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悔之:“敌对势力”来自何方?

p110322103
中国知名博客作者李悔之。(图:作者博客)

国外的“敌对势力”是容易找的:甭看“美帝国主义及其世界上一切反动派”表面上与涛哥、邦哥、宝哥他们又是握手又是拥抱,显得比“同志加兄弟”还热呼,见面还必说“两国人民具有深厚的传统友谊”,但毕竟“亡我之心”不死的。所以,他们永远是“敌对势力。”

屈指盘算大半天,仍然难于找到国内的“敌对势力”来。后来再细细一想:薄书记眼中的“敌对势力,”难道是……?——“反右”过了五十多年了,批评政府的文人又成为“敌对势力”了?想到这,便有些不寒而栗起来……唉,纵然批评政府就是“敌对”,但散沙一盘的文人又何能成为“势力”?

薄书记眼中的“敌对势力”究竟指谁?答案实在难找啊……看来,等瓜瓜从不列颠回来,要托这孩子向他老子打听一下。

前几天,有位网友转来了一篇记录薄书记最近在重庆市宣传文化工作会议上讲话重要言论的文章:《薄熙来:我们出点事 敌对势力就可劲儿忽悠造谣》一文。细读之后,不禁为之击节叫好:“真是一篇有意思的文章!”

该文究竟“有意思”在哪?先瞧瞧薄书记下面一番话:

“宣传战线的同志不是当‘吹鼓手’,而要成为‘思想家’,要旗帜鲜明地坚持真理,正确地引导舆论,弘扬先进文化,推动市民整体素质的提升,以服务重庆的科学发展。”

薄书记此番话可谓寄望殷殷,语重心长,极有针对性:众所周知,枪杆子与笔杆子,是党夺天下、守天下之两大法宝。而在和平年代,笔杆子更精心扮演“正确地引导舆论,弘扬先进文化”的角色。就巩固革命政权意义而言,其作用比枪杆子显得更为重要。所以,红色江山铁桶般牢固,“宣传战线”同志们居功至伟!美中不足的是:九十多年来,“宣传战线”尽涌现“党叫说啥就说啥”的“宣传鼓动家”,也就是薄书记所说的“吹鼓手”,独不见“思想家”出现。毛同志虽称“思想家,”其“思想板块”也呈“三大一小”之状:“二十四史”、“资治通鉴”和“四大名著”板块特大、奇大;马列板块特小、奇小。所以,与其说毛同志是“马列主义思想家”,不如说是“纵横谋略思想家”,或者是“××××家……”所以,这就难怪薄书记十分期望“宣传战线”能出“思想家”,不再出“吹鼓手”。

不过,在众所周知的现实中,薄书记这个愿望并不比实现共产主义大同世界容易。

而《薄熙来:我们出点事 敌对势力就可劲儿忽悠造谣》一文最有意思之处在于下面一段话:

“敌对势力在信息舆论方面可谓煞费苦心,我们哪里出点事,它就会可劲儿地忽悠、造谣,其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这个‘战场’是隐形的,但斗争是激烈的。”

在“敌我”意识日渐模糊的二十一世纪今天,薄书记竟仍然能保持着一种极为强烈、旺盛的“敌我”意识和对敌斗争观念,细想之下,令人不得不叹服薄书记的高瞻远瞩和英明无比的斗争智慧:凡遇到问题和矛盾之时,即“出点事”的时候,便及时亮出毛领袖“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杀手锏——“这个‘战场’是隐形的,但斗争是激烈的。”这样一来,问题的性质便往往发生质的变化——追究“出点事”责任人的责任,反思、查找“出点事”的根源,就很快转化为“严防敌对势力的捣乱和破坏。”

高,实在是高!有人抱怨薄书记“敌对势力”的论断有失英明,说:“根深不怕风摇动,树正何惧月影斜!自己屁股没屎,怕啥子忽悠、造谣?”还说:“人家美国英国的政府任凭他人忽悠造谣,怎丁点事都没事?”这实在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薄书记之腹”的!

