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木然:我和柳传志商量点儿事

p100802104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木然,1962年生,1985年本科毕业,1987年研究生毕业,1997年博士毕业,博士生导师。有言:“民主我所欲也,自由我所欲也,民主与自由可兼得也。”联系方式:muranblog@126.com

柳传志是权贵资本主义的代言人。真实的情况是,柳传志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人物,他自称来自民间,却处处维护政府,甚至达到了不管政府对错的程度,而实际上如果真正来自民间,对政府一定是有批评有表扬的。

我想和柳传志商量点事:钱都挣那么多了,说点真话,讲点常识好不好?

先看柳传志简历,:1944年4月29日生,祖籍江苏镇江市。 1961—1967年在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学习。 1967—1968年在国防科委成都十院十所工作。 1968—1970年在广东珠海白藤农场劳动锻炼。1970—1983年在中科院计算所工作。 1983—1984年在中科院干部局工作。 1984年至2002年任联想集团总裁。 2002年至今任联想控股公司总裁,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从简历可以看出,他是科学技术第一生产力的代表者,是科学技术的受益者,是互联网的推动者,是给若干网民提供平台的贡献者。

然后再看他最近的一段话:“我特别希望媒体能够多去听一些中国民间代表的意见。当然,他们可能更听得进去于民主人权人士的话。中国是需要改革与改良,把我们的价值观中一部分和普世价值有矛盾的,逐渐变成大家有共性的理念。但这里面有个逐渐的过程,就跟外汇似的,砰一下拧过来,老百姓接受不了,就会出事。打比方说,我上次在中欧商学院说,欧洲竞争力的衰退是因为过度福利化,这话老百姓肯定不爱听。我们如果现在就一人一票,大家肯定赞成高福利、分财产。还保护什么私人财产,先分完再保护,完全有这种可能。它会一下把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场景。”他还说:“要改革、改良,你得改,不能不动,但是也不要非得往革命的方向走。”对他这段话,要做具体分析,不能一棍子打死。这段话有的有道理,有的没道理,有的违背了基本的政治常识。

柳传志承认我们的价值观与普世价值观有矛盾,发现矛盾就要解决矛盾。从他的思维逻辑来看,他并不是想把“我们的价值观”变成“共性的理念”,而是把普世价值变成普世的“共性的理念”,变成中国人的价值观。这需要一个过程。普世价值体现人类的智慧,体现着人类的文明,符合人的本性和基本需要。一个现代科技的带头人,知其普世价值是时代潮流,知其国人接受是一个过程。知其中国要改革不要革命,知其告别革命的方式只有改革,无疑是值得称道的。

引起争议的是他关于民主的断言,这种断言没有任何根据的。具体分析如下:

第一,民主国家欢乐祥和。搞民主不是万劫不复,而是欣欣向荣。那些搞民主的国家,包括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搞民主的国家,也包括正在兴起的第五波搞民主的国家,有哪一个国家搞民主是搞错了?哪一个国家发生动荡了?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搞民主,不但经济发展了,政治文明了,而且社会也都变得和谐稳定了。史学家经常把苏联的解体看成历史之谜,这个谜就是统治阶级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被统治阶级没用枪和弹,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都接受了解体的现实,没有任何人反抗,没有任何人抗议,如此重大的巨变在普通人那里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打破了统治阶级不会自动退出政治舞台的铁律。解体之后各个国家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人民也越来越有尊严,社会也越来越稳定。其它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同样如此。中国的社会主义是从苏联照抄照搬的,邓小平说苏联的体制苏联没有成功,中国也没有成功,邓小平上台之后结束了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体制,当时那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都没有万劫不复。现在人们生活好了,思想言论多元化了,还有可能万劫不复吗?

