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甄鹏:韩寒被代笔是件大事吗?

p120221105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韩寒是个文艺青年,写文章天马行空,不注意条理,被理科生方舟子轻而易举抓住了小辫子。照常理说,韩寒是时代的宠儿,大家应该斥责那个爱抓小辫子的人。不幸地是,事情发生在一个非常时期,韩三篇之后韩寒不招人待见的时期。

我是个性善者,相信方舟子没有李秋水一样,刻意挑选时机挑战天山童姥。我只能说,这两大江湖高手对决,对韩寒很不公平。韩寒从去年底连番作战,还没有缓过劲来。此刻方舟子应拿出英雄豪杰的气概,说:“韩壮士,我如今与你决战胜之不武。也罢,你暂且回去休息几日,三个月后的月圆之夜你我决战于紫禁城之巅。”

有人说了:“哎,你小子刚说封笔,没隔两天又冒了出来,怎么跟韩寒一样不守信用?”要换了别人真不好解释,只能装聋作哑。但我不是别人,我和方舟子一样科学、文学通吃(自吹一下)。我思维严谨着呢,在告别宣言中留有后手——“如果没有意外”。

“意外”不只一个。第一个,慕容雪村出来说话:“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我坚信他没有代笔。我不是某个利益集团的成员,也不受任何人控制,一直力争做清白自活、不说假话的人,我知道,现在为韩寒说话没什么好处,还会引起种种猜测,但还是觉得,说出真相更为重要。”

我看了这条微博后的评论。有一条很有代表性:慕容老师,你的书在书店卖不出去了,趁机出来炒炒?

第二个,石述思公布了韩寒写给他的一封私信,方舟子借机大肆嘲弄了韩寒一番。我看了那条私信,只有一个感觉:现在的韩寒像个无助的孩子。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韩寒早期作品被代笔这个问题重要吗?如果从法律上分析,剽窃行为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有苦主);代笔行为如同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就是说,代笔行为是没有受害人的。

我刚说完这话,一大批人站了出来:“我们都是受害人,因为我们都上当了,而且上当了十多年。”我对大家说:“都别着急,先听我讲个故事。这个故事很短,耽误不了大家几分钟。”

十年前,韩寒的《三重门》很流行。我买了一本送给我的恋人,而我却没有翻看一眼,因为对这种小儿科的书不感兴趣。近几年喜欢看韩寒的博文,对其文章的风格前面已有专门评论,不再重复。偶尔看到视频或杂志上的韩寒,我也喜欢这种忧郁、羞涩的青葱感觉。(我一直也很喜欢老方,补充这一句是因为有人怀疑我的公正。)

我没有看过《三重门》。(再补一句,我前两天问我媳妇:我当年送你的《三重门》呢?答曰:不知道。)我没看过他的书,也从没认为他是个“天才”,所以我没有上当的感觉。

那些大喊上当的有谁呢?买过《三重门》的人吗?那么我问:“你觉得是一本好书吗?”“如果是,你管它是谁写的。如果不是,你以后就不该买他的书。韩寒怎么会骗了你十年?”尤其奇怪的是李钟琴先生,之前并没有读过韩寒的早期作品,怎么也跟着喊:“韩寒骗了我十年”?

彭晓芸带头喊:“韩寒,你欺骗了公众,必须道歉!”我就特别诧异,我这么愚钝的人没被韩寒骗过,怎么彭女士、李先生这么有眼光的人反而被骗了?还是方老师水平高,人家原来压根不感韩寒的冒,所以没被韩寒骗过。噢,要纠正一下,彭公知没被骗过,她是在为被骗过的人打抱不平。

有人问我:“你看过《三重门》吗?没看过还凑什么热闹?”我又举了一个例子:彭剑律师在法庭上说:“法官,你看看《三重门》吧!看完你就什么都明白了!”法官只能回答两个字:鄙视。

法官只会看双方提交的书面材料和证据。如果没有个人兴趣,法官不会把《三重门》读一遍。那些相信法官不读《三重门》就没法判案的人基本都是法律的门外汉。(我本来想用“法盲”这个词的,实在不忍心。)想想我正在上诉的一个知识产权案子,如果你要法律专业毕业的法官读懂我那篇物理学硕士学位论文,不得把他折磨死?

