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G:掠夺

很显然,权力的这些“打黑”、“打击集资诈骗”等行动的性质,就是两个字:掠夺。

中共执政之初,在允许私营经济存活了没有多少时间之后,就通过三反、公私合营等手段,将它们掠夺干净。随后,又时而允许“三自一包”、时而“割资本主义尾巴”……总之:当经济上遇到了麻烦时就放松;而一旦经济难关过了,就又在政治上大打出手了。所以,在三十多年前的改革开放初期“鼓励个体经营”的政策刚实施时,不少人的最大反应是“心有余悸”。他们担心:哪一天政策又变了,不但他们的经营成果要打水飘了,更难以预料到还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呢。

权力的这种掠夺行为,首当其冲受害的当然是这些无辜的私营企业及企业家。但是,所有期盼着我们的社会能有公正的法治的公众,也在精神上和心理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我还相信“害人就是害己”这句话。他们这么做,同时也是害了执政党;而最终,也肯定要害他们自己的。

《童之伟:重庆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研究报告》披露:

在推进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的过程中,重庆高层给全社会留下了制定和推行一项剑指私营企业和私营企业家的刑事司法政策的强烈印象。

……

重庆第一大的私营企业家、“身家数十亿的地产富豪”彭治民“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寻衅滋事罪、滥伐林木罪、高利转贷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重庆身家第二大的私营企业家、“净资产40亿元人民币”的俊峰集团总裁李俊被通缉逃亡海外,亲属多人被抓或被通缉逃亡,相关企业被国家机关或国有企业接管。

重庆江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亮,据报资产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应该可以算重庆身家排第三的私营企业家,已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

陈明亮被执行死刑后,其妻左保书告诉记者说,“从查封到拍卖,我们的财产是怎么处置的,没有任何人来告诉我们”。有关调查结果显示,原来私营企业家被通缉、被捕或被判刑后,其所属企业的资产均由重庆市相关政府部门或指定的国有企业托管、接管,其中哪些部分是黑,哪些部分是白,已成糊涂账;据《财经》杂志记者报道,这些私营企业财产的查封、扣押和执行,都是公安部门代替法院主导的。地方公权力部门、国有企业借打黑巧取豪夺和直接强占私营企业财产的情形骇人听闻。

……

重庆不仅三位最富有私营企业家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还有一批次富有的私营企业家也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在新闻媒体上人们看到的被判重刑和被剥夺个人财产的黎强、王天伦、马当、岳村、龚刚模等人,都是身家过亿的私营企业家。在这些人中,黎强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20万元;王天伦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罚金人民币1亿元;马当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岳村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1.5亿元;龚刚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

(引述毕)

首次在这份报告中看到这个信息,我的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疑问:

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关于重庆打黑的内容报道和有关评论,即使是对之进行质疑或者批判的,大多数也仅仅局限于其操作程序方面的问题。而该《报告》谈到的“三位最富有私营企业家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这一特征,却为何从未见过?(当然,在正面的报道和评论中,更见不到了。)不能说我孤陋寡闻,因为我对重庆打黑的有关报道和评论还是比较注意的。所以,这决不是我之前没有注意到,而是这方面的特征是被刻意消磨掉了。

为什么要刻意消磨掉这一特征?如果确信自己搞的打黑是正义的,完全应该对此赫赫战功大事宣扬。而刻意消磨的做法,很显然是心中有鬼。

最富有私营企业及企业家是否真正的黑社会?

若是,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私营企业搞大搞就势必涉黑,或者说只有黑社会才能搞大搞强私营经济?请问:如果这已成为这个社会经济运行的规律的话,那问题是不是还在于抓不抓“黑社会”分子?这个社会的毛病该算是什么性质?

而如果相反,这些私营企业及企业家并不是黑社会,那么这种“打黑”又是属于什么性质的行动呢?

