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刘锋:林书豪的普世价值

p120219112

林书豪是全球化塑造出来的新产品。全球化打破了国家与民族的边界,试图在文化冲突与融合中找到人类都能接受的价值观产品,而林书豪最近的表现恰恰提供了这种价值观产品——中国人的血脉,美国人的价值观,以及地球人都看得懂的成功。

林书豪在美国挥了挥翅膀,整个世界都“hold不住”了。一个黄皮肤的小个子,突然从黑人和白人占据统治地位的NBA中冲杀出来,而且势不可挡,活脱脱一匹“黑马”。这是上帝送给地球的最意想不到的礼物吗?

林书豪的“疯狂”说明了什么?一种普世价值观的胜利。

不管是亚洲人、美洲人、欧洲人,中国人、美国人、韩国人、日本人、中国台湾人,也不管是黄皮肤的、黑皮肤的、白皮肤的、棕色皮肤的,都在林书豪的身上找到了一种久违的普世价值观形式:能力+机遇+品质=成功。十多天以前,林书豪还是个小人物,几乎要失业,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但是现在他成功了,令人做梦也想不到的、炫目的成功。

林书豪是全球化塑造出来的新产品。全球化打破了国家与民族的边界,试图在文化冲突与融合中找到人类都能接受的价值观产品,而林书豪最近的表现恰恰提供了这种价值观产品——中国人的血脉,美国人的价值观,以及地球人都看得懂的成功。

美国总统奥巴马说,“林书豪是一个伟大的故事”。因为,美国人把林书豪的爆发比作“洛奇”式的成功,其中蕴含了美国人对自由、浪漫、梦想、幸福的追求。“洛奇”本是一部电影的主人公,1980年代由史泰龙主演,讲了一个小人物在理想与爱情的鼓舞下,刻苦训练拳击技术,毫不畏惧地挑战拳王,以铁血英雄般的表现赢得了自己的幸福和世人的尊重。一个简单而朴实的成功故事和美国式英雄形象。而这一切今天在了林书豪身上复制了,一个现实版的“洛奇”诞生了,众多粉丝看了他的表演有了歇斯底里的兴奋感,体会到小人物打破常规、一飞冲天的幻想感,找到喜爱林书豪的球迷组织的归属感,逃避残酷现实和不平等命运安排的舒适感,以及与异见人士口水激战的快感。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情况?按照林书豪的说法一定是“上帝的安排”。这符合美国人的快乐情感体验。

中国当前的现实生活显然更需要一个有震撼力的励志故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或者咸鱼翻身,大展身手。中国人远看林书豪,充满了尊敬、向往和满足。在众多粉丝眼中,林书豪是《易经》版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典范,其中隐含的台词是“只要我努力奋斗,我就会成功”的梦想。此外,“内圣外王”的儒家品质也在林书豪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诠释:品学兼优,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他学习上进,能进哈佛名校,爱好篮球,还能通过刻苦认真的训练,让自己在世界上闪闪发光,善抓机遇,一飞冲天,更为可贵的是他为人谦逊,从不贪功,貌似有集体主义精神。也许林书豪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并不多,但是,中国人一看到他黄皮肤的俊朗外貌和中国人的血统,一股发自内心的民族认同感就喷涌而出了,有意无意的励志作用就瞬间显现了。

更为重要的是,世人从林书豪身上找到了共同的情感、共同的快乐。体会共同的快乐,跨过意识形态和民族信仰设置的障碍,这时候整个世界的心是在一起的。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把这种共同的情感称为人的本性——怜悯或同情,即“无论人们会认为某人怎样自私,这个人的天赋中总是明显地存在着一些本性,这些本性使他关心别人的命运,把别人的幸福看成是自己的事情,虽然他除了看到别人幸福而感到高兴以外,一无所得”。同理,林书豪的幸福就是世人的幸福,林书豪的快乐就是世人的快乐,林书豪的成功就是世人的成功。

林书豪为世人带来的共同快乐,其实是在用篮球运动的形式向世界播撒恩惠——市场经济中梦寐以求的利己利人的结果。利己的证明在于,在摄像机镜头下,在对方球员的严防死守下,林书豪用出色的表现证明了自己的篮球智商,这对他的职业生涯和商业收入肯定会带来质的飞跃。利他的证明就太多了,处在队伍边缘的队友因为他焕发了青春,整个球队的胜率达到了50%,挤进了东部赛区前八,教练为此还保住了饭碗;球鞋赞助商、球队公司的股价飙升,营运林所属球队的麦迪逊花园股价也在10天内累计上升近10.23%,甚至林书豪的赞助商Nike的股价也上涨了1.7%;林书豪球衣的销售量超过了队中的大牌球员安东尼、斯塔德迈尔、钱德勒;整个世界的体育媒体找到了头版头条的最佳题目;电视转播商大幅度提高了收视率;主客场球迷的上座率大幅度攀升,如让森林狼队主场刷新了近8年的上座率的新纪录,让20092名球迷挤进了猛龙队球馆,并创造了本赛季主场到场观众人数纪录;整个亚洲的人都在这个时候找到了不言而喻的自信。

市场经济追求的最终善果就是利己利人,这显然在今天的林书豪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证明。这是市场经济的恩惠,也是林书豪带给世界的恩惠。受到他的恩惠,最合理的方式就是回馈恩惠。正如亚当·斯密所说:“在天性所指出的适于得到我们的特殊恩惠的所有人中间,似乎没有什么人比我们已经领受过其恩惠的人更适合得到我们的恩惠。”林书豪带来了恩惠,世人用赞美回馈他,队友和教练用信任看待他,赞助商用商业价值肯定他,看球的人用成为他的粉丝的方式支持他,为他加油。利己利人带来的是以仁相待、以敬相待、以利反馈,良性运转,整个社会的福利总量增加,社会成员从中分享到自己的一份福利和情感,这不就是无数仁人志士追求的至高理想吗?这不就是一种普世价值观吗?

当然,那么多的教练、球探以前因为种种不平等因素没有重用林书豪,民族国家通过评论林书豪传播了民族主义元素,种族主义者通过贬低黄色人种推特散播了歧视性的言论,唯利是图的商人通过过度炒作林书豪赚取了不少钱财等现象,都表明世界还不是完美的,普世价值观中还有杂音、杂质。人类社会对文化现象、民族、信仰、个人价值的观察、认知、反省、需求,以及对社会制度的意向、设计、安排,还没有达到普世价值要求的高度,偏见与歧视还是不同程度地存在。

也正因为这样,每个人都力所能及地用行动宣扬普世价值,鼓励跨民族、跨种族、跨阶层的交流、合作,促进平等、友善对话,体现相互尊重,就变得尤为重要。

(刘锋为法学博士,独立学者/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