第二,一人一票是选举。搞民主一人一票要解决的是什么?只要有民主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人一票是选举,不是分财产,是选什么样的人当人大代表,当总理,当总统,当议员。选民要的是公平,选举体现的是公平,选举之后政治输出的产品也是公平,一个社会的公平底线不是看富人生活如何,而是看社会底层的生活状况,看底层的生活能否保障其做人的尊严。选举能保障底层人的基本尊严。自由就公平,平等就公平,每一个人生活有尊严就公平,民主就是公平。专制只有特权,根本就没有公平可言。

第三,选举不是打土豪分田地。现在的民主不是古代的民主,不是苏格拉底式的民主,少数不但得不到保护,反而受到伤害,甚至失去生命。现在的民主是服从多数保护少数的民主。在一人一票的情况下,服从多数就是票数多的当议员、当总统、当首相、当总理,而不是多数人分割少数人的财产。有哪位看见马英九、蔡英文的选举中有分财产、高福利了?有哪位选民要高福利了?在中国,少数人太少,多数人太多,少的是富人,多的是穷人,如果不是一人一票,如果发生革命,多数人肯定会分少数人的财产。一人一票的选举恰恰避免了多数人分少数人财产的可能性和现实性。一人一票不是打土豪、分田地,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有听说过搞选举的吗?都是非民主的暴力。革命得关着灯干,要想不革命,灯得开着,能把灯开着的,就是民主。

第四,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现代文明的一个标志就是保护私有财产。西方宪法的一个原则就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一个财产没有保障的社会,是一个没有公平正义的社会。私有财产是自由的基础,是道德文明的基石,是和谐社会的基石,是社会进步的原动力,是限制权力滥用的屏障。没有私有财产,没有对私有财产的保障,人类的文明就会大倒退。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以进,国王不能侵犯臣民的私有财产。政治现实主义之父马基雅维利在劝说国王的时候都明确地说,臣民什么东西都可以动,就是财产不可以动。

第五,“先分完再保护”是恐惧性猜想。如果小心求证就会发现。中国农民革命是先把财产分完,然后又把财产通过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分社把财产变为公有。公有财产得到保护,私有财产却没有任何保护。改革开放后,邓小平的让人部分人先富起来,让一部分人先有财产,最后通过宪法把财产保护起来,这是没分财产的保护,是让富起来之后有了财产之后的宪法保护。一人一票也不会导致“先分完后保护”,民主不是分财产。

第六,柳传志是权贵资本主义的代言人。真实的情况是,柳传志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人物,他自称来自民间,却处处维护政府,甚至达到了不管政府对错的程度,而实际上如果真正来自民间,对政府一定是有批评有表扬的。在接受访谈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说:“首先因为政治体制的不同,使中国的形象成为异类。这样即使我们做的同样的事情,他们也要加以小心。他们觉得,在民主国家,选出来的领导人一般不会做出特别出格的事情,而当不是民主形式的国家做出同样举动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特别予以小心。”当记者问:“你碰到的西方媒体和西方普通人,还会有人认为联想背后是中国政府吗?”柳传志避开了这个话题。对于中国来说,只要是国有企业,哪能没有政府支持呢?所谓的权贵资本主义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毛泽东时代的国民经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就是个人决断的结果。如果当时有一人一票,就不会有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一个比一个更严重的巨大灾难。就不会有红卫兵抄家,就不会有私人财产随时被洗劫。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才使中国经济步入了正常轨道,经济发展的快车道,财产才逐渐有了保障。

现在要做的是在市场经济发展的同时及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建设宪政民主,一人一票地让富人安心挣钱,让穷人有机会挣钱,尊重所有人,让所有人过上幸福尊严的生活。如果不改革,不发展民主,那才是对富人、对既得利益集团的万劫不复。柳传志的个人财产,如果没有一人一票的民主,也会随时被权力瓜分,这样的例子在中国还少吗?

讲了这么多,我想和柳传志商量点事:钱都挣那么多了,说点真话,讲点常识好不好?有榜样可供学习,任志强说话很多人不爱听,人也长得难看,说话也不准,经常放炮,还经常揣着资本讲道德,但人家说真话、讲常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评论

  • 木然 说:

    对不起,我不是节目主持人。你看看博客中国、选举治理网、和共识网就知道了。我是大学老师,谢谢转

  • 黄频 (作者) 说:

    尊敬的木然老师:谢谢纠错,深表歉意!已按照“共识网”上的资料作了更正。

  • 木然 说:

    看到了,谢谢。

  • 潘平 说:

    木然老师:我每天下课回家上网(翻墙)第一件事便是看你的文章,在博客中国、选举治理网、共识网和中欧新闻网。。。。。。。等,看你的文章是受益匪浅,很受启发,也是一种享受!

  • 上帝高 说:

    作者观点幼稚,不敢苟同。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