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黄伟国:完全失控的特首争夺战

p120222104
南方日报:人类已经无法阻止香港记者了。 香港特首候选人唐英年位于九龙塘约道大宅违建地下室遭媒体曝光,凤凰卫视报道,13日,唐英年承认住所有违建,已经委托专业人士跟进,并向公众致歉。尽管如此,香港媒体仍穷追不舍,无法进入内部的情况下,记者纷纷出动吊臂车高空拍摄。(图:李锋)

如果以2月16日晚唐英年夫妇见记者认错,但政党和民意普遍不接受起计算,72小时也已过了。如果中央始终未能及时觅得理想人选替换,也只能由唐、梁按原定计划入闸角逐,不过中央很不愿见这局面,因为只会选出一位难以控制的野心家,或是一位已被丑化了的弱势特首,也就是坊间所言的狼与猪之争。

2月16日,传统豪宅区九龙塘像忽然变成了杂乱无章的工地,在行政长官候选人唐英年的约道大宅上空,盘旋着多部传媒机构租用的吊臂,居高临下拍摄和观察他的家。

在这前一天免费晚报《爽报》爆出,唐英年的大宅非法僭建有一个面积逾2000平方呎的「地下行宫」,内有红酒窖、品酒室、日本浴室等享乐设施后,有如在本港政坛上空引爆氢弹,原本逐步平息的唐宅僭建风波急剧升温,遂吸引传媒云集「立体」报道。

不错,自两名特首候选人唐英年与梁振英展开角逐后,两人的丑闻便不绝于耳,先是唐被爆有婚外情,接着是梁被指虐妻、唐怀疑偷步买红酒、梁被指10年前任西九建筑设计评审委员时,未有及早申报与一间参赛公司有业务连系,有以权谋私嫌疑。

当大家以为梁的特首梦已行人止步,峰回路转,唐英年却被爆出更具震撼力、更有「娱乐性」的僭建丑闻。丑闻战已失控,难道真的是没有最丑,只有更丑?

特首战流血见骨

特首战发展到今天双方互劈、流血见骨的地步,相信并非中央事前能料。据了解,中央原本是属意为泛民主派和工商界所接受,在政府内有9年管治经验的唐英年,但有高层又对唐的能力表担心,也风闻唐有丑闻在身,不希望出事之后无转弯余地,于是放手让唐英年与梁振英角逐。不料是,局势的激烈完全失去预算,令建制派严重分裂。

现时,梁和唐的诚信都受质疑,但唐英年的形势更严峻,因为梁振英有否以权谋私是可辩论问题,不易实时判定黑白对错;但大宅下有一个逾2000平方呎的地下室,则明显是违例。更何况,报章报道时用上生动无比的标题:「地下皇宫」、「酒池肉林」等,处处令人联想起「荒淫无道」四个字,更添加了街言巷谈的兴趣。

到了传媒雇用吊臂车,居高临下拍摄唐家宅院,到当天晚上唐英年夫妻见记者,唐太抱怨有家归不得时,唐英年的特首梦也差不多该划上句号了。因为,这种冒犯是普通人家也难以忍受的,但唐因为理亏和投鼠忌器不敢发怒,怎还有尊严出任特首?

至于梁振英,这位前行政会议召集人原本是建制派大红人,属中央可放心信赖人物,但在这场激烈失控的特首战后,中央已对他起戒心。首先是从一开始梁便挟民意自重,令中央觉得他是借民意施压。直到近日特首战互砍至流血见骨,中央对他的狠辣和野心也不会没有顾忌和反感。这道理就如拳馆师傅指示两个徒弟戴上拳套练练搏击,其中一个突然取出一柄刀向师兄弟迎头劈,砍至对方流血重伤,师傅会喜欢这种徒弟吗?

时间仓猝难换马

现在梁、唐都显然并非理想人选,随时有机会换马,因此就有日前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和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表态,声称考虑参选。叶刘的宣布是摆姿态占便宜居多,因为她早前已表示有意下场,但很快宣布退出,坦言在近1200人的选委中只得二十多票支持。

至于曾钰成,其能力、历练和人脉皆强,不管是受中央信任和泛民接受程度都优胜于叶刘。不过,曾的共产党员背景差不多已是公开的秘密,连他本人也不会断言否认,这难免会引起疑虑和成为攻击目标。而更切实的问题是,2 月底就是参选特首的截止报名日,能否在极短时间内完成辞去立法会主席要职、制订政纲、组班子、整合政界支持等工作,不会让人觉得儿戏呢?

无疑,须要曾钰成仓猝上阵,是打乱了中央也打乱了曾的部署。可供稳当换马的时间也一天天溜走,每迟一天换马的难度都会升温,因此《信报》专栏作者余锦贤以救灾术语为比喻,形容换马也有「黄金72小时」。

如果以2月16日晚唐英年夫妇见记者认错,但政党和民意普遍不接受起计算,72小时也已过了。如果中央始终未能及时觅得理想人选替换,也只能由唐、梁按原定计划入闸角逐,不过中央很不愿见这局面,因为只会选出一位难以控制的野心家,或是一位已被丑化了的弱势特首,也就是坊间所言的狼与猪之争。而无论那一位胜出,已形成的建制派大分裂都难以抚平,两方的斗争或会在新一届政府任期内延续下去。

(BBC中文网)

评论

  • BBC 说:

    在亚洲主要国家,政府官员谢罪自杀的基本上发生在日本。希望有一天中国包括香港的政府官员也有谢罪自杀的(被自杀的不算)。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