到过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采访「阿拉伯之春」,照片刊于《华尔街日报》、《时代》等。他去年在利比亚石油重镇拉斯拉努夫(Ras Lanuf)拍得一名反政府民兵,在战地垂首蹲在反对派旗帜前的照片,赢得世界新闻摄影展一般新闻类别冠军。

自去年3月叙国反对派起事以来,当地已有7636人遇难。法国电视台记者雅基耶(Gilles Jacquier)上月也在霍姆斯被炮弹炸死,当时他和一批外国记者,在叙利亚政府安排下,采访一场亲政府示威。叙国政府指是反对派所为,但后者和法国政府却坚称这是叙国政府的陷阱「阴谋」。

(明报)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