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木然:我为什么支持韩寒

p100802104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木然,1962年生,1985年本科毕业,1987年研究生毕业,1997年博士毕业,博士生导师。有言:“民主我所欲也,自由我所欲也,民主与自由可兼得也。”联系方式:muranblog@126.com

支持韩寒不需要那么多的理由,一个理由就足够,那就是韩寒追求自由,讲自由。韩寒以自己的方式争自由,就凭这一点我就支持韩寒。中国主要的问题是自由问题,自由是核心价值观,有了自由,才有尊严,才有幸福,才有政治民主,才有经济市场化,才有文化繁荣,才有社会和谐。自由的国家都是繁荣的国度,没有自由的国家都是硬撑起来的国度。现在天天讲核心价值观,其实核心价值观只有一个,就是自由。

支持韩寒不需要那么多的理由,一个理由就足够,那就是韩寒追求自由,讲自由。韩寒以自己的方式争自由,就凭这一点我就支持韩寒。中国主要的问题是自由问题,自由是核心价值观,有了自由,才有尊严,才有幸福,才有政治民主,才有经济市场化,才有文化繁荣,才有社会和谐。自由的国家都是繁荣的国度,没有自由的国家都是硬撑起来的国度。现在天天讲核心价值观,其实核心价值观只有一个,就是自由。多个价值观搅和在一起就不会有核心价值观,是没有核心的价值观,类似于杂牌军,游击队,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自由可以从多个角度去分,从自由的内容方面。自由有两个基本方面,一个是行动的自由,一个是言论的自由。比如农民到城里无论如何苦干,还是农民工,没有城里人的待遇,这种物质和精神的双重歧视,使行动自由扭曲变形。如果一个公民的言论既没有伤害他人,也没有伤害社会,只是伤害了权力,这是正常的,因为言论自由首先就是限制权力的。自由也可以从类型上分,这种分法把自由分为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消极自由是前提,没有消极自由就没有积极自由,积极自由就是做有价值之事,享有价值之物,积极地行使自由权利。自由首先是政治自由,是实现其它自由的条件,没有政治自由,其它的自由即使有,也随时可能被权力者取消。自由受法治保护,不受外在的强制与干涉。没有法治的自由只能是权力者的自由,而不是权利者的自由,没有法治的自由是人人恐惧的自由。

在民主国家,自由是一个丰富的精神资源,每一个人都可以充分享有,可以自由地批评权力,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可以自由地与人交流,可以自由地追求自己的理想,可以按着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选择自己的生活道路和生活方式,可以自由的生育,可以自由地追求真理,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栖息地,甚至可以自由地选择一种在常人看来是一种怪诞的生活,就是同性恋也有自己的春天。在非民主国家,自由是一个稀缺的自由,这个自由得靠每一个人去争取,去追求,去努力。这种追求,需要勇气,需要胆略,需要计谋,需要退一步进两步,需要责任心,有担当,有时甚至需要牺牲。如果在非民主国家不去追求自由,那么自由就如抽丝而去,空余自由的躯壳。

对于中国来说,经济全球化,不但给人们带来了经济发展,还给人们带来了政治进步。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给政治进步提供了巨大的空间。这个政治进步标志不是民主,不是法治,不是人权,不是公平正义,不是共同富裕,而是自由。不同的阶级、不同的既得利益集团、不同的社会群体都有了对自由最朴素的理解。人们终于认识到,原来自由如同阳光、空气和水一样,是不可缺少的。人们也终于认识到,原来自由地说话就是自由,自由的迁居就是自由,今天在北京住,明天在上海住,后天到海南就是自由。在自由地行进与自由地言说的过程中,妨碍自由的不是乡里乡亲,不是至爱亲朋,不是亲人,不是同事,而是权力,是权力的粗暴,是权力的滥用,是权力的强制,是权力既得利益集团使自由变了味,扭了形,走了板,自由变成了权力者用权的自由。自由已经不再是有和没有的问题,不再是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的问题,而是权力者强制压缩自由的空间问题。

此时谁能把这个权力滥用自由来压缩公民自由的问题说出来,就是一个勇气问题、道德良知问题。这个道德良知在民国时期鲁迅有、胡适有、李大钊有、陈独秀有、梁漱溟有、民国的一大批知识分子有。这样的知识分子在一九五六年之后就很少见了,顾准算一个,林昭算一个,张志新算一个。在毛泽东时期,有道德良知的知识分子算是一个稀罕物了,在现在仍然是一个稀罕物,明知不对,少说为佳,是国人的基本犬儒立场。

姜文指导的《让子弹飞》其中就有一组镜头,张麻子给民众钱与枪,让民众去打压迫他们的黄四郎,可民众就是不去,张麻子没有办法,只有把假黄四郎杀了,民众才揭竿而起。中国人需要张麻子,需要张麻子把假黄四郎杀了,否则人们会宁愿死也不要自由。韩寒没有生活在张麻子时代,也不会扮演张麻子的角色,但是要争取自由,总要有人奋勇前行,向权力开战,公民才随后跟进。国人需要自由,需要有人先自由,民众就会跟上自由的步伐。韩寒有成千上万的粉丝,韩寒的自由观,影响其粉丝,影响中国。

虽然六岁的孩子说皇帝没穿新衣,那毕竟是一个童话,不是真实的故事。韩寒不是六岁的小孩子。韩寒指出了权力者光着腚,在裸奔,这是勇气,这是良知。

衡量一个人是不是思想家,应该是一个很简单的事,那就是看他对这个社会有没有批判精神,批判是思想家的灵魂,也是思想家的良心表现。如果一个社会里容不下思想家,容不得批判,那么这个社会一定是一个不健康的社会。这个社会需要思想家,但更需要有思想家气质的公民。韩寒不是思想家,韩寒是公民,是有良知的公民,这个社会需要他,需要他的批判,需要他的思考,需要他的睿智犀利的语言,需要他打一枪就能命中要害的思想方法,有了他,有了韩寒这样的人,这个社会才会逐渐健康起来。

人们的世界观不同,立场不同,价值观不同,对于一个真实的韩寒会有不同的解读,正如一千个人心中可能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一千个人的心中可能有一千个韩寒。这是一个多元的时代,在多元化时代,人们对韩寒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审美很正常。一个苹果买的人和卖的人都不一样,因为有价值需要,买卖成交是因为双方有共同的底线,中国人的底线应是自由,反自由的人都是人类的敌人。

匈牙利诗人裴多菲诗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如果每一个人心中都怀有这份神圣的自由,又重视生命,自由地追求爱情,即有世俗的自由,又有神圣的自由,这个世界一定会更美好。

支持韩寒,支持自由的人们。愿自由的阳光普照大地。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评论

  • 匿名 说:

    多么愚昧的资深报人、评论家、节目主持人和作家啊。
    你说的这不是自由,这是任性。
    不持守于真理意义的自由,黑格尔称其为任性。
    连真假都不区分,哪里会谈到自由上。
    可怜欧洲启蒙运动已经过去二百多年,到今天中国的“公知”们竟然还分不清基本概念。

  • 匿名 说:

    真都不是,谈何善?

    —-一个韩寒曾经的支持者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