学理科的人,喜欢先确定概念。什么是“读过”?A.通读原作;B.细读原作;C.读过方舟子质疑文章中的韩寒作品片段。如果按照C标准,我的答案是“读过”;如果按照A、B标准,我没有读过。

韩寒被代笔问题是件小事,招谁惹谁了?对了,韩寒说过方老师头发少。这点我批评他了,我的第一篇文章就批评他了。后来我又替他解释了几句,韩寒这孩子爱开玩笑,一贯如此,并非只针对你方老师。当然不管怎么样,韩寒是不对的,我已经批评他了。

有的网友质问我这个裁判太偏心:怎么总是给方舟子队掏牌呢?因为网友们太忙,没有时间看我的文章,我再耐心解释:比赛刚开始我就给韩寒警告处分了,他们队近期遵纪守法,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方队小动作太多。不能说,我给了方队三张黄牌,就必须给韩队三张才叫公平。

代笔问题本身是件小事,但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从这方面讲,韩寒事件是个大事。这值得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深入研究。我觉得最核心的一点是:我们的公民社会远不成熟。

我曾撰文分析过反韩的三股主要力量:方舟子是被韩寒的讽刺挖苦所激怒,以科学为手段进行报复。(备注:不管动机怎样,方舟子有权质疑。)彭晓芸一直看不惯韩寒:“民主斗士要吃苦、做牢、砍头才能炼成,你韩寒插科打诨了几句就成了全世界有名的公知。让我们这些(那些)爬雪山、过草地的人怎么混?”李钟琴仇恨的种子是从韩三篇开始的。曾经的同志斗争起来更狠,因为叛徒比敌人更可恨。

他们三方都有一个不容任何人质疑的幌子“追求真相”。我也有一个批判他们的幌子“程序正义”。

还有一个是何兵。何兵是理性的法律圈子中的民粹主义者,惟恐天下不乱。他对慕容说:“雪村兄,我坚信你不受人控制,说的是你真实想法。韩寒和我,有你这样的朋友,值。核心是,质疑的自由要保护。” 何兵就这样两边当好人。我来揭穿他的真实身份:论战中最大的骑墙派。

还有一帮普通网友。他们的心思很复杂。也许是为了追求真相,也许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阴暗想法(自己肯定不承认)。做不了挽弓射大雕的英雄,看着太阳被射下来也好——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感?

方舟子们正在商量赏金怎么分。我在不经意间看到了石述思的一段话:“在一个如此擅长人身攻击的社会,量俺纵横电视评论江湖多年,也甘拜下风。俺深刻滴感知道:聪明人真多,但整天干这个,屈才了。一不留神卷入韩方之争,并最终招来双方粉丝围攻,但俺不后悔,一定会成为生活中奇特而宝贵的经验。谢谢所有骂俺和挺俺的人。你们都是良师益友。咱换个话题吧。”

抗战进入了僵持阶段,应了老谋深算的林楚方的话:“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还是人家老林是高人,说完这句话后打死也不开口了!

猛然之间想起了罗彩霞。想起了那个冒名顶替者,她犯了错,也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为什么人们都原谅了她?因为她受到了道德的谴责,她一生都难以摆脱。所有的人都理解、都明白。所以,人们不要求她出来道歉。

无论韩寒是否被代笔,他已经受到了足够多的惩罚,他的名誉遭受了难以挽回的损失。相信他一生都会反思,都会慎行。难道非要一个道歉吗?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评论

  • 匿名 说:

    是芝麻大的事!! 是那个姓方的没事找事地自以为是地要为自己弄点动静来打什么假, 像韩寒唐俊之类这样的人也就是他打得起的, 所以他打. 现金有些超大官的出什么文集, 国人很容易地能知道那里厚厚地数十万字里面没有几个字是他自己写的…可是文集的出版就公然标榜着某某人的大名. 他姓方的去打假那个啊, 去打呀. 他有几个脑袋敢去打那些假啊…谅他也不敢吧…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