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习近平让美国人大松了一口气

p120222101
2012年2月21日,习近平在安卡拉向凯末尔陵献花圈。习近平周二访问土耳其,是他此次由访美开始的国外访问行程最后一站。去年,土耳其经济增速仅次于中国,在全球排名第二。 (图:参考消息网)

从各种报道来看,习近平此次访美,让美国人大松了一口气。

习近平不仅和拜登有了更深入的一对一交流,更重要的是他和美国国会的重量级议员,也进行了打量对手自信和实力的个性化对话。习近平让美国的精英和民众看到,这是一个有对话能力的对手。

美国人现在麻烦很多。中国的崛起固然对美国是一个重大挑战,但美国人不怕与强者竞争。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强大对手。而习近平的访问让美国人有了一点乐观的理由,未来十年的中国,有可能不是这样一个对手。

崛起的中国令世人侧目,喜忧相伴,五味杂陈,百感交集。21日的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通过推介一位在中国某大学任教的加拿大人文章,提出了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的忧虑。

署名罗兰-法理思的文章作者通过其在中国大学所见所闻论证中国正在走上法西斯道路。如当他与中国学生谈到目前全球生态问题时,虽然完全不是针对中国,但其谈话对方却可能十分生气,表示中国曾经受到西方侵略,耽搁了中国的发展,现在中国必须尽快发展,寻回尊严,完成领土统一。作者指出,中国人经常说某一个地方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些部分不仅包括西藏、台湾、蒙古,朝鲜,也还包括东南亚如日本、菲律宾等。

另外,中国充斥着优胜劣败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而汉族这一种族显然被认为是优秀的发达种族。

作者指出,中国利用其威权主义的统治控制劳动力,因而具有强大的竞争力。这种局面会使得中国在面对民主国家时,也具有强大优势,正如当年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德国一样。现在的中国是有史以来世界最大的具有此种优势的国家,因此世界民主国家需要提高警惕。

21日的美国自由亚洲电台则围绕习近平同时推出了陈破空的《盼政改?且慢对习近平抱幻想》(普通话)和梁京的《习近平让美国人松了一口气》(广东话)两篇评论文章。

陈破空认为习近平访美完全遵循中共官方现行格式,四平八稳,中美关系也因此原地踏步。

习近平访美全程,美国媒体对胡锦涛劣评如潮,用尽“刻板”、“死板”、“呆板”、“呆若木鸡”、“僵硬”、“僵化”、“严肃”、“毫无表情”、“毫无活力”等词汇形容胡;《纽约时报》定义胡是典型的“苏联式”共产党领导人。

习近平受到的评价,相形之下,显得正面一些,摊上了“轻松”、“自信”这类形容词。

从习近平与胡锦涛的不同个性表现,能否引证出习近平是改革派?未必。尽管坊间传言习上台后可能推动政改,甚或传言,力挺他上台的江泽民有意让习推动政改。

中共并不乏表现“人情味”和“个性“的领导人,如朱镕基,但朱虽强调改革,却并未试图超越现行体制;也不乏表现个人爱好的领导人,如江泽民,外访中动辄大秀歌喉、舞技、甚至几句外语,但任内,江并无改革意向,更无改革举动。

陈破空的文章最后说,面对中共新人习近平,人们不必抱幻想。该突破网络的突破网络,该街头抗争的街头抗争,该从事革命的从事革命。无须幻想,无须等待,无须蹉跎,任何时候,都要把中国命运,牢牢掌握在中国人民自己手中,而非对达官显贵的幻想与奢望之中。

与陈破空相比,梁京的文章一开始调子就提得比较高,说习近平访美意义重大,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国人因此有了一次难得的机会,直接和他交往,从而了解未来十年,美国将和一个什么样的中国打交道。

梁京认为,国家之间的关系,就像个人之间关系一样,并非完全是理性的,尤其在历史的转折关头,政治领导人不同的个人品格和能力,完全可以把国家和世界引向不同命运。

过去十年,美国领导人和中国领导人打交道的一大头痛,就是无法和胡锦涛进行有深度的个人交流。据维基解密透露,小布什曾千方百计想和胡锦涛进行一对一的私下交流,结果都没有成功。

爱国贼们(原文如此)会说,这样对中国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和美国人打得火热?为了中国的利益,就是要让美国人猜不透。这个逻辑其实是不对的。中美之间既有根本性的共同利益,也有重大的价值和利益冲突,在这种情况下,领导人之间不能把话说明,而是打官腔,互相猜测,就很难找到双方利益的真正边界。这不仅容易引发不必要的冲突,也会失去本来存在的合作机会。

晚清的统治者就遭遇了这种困境。当时的英国,原本不敢打征服和控制这个庞大帝国的主意,只不过是想全面开放贸易。但当时的中国精英完全无法理解对方,结果不得不以自取其辱的方式洞开国门。

没有交流能力的专制领导人,为了表示与外强合作的诚意,往往会无端输送利益。在彼强我弱的情况下,无端输送利益不会对自己有好结果。在中美合作不仅关乎自己,且关乎全球安危的今天,中国无论是无端向美国输送利益,还是无端示强,都只能让美国不知所措,于己、于人、于天下均不利。而胡锦涛的一些作为,恰恰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是中美出现“信任赤字”的一个重要原因。

美国最害怕的,就是和既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知道别人要什么的领导人打交道。美国人真正想知道的,首先不是中国未来的领导人是否亲美,是否个性软弱,而是这个人是否真能理解美国,是否知道中国真正的利益之所在。

从各种报道来看,习近平此次访美,让美国人大松了一口气。

习近平不仅和拜登有了更深入的一对一交流,更重要的是他和美国国会的重量级议员,也进行了打量对手自信和实力的个性化对话。习近平让美国的精英和民众看到,这是一个有对话能力的对手。

美国人现在麻烦很多。中国的崛起固然对美国是一个重大挑战,但美国人不怕与强者竞争。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强大对手。而习近平的访问让美国人有了一点乐观的理由,未来十年的中国,有可能不是这样一个对手。

(逸民/万维读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