果然,薄书记刚对他的同志们作了“敌对势力”的警醒没几日,重庆有位副市长便“出点事”,接受“休假式的治疗”了。后来还闹出了更大的奇闻,为此网上多日舆情汹涌……这时,薄书记关于“敌对势力在信息舆论方面可谓煞费苦心,我们哪里出点事,它就会可劲儿地忽悠、造谣,其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的英明论断立马成了一堵对付“敌对势力” “忽悠”和“造谣”的“防火墙”——网内外非官方公布的消息,都是“敌对势力”在“可劲儿忽悠、造谣,其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

薄书记的英明洞见和高瞻远瞩,非凡人所能及也!

不过,薄书记的高招并非他个人发明,乃是发扬该党之优良传统——毛领袖再三教导本党同志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并一再号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既然“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既然“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斗争也就总是难免的了。既然斗争总是难免的,就必须树假想敌。必须树假想敌,“敌对势力”也就顺理成章永远存在。这样,斗争的主动权便永远掌握在手中了——化大事为小事;化小事为好事、喜事、功劳……所有这些既符合“辩证法”,也是党的老传统了。斗争经验极为丰富的薄书记只不过是在发扬党的老传统而已。

薄书记“敌对势力”的英明论断,同时也让咱陷入沉思之中: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中,“敌对势力”一是来自国内的“阶级敌人”——地、富、反、坏、右分子,以及“国民党反动派。”后来还加上“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二是来自国外——“美帝国主义及其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敌对势力”究竟来自何方?

迂腐文人李悔之这时便对着电脑发呆起来……国外的“敌对势力”是容易找的:甭看“美帝国主义及其世界上一切反动派”表面上与涛哥、邦哥、宝哥他们又是握手又是拥抱,显得比“同志加兄弟”还热呼,见面还必说“两国人民具有深厚的传统友谊”,但毕竟“亡我之心”不死的。所以,他们永远是“敌对势力。”

然而,国内的“敌对势力”呢?——新时期的“地、富”来个华丽转身,分别以“企业家”和“种植大户”的面孔出现在光彩夺目的政治舞台上。不少甚至光荣加入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了;“反、坏、右”分子呢?平反的平反,恢复名誉的恢复名誉,作古的作古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呢?在“新时期”纷纷成为了“正确路线代表”,理所当然入主中枢,死后极尽殊荣不算,还“长征接力有来人,”——二代三代纷纷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了;“国民党反动派”呢?也早已“相逢一笑泯恩仇”,俨然同志加兄弟了……

屈指盘算大半天,仍然难于找到国内的“敌对势力”来。后来再细细一想:薄书记眼中的“敌对势力,”难道是……?——“反右”过了五十多年了,批评政府的文人又成为“敌对势力”了?想到这,便有些不寒而栗起来……唉,纵然批评政府就是“敌对”,但散沙一盘的文人又何能成为“势力”?

薄书记眼中的“敌对势力”究竟指谁?答案实在难找啊……看来,等瓜瓜从不列颠回来,要托这孩子向他老子打听一下。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评论

  • 争议 说:

    中国人民必须分清是非,凡是投奔美领事馆或者别国的,都是什么样的人!中国的现实社会是有点黑,但是总体发展是好的,这是不用置疑的!唱红打黑没有错!错了吗?看看现在社会每一个角落,哪里没有贪腐:医院!学校!官场!市场!等等。。。。中国怎么了?中国人怎么了?以前老一辈的精神哪里去了?现在成了金钱的社会,走到哪里钱说话,关系说话!要不你(老百姓)后面排队去!哪里不是!60后的人还有点情感,70后还有一点点,80后基本不知道什么是爱国!建国60年多年,中国大变样!人民生活大变样!人民思想大变样!是变好了?中国走到今天是怎么来的,希望我们中国的中、青年朋友们擦亮眼睛!中国现在需要什么?需要一针强心剂!消炎针!自己给自己查查毒!杀杀毒!我看薄熙来做的没有错!中国缺的就是这样的干部,就是因为太少,才招来那些无所事事的人的栽赃陷害,生怕断了自己的财路!黑路!觉醒吧!中国人民!5000年的文明史不能断送在这一辈人身上!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