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撒韬:日杂铺D-01

p120222103
长沙天音企业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撒韬。(新浪房产)

我们只活一会儿,然后死很久。无神论者认为只有今生,所以可以使劲犯罪。更恶心的主要集中在中国,集中在官场和商场的部分有神论者,认为可以买来救赎,认为神和他们一样可以被贿赂收买,保佑他们的恶行不被发现,卑鄙万寿无疆。

1、我们的教育除了谎言之外,充斥着仇恨。

鸦片战争,英法联军,八国联军,日本鬼子,国民党反动派,苏修,美帝国主义,印度,越南。现当代中国的历史,在他们的书里,只有不变的永远凶恶而愚蠢的敌人。他们如此歪曲,竟然把杀人如麻反人类的太平天国、义和团变成了革命义士。

有敌人才能建立恐吓的合法性,威权的合理性。

没有一个正常国家的电视台每天的电视剧,有这么多针对内战,针对隔壁一个小邻国的赤裸裸的暴力宣泄,赞美对同胞的计谋卧底,赞美平民袭击军队,赞美儿童老人妇女参与直接战斗,赞美一切战争史上最邪恶的,被大多数人类视为禁忌的历史伤疤。

美国要这么演南北战争,电视台早被起诉倒闭了。

仇恨只能带来隔阂,过一时干瘾,对正常社会,它是分裂的毒瘤,是不安全的毒素。只有邪教和某党喜欢这个。

2、在一片盛世赞叹中,我愿意发出刺耳的警号。而当绝望弥漫堵塞,所有阶层都充满愤怒的时候,我愿意想象超越当下的光辉图景。

3、我知道此刻此在,糟糕之极,压抑之极。但要想到它总会过去,苏联七十年的灾难过去了,卡扎菲萨达姆的暴政结束了,塔利班的喀布尔还给追风筝的孩子了,生活在那个时代的那里,也肯定有巨大的无能为力和荒谬感,尤其对想得更多,接触过新鲜自由空气的人,更显得像古拉格,像噩梦的深层地狱。

但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能等他们完蛋之后,后人们回顾一看,除了贫乏和残忍,嘲笑和乡愿,这个时代的平原上一片荒芜,颗粒无收。

虚伪的政治斗殴分账之外,要追求真理。秩序和推演,发现和创造的美妙过程,没有什么文件和体制能够彻底阻止。还拿苏联来说,共产政权是一时的,飞船和卫星属于全人类。

粗糙粗俗的矿渣里,要冶炼出美,文字除了能当做凶器互相投掷,宣判反驳,更应该成为碑,刻下属于每一代人,每个地域,每个民族的记忆,怅惘和伟大的想象,刻下每个孤零零的个体面对无垠的细微忧伤和敬畏,刻下光阴的光影。语言,除了用来讲述时事,争唇齿之利,泄一时之气,它还应当被写成歌与诗。

越是无趣,就更要寻找有趣。做个好玩儿的人,才能揭穿那些严肃外衣下的恶臭和肮脏,以机灵和轻快的脚步挑逗傻逼呵呵的维稳,以悲悯之心对待被绑架洗脑的同类,也才能让自己活得没那么茫然,坚硬而慌张。

4、我们只活一会儿,然后死很久。

无神论者认为只有今生,所以可以使劲犯罪。更恶心的主要集中在中国,集中在官场和商场的部分有神论者,认为可以买来救赎,认为神和他们一样可以被贿赂收买,保佑他们的恶行不被发现,卑鄙万寿无疆。

所以更需要清楚,坦荡。自私是天性,做对群体有益的事获得尊重和自我实现,获得内心的平衡满足自我奖赏同样是天性。大家都这样,所以我也这样吧,那是借口,冷漠和怯懦。

鞭子有形无形,总在抽下,但我能选择做不做奴隶,更可以选择别被抽着还产生快感。

5、智力是在孤独的铁砧上自己敲打出来的,前人的智慧是熔化的材料,竞争者的激励是淬火,但成为怎样形状,什么用途的工具,只能看自己的天赋,勤勉和造化。

从这个角度说,任何相爱都是反智的,发情期及之后依恋期所需要所产生的各种内啡肽,多巴胺,催产素,加压素,对提升智性,只有反作用。

热恋的恋人,智商下降正常。如果某科学家在此期间做出重大科研成果,某文学家写出杰作,要么爱是装的,要么成果和杰作是假的。

很简单,心思只有一个,放这边多了,那边就少了。

幸亏我不是天才,不研究不创作,对人类毫无损失,天才们,则自重吧。

6、巴别塔是人类的高峰体验,语言度量衡的统一对文明突飞猛进真的很重要,计算机代码正在重建接近神的方式。

多样性有时和顽固的一神论一样,真的只是阻碍进步的借口,今天对弱势民族文化的保护常常会进入这个圈套,极端环保主义同样如此。

全球化,走上迁徙外星,塑造新的宜居星球,寻找与异类文明的交流,这才是人本主义的必然,是生物性的必然。

回到蒙昧,追求所谓天人合一,讲所谓道法自然,只能是物质丰裕条件下少数人的返祖和不负责任,绝不能成为文明的主流,就像美国只能有一座旧金山。

7、战或逃,不代表勇敢和胆小,也没有绝对的对错,不过是人的基础基因而已。

现在的问题是,该战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亡命地逃,也不看看追来的怪兽到底有多少斤两,是不是可以被合力打败。该退让和解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拼命地战,为一个车位,一回醉酒,一轮排队,一次小小的口角,头破血流,各自叫人,死而不已,狗血当头。

8、过年时给老赵和文胖子写的歌词:《最漫长的告别》

最漫长的告别,是一生的厮守。最艰难的旅程,是终于走过荒原和城市,回到从头。

话语举起红旗,举起镰刀和斧子,森严的监狱,就在光明天堂背后。

海洋升起山脉,诞生强壮的孩子,无尽的星空,就在黑暗深处绽开温柔。

最漫长的告别,是半生欲望的手。最艰难的分离,是在最甜蜜的时刻说,已经足够。

宝贝,睡吧。现在,让我去拥抱枪口,黎明前战栗着,等着最后一次战斗。

9、三十几岁的最后时光在飞快消失,看不到多少次春天了。而竟然,已经一个月没怎么见到阳光了。春天在云上,迟迟不肯落下。

(作者博客)

评论

  • 南京刘书记 说:

    没有一个正常国家的电视台每天的电视剧,有这么多针对内战,针对隔壁一个小邻国的赤裸裸的暴力宣泄,赞美对同胞的计谋卧底,赞美平民袭击军队,赞美儿童老人妇女参与直接战斗,赞美一切战争史上最邪恶的,被大多数人类视为禁忌的历史伤疤。

    仇恨只能带来隔阂,过一时干瘾,对正常社会,它是分裂的毒瘤,是不安全的毒素。只有邪教和某党喜欢这个。

    ====================
    这一段观点反动了,尤其是“针对隔壁一个小邻国的赤裸裸的暴力宣泄”,太荒唐,有木有搞错,这是保卫国土!!!这人简直是汉奸。

  • 哈桑 说:

    色蓝。多前我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广场上汇集的彩旗几乎是我事的起点,而您曾经是英雄。拜读您的文章,发现您不减当年风骨,又增添了许多成熟和洞察力。您已经从广场上的浮躁与伤痛中走出,走向更加高远的意境——接近真主的意境——,而许多人的一生却被定格在二十四年前,无法解脱。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