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中国社会思潮的出路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我呼吁:第三方力量,以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要坚决铲除‘以党治国’”等为共同点、团结起来(我所说的“团结起来”,是指思想上团结起来,而不是搞组织、联络等。中共完全没必要担心),而后去影响极右的、权贵的、专制的中国社会的主体,使他们转变对普通老百姓的态度。而只要他们能转变态度,毛左的工作也就好做了。

这就是“中国社会思潮的出路”。

中国社会思潮的出路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四百二十九

在毛泽东用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把中国的社会主义思潮领进死胡同后,改革开放也就是必然的了。

我虽然九批邓小平理论(其实远远不止“九批”),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在中国绝大部分人的思想还在毛泽东思想的死胡同里转悠的时候,邓小平能提出改革开放是伟大的。

然而,邓小平毕竟是自少年就加入了中共这一体制,那么,他扼杀一次中国民主思潮的实践,也就是必然的了。幸而,他还知道“南方谈话”。谈话之后,他就回家去逗孙辈了。再后,就走了。

邓小平走后,于中国主流思想而言,是真空期。“三个代表”是扯淡,“闷声大发财”才是真。

在此状态下,极右思潮登上舞台、且泛滥,如“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在改革过程中,国有资产的流失是必然的,不必大惊小怪的”、“中国不应该建成福利社会,否则人们便没有危机感,不好好工作”、“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等等。

也许是矫枉过正。在这样的情景下,毛左思潮诞生了。

毛左,其实没有思想(连毛泽东思想,也不是他们的思想),而是一种复辟的思潮。只要是反现实的、平均主义的,就是对的;甚至,把江青奉为国母。

以上就是中国社会的现状,社会思潮的最大的不和谐。

当然,在这中国社会的两大思潮之外,还有一个第三方力量。这个第三方力量,是弱小的、分散的,主要代表有--

一、以胡德平为代表的太子党在野派。他们没有权力,但有影响力。这一派,主张重举邓小平“南方谈话”旗帜,他们痛恨腐败,甚至说出是中共自己打倒了自己这一现实。

二、以刘源依仗张木生的所谓思想为代表的中共党内的、局部的、实权的反对派。他们有一定的权力,但左右不了大局。他们的唯一优点,是比较正直;但没有什么思想,甚至提出要回到49年。

三、以顾晓军为代表的民间的、网络的草根人士(包括华夏黎民*、石三生等,及部分顾门弟子、顾友和网友)。他们没有权,有点影响力,但不大(被中共封锁着)。他们有明确的民主思想,且有关爱百姓的态度。

至此,我们来简单回顾总结一下。

中国目前的社会现状与民众的不幸,是专制的、权贵的、极右的思潮造成的。他们,应该是改变的对象。因此,他们的思潮不是中国社会的思潮的出路。

而毛左呢,是倒退、是复辟,是回到解决不了经济发展的毛时代的社会。因此,这也不是出路。

剩下,就是第三方力量了。而这第三方力量,各自弱小,且各有优缺点;因此,只有找到共同点,才能团结起来,才能去争取毛左、改变极右思潮,从而影响权贵的、中国所谓的主流社会的思潮,最终把现状的、不幸的中国社会引向民主的、富裕的坦途。

那么,第三方力量的共同点、即中国社会思潮的出路,究竟在哪里呢?我以为就在--邓小平!

邓小平,不只有“南方谈话”,他还有“政治体制改革”,还有“要坚决铲除‘以党治国’”。

邓小平指出:“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同经济体制改革相配套、相适应,不搞政治体制改革必然会阻碍经济体制改革,拖经济发展的后腿。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入,越来越感到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政治体制改革是全面改革向前推进的一个标志。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改革。”、“权力过分集中是旧的传统政治体制的基本特征和‘总病根’,政治体制改革要注重解决权力过分集中这个根本问题。”、“党政不分、以党代政是传统政治体制的主要弊端,政治体制改革要把党政分开放在第一位,这是一个关键。”、“政治体制改革要致力于改善党的领导,党只能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要坚决铲除‘以党治国’这个‘国民党的遗毒’。”、“肃清思想政治方面封建主义的残余影响,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这个任务重点在于改革和完善党和国家的制度,从制度上保证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民主化、经济管理的民主化、整个社会生活的民主化。”……等等。

因此,我呼吁:第三方力量,以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要坚决铲除‘以党治国’”等为共同点、团结起来(我所说的“团结起来”,是指思想上团结起来,而不是搞组织、联络等。中共完全没必要担心),而后去影响极右的、权贵的、专制的中国社会的主体,使他们转变对普通老百姓的态度。而只要他们能转变态度,毛左的工作也就好做了。

这就是“中国社会思潮的出路”。

顾晓军 2012-2-10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