为了进一步明确这个问题,让我们放开视野,再联系一下其它同类性质的事例吧:

在吴英案还在审理过程中,东阳市政府以政府公告的方式命令查封本色集团的财产。另外,公安机关没有争得财产所有权人同意的情况下拍卖了本色集团的资产,采取打包捆绑式的拍卖,锁定特定的竞买人,因此导致低价拍卖成功,使得吴英资产企业资产严重缩水。另外评估过程中也采取了双重标准,对于低价易耗的产品按照限值类计算,包括说到的以打包拍卖的方式来拍卖,对于已经增值的诸如房地产按照远远低于现有市场价格的价格来进行评估。这样评估之后确认吴英的现有资产为1.7亿,但是同时确认吴英没有偿还的部分是3.8亿,这样就有了两个多亿的损失。

……

不仅是那些贪官希望吴英死,而且买了吴英资产的人希望吴英死。吴英死了,贱买的资产永远不会属于我的了,属于他的了。吴英不死,如果吴英无罪释放了,那么他得归还资产……

一年多前,湖南省株洲市公安局高调宣布,湖南太子奶集团总裁、董事局主席李途纯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挪用资金案,已批准逮捕4人。

李途纯在被拘禁15个月(从取保候审算)后,2月12日其律师向记者发布消息:“李途纯已无罪释放了。”根据记者掌握的资料,株洲检方已确定对本案不予起诉。

……

蹊跷的是,李途纯被羁押后,“太子奶”的重组顺利完成,李途纯彻底失去了对“太子奶”的控制权。

很显然,权力的这些“打黑”、“打击集资诈骗”等行动的性质,就是两个字:掠夺。

中共执政之初,在允许私营经济存活了没有多少时间之后,就通过三反、公私合营等手段,将它们掠夺干净。随后,又时而允许“三自一包”、时而“割资本主义尾巴”……总之:当经济上遇到了麻烦时就放松;而一旦经济难关过了,就又在政治上大打出手了。所以,在三十多年前的改革开放初期“鼓励个体经营”的政策刚实施时,不少人的最大反应是“心有余悸”。他们担心:哪一天政策又变了,不但他们的经营成果要打水飘了,更难以预料到还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呢。

幸好,三十多年来的历程证明:从整体上来说,他们所担忧的事情还没有发生过。但是,以上引述的这些事例告诉我们;这种现象已经少量地和局部地在出现,并且有蔓延的趋势。

权力的这种掠夺行为,首当其冲受害的当然是这些无辜的私营企业及企业家。但是,所有期盼着我们的社会能有公正的法治的公众,也在精神上和心理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我还相信“害人就是害己”这句话。他们这么做,同时也是害了执政党;而最终,也肯定要害他们自己的。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评论

  • 不知道 说:

    [私营企业家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这一特征]是谁之过?????????

  • 争议 说:

    中国人民必须分清是非,凡是投奔美领事馆或者别国的,都是什么样的人!中国的现实社会是有点黑,但是总体发展是好的,这是不用置疑的!唱红打黑没有错!错了吗?看看现在社会每一个角落,哪里没有贪腐:医院!学校!官场!市场!等等。。。。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怎么了?以前老一辈的精神哪里去了?现在成了金钱的社会,走到哪里钱说话,关系说话!要不你(老百姓)后面排队去!哪里不是!60后的人还有点情感,70后还有一点点,80后基本不知道什么是爱国!建国60年多年,中国大变样!人民生活大变样!人民思想大变样!是变好了?中国走到今天是怎么来的,希望我们中国的中、青年朋友们擦亮眼睛!中国现在需要什么?需要一针强心剂!消炎针!自己给自己查查毒!杀杀毒!我看薄熙来做的没有错!中国缺的就是这样的干部,就是因为太少,才招来那些无所事事的人的栽赃陷害,生怕断了自己的财路!黑路!觉醒吧!中国人民!5000年的文明史不能断送在这一辈人身上!

  • 没治了 说:

    负利率使普通百姓存款缩水,楼市、股市宰杀中产阶级,打黑消灭民营企业家,财富高度集中到谁那儿了,大家该懂了吧。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