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杜月笙的夜壶与王立军的口香糖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曾用名:谢友;笔名:西方朔、华骅,是一个用中德文双语写作的记者和作家,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中共党内权力的交接班,仍然是充满血雨腥风夜壶般“潜规则”之非制度化过程。根据中共的历史,最香的一块口香糖,被嚼得最多,最后都被吐在地上,自己接班没有成功,但不一定粘在谁的鞋底子下,甚至令谁栽跟头。

杜月笙晚年曾忿忿然说:“蒋介石拿我当夜壶,用过了就塞到床底下。”这一形象比喻,既是这位大亨对蒋介石怨恨的发泄,又是失宠后凄楚处境的哀叹。
抗战后,杜月笙自以为劳苦功高,想趁蒋介石论功行赏的机会,捞个有影响的职位过过官瘾,他把目光定格在上海市市长,起码当个副市长。杜月笙把这一想法透给了军统局长戴笠。戴笠心领神会,转达给蒋介石。

可是,蒋介石真的把杜月笙当夜壶,塞到床底下。

夜壶也就是尿壶,而因为北方天寒地冻,男人夜急不肯起床,而用壶“就被解决”而称尿壶为夜壶了,因为“文雅”而泛用于大江南北。能进男人被窝的只有两样,夜壶和女人。所以男人们对夜壶情有独钟,样子千奇百怪,用材极尽奢华,金银铜铁锡不过瘾,关键部位还会用钻石珠宝镶着。而江南的夜壶大多是以陶加釉烧制而成,颜色或绿或黄或绛红,家家户户会有三四个。旧时,男女老少,往往夜急腾身而起,男人大凡站立提壶,女人则蹲坐就壶,睡意朦胧中享受那份欢畅淋漓的感觉。

国共是孪生兄弟,选拔提干的“潜规则”是夜壶,见不得人,上不了台面,但是,很管用。

周力军题为《王立军一语成谶》的文章说,1996年冬,他受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委托,前往铁岭采访王立军后创作了电视连续剧《铁血警魂》并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同名长篇小说。文章讲述了王立军在辽宁任职时的情况,并给予王高度评价。根据周力军的透露,1997年春,王立军在抚顺的澡堂子里对他说:“我心里很清楚,我就是当官的嘴里一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的时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粘在谁的鞋底子下。”文章写道,“我注意到,说完时,他急忙用手捧水抹脸,我知道他流泪了。”接着他又说:“人们都说英雄流血不流泪,我现在是流血流汗又流泪。”

中共党内权力的交接班,仍然是充满血雨腥风夜壶般“潜规则”之非制度化过程。根据中共的历史,最香的一块口香糖,被嚼得最多,最后都被吐在地上,自己接班没有成功,但不一定粘在谁的鞋底子下,甚至令谁栽跟头。

不同时代都有不同的一块口香糖,刘少奇、林彪都是一块口香糖。当年林彪叛逃,老毛怎么没有编出进行“休假式治疗”这样的话?可见,夜壶般“潜规则”的黑箱操作,尽管谎话连篇,但你应该相信,进步了。

副省级高官进入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应该是开创了新中国的记录,以前有过省级的许家屯到美国出走,但还不是到 美国外交机构寻求庇护。所以,性质相当严重,如果没有这一下,还有缓和余地,但仅此一项罪,就终结了王立军的政 治生命。王立军这块口香糖,已经被嚼完无味。

王在美国领事馆呆了一天,哪怕是在那里“休假式治疗”,应该泄露了不少“国家机密”,今后被判死刑,也有可能。王立军这块口香糖对薄熙来影响甚大,也许18大入常告吹,也许导致薄熙来政治生涯的终结。王立军这块口香糖对中国政局影响也不小,也许重庆模式遭遇滑铁卢,太子党和团派的力量较劲正式登场。夜壶走出被窝,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亮相了。

毛泽东时代有刘少奇被打倒和“9.13”林彪事件;邓小平时代 有1986年胡耀邦突然请辞事件和1989年赵紫阳突然被撤职的事件;江泽民时代有陈希同被撤职事件;胡锦涛时代有陈良宇被突然罢免事件;今天,在习近平即将接任党魁和国家元首之际,出现王立军这块口香糖,谁嚼?谁被吐在地上?谁被粘在鞋底子下?谁栽跟头?

(作者赐稿)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请作者不要把这种小人,狗奴才和杜月笙先生去比,杜月笙先生在抗日战争中对中华民族是有贡献的。杜月笙先生为人处事在当今世界上没有几个和他好比的。杜月笙先生为什么不回大陆,又不去台湾,决定最后死在香港。他老人家已经把国,共2党的政治看了很透,我请你作者帮我找一个不靠中共,不靠台湾,不靠美国,对中国人民有贡献的和有作为的人。

  • 重庆人 说:

    王立军对重庆人民的贡献是无法抹黑的。如果让重庆人民给历届政府投票,薄熙来王立军这一届将比过去两届的票还要多。你不在重庆理解不了。北上广已经不需要“夸张”打黑所以不需要王这种人,但是重庆这种江湖码头社会,黑老大遍地是的地方需要王这种人。 王立军的使命结束了,但是重庆人民不会忘记他。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