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青年报:中国人配得起搞民主

p120206101

乌坎事件峰回路转,政府从早期称“有境外势力推波助澜”,转而强调“以最大决心、最大诚意、最大努力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民众依法维权,政府法律维稳”,正在成为各方共识。不少网友把乌坎与当年率先包产到户的小岗村相提并论,一以贯之的,是尊重人民群众的自主权。

乌坎:中国必须迈过的一道坎

2月1日,广东陆丰市乌坎村数千村民一人一票,推选村民选举委员会。该委员会将负责组织乌坎村民委员会的重新选举。网友“楚人郭飞雄”注意到:村民参与程序民主的热情高涨,连老人、轮椅美女皆赶来投票,主人自豪感溢于言表。

乌坎事件峰回路转,政府从早期称“有境外势力推波助澜”,转而强调“以最大决心、最大诚意、最大努力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受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委托,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带领省工作组进驻陆丰市,为乌坎事件善后。原村委会选举被宣布整体无效,把持乌坎村政四十几年的党支部书记等被双规。村民主动拆除路障,恢复正常生活。“民众依法维权,政府法律维稳”,正在成为各方共识。

农村“人民公社”的生产队消亡后,党领导的村民自治已经实践了30年。袁岳认为,当下应在候选人产生机制和选举动员模式上求改进。乌坎村选举会场设立秘密写票箱的一张照片被转发了几万次,网友“中国微观察”感慨:当我们还在讨论全国人大代表的表决器应该加盖时,社会最底层的、文化水平最低的农民已经注重民主的细节了。“这说明中国人配得起搞民主,中国民主素质论者可以休矣。”

社会学家孙立平提出:近些年来,社会矛盾在不断增加,原来的维稳模式实际上已经走不下去了;广东处置乌坎事件,提示了“一种新的、开明的解决社会矛盾的模式”,即“同时实现民众利益表达和维护社会稳定的双重目标”。广东近年来着力推进社会建设,如放宽社团登记,发育各类社会组织等,期待这方面的努力“有助于中国迈过一个很不容易迈过的坎儿”。在去年江西抚州钱明奇因拆迁补偿问题制造爆炸案后,知名网友笑蜀呼吁依靠基层民主,“用选票拆除引信”。

不少网友把乌坎与当年率先包产到户的小岗村相提并论,一以贯之的,是尊重人民群众的自主权。网友诚挚希望:建个好体制,尊重民权民意,选出好人为百姓做事,填平民众心中的“沟壑”,铺设长治久安的“绿道”。

三亚:舆论应对不当的“次生灾害”

春节长假最后一天,海南三亚市猝不及防卷入一场网络舆论风暴。1月28日,网友罗迪在微博爆料,朋友一家三口在三亚吃海鲜被宰,跟帖3万多条。上班第一天,三亚工商和物价部门紧急开会,调查组即找到那家海鲜店调查取证,勒令“停业整顿”。

作为国内唯一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三亚总人口仅60多万,却有30多万外来游客,旅游、交通、城市管理面临巨大压力可想而知。遭遇游客投诉和网友抱怨,本难以避免。三亚市委书记姜斯宪亲自举行媒体见面会表达歉意,承诺对少数宰客的害群之马“零容忍”,值得肯定。麻烦出在姜书记的部下几次口无遮拦,抵消了一把手出面的诚意和应对力度。

先是三亚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自夸:“今年春节黄金周在食品卫生、诚信经营等方面,三亚没有接到一个投诉、举报电话”。接着,在政府“恳请”微博爆料者出面协助调查的同时,有官员又扬言:“对三亚恶意攻击的人,将依法追究责任。”在网上晒出一顿饭打7折后仍高达9000多元的海鲜账单后,工商部门竟表示:“只要是明码标价,又有消费者签字,就不能算欺客宰客,也不能照此进行处罚。”

网友“袜子先森”批评:“零投诉”的自辩,“简直是新年第一笑贴,掩耳盗铃,脸皮敢再厚点么?”而“恶毒攻击”罪堪比前些年一些地方对提意见的网友“跨省追捕”,都是粗暴抵御舆论监督。网友“维扬卧龙”语带讥讽,“签字不算宰客”与“带套不算强奸”有一拼,都暴露出政府的失责和惰政,也许还有对特殊利益方的偏袒。

如今,突发事件和网友爆料防不胜防,地方政府及时诚恳应对就是了。对民众合理的利益诉求要表现出一份谦卑,对不尽合理的牢骚抱怨也应表现出理解和包容,谨防由于对舆论的麻木、傲慢引发“次生灾害”,激化矛盾。从这一点来说,政府决策层重视舆论应对还不够,还需要执行层提高媒介素养,学会与民众沟通,在互联网的众声喧哗中进行公共治理。舆论应对也不能靠文宣部门包打天下,所有职能部门和公职人员都可能在不经意间成为政府代言人,受到网民百般挑剔,任何官员出言不慎都会让政府整体为其“埋单”。

南京大学:校庆接待“序长不序爵”

今年5月20日,南京大学将迎来110周年校庆。校庆办公室官方微博称:“我校110周年校庆校友接待的一条重要原则是:序长不序爵。”校方表示:不以官衔大小、社会地位排序,体现的是一种尊重,所有在南大学习生活过的校友,在南大面前都是平等的,“我们要办的不是一个政治校庆”。桂林电信唐晓勇说:敢问现如今有几所学校有南大这种魄力?

近年来不少高校迎来百年以上诞辰,但在校庆仪式安排上过于突出官阶,以及在日常管理中,大学管理者缺乏科学文化的独立品格,在网上引起议论。网友夏小米感慨:在一个泛政治化和官本位的社会,身在行政级别体系中的高校,哪个能摆脱政治,哪个能“不讲政治”?政治即资源。网友王绪鹏希望,“序长不序爵”能给高校“去行政化”提供一些参考。

网友谅解,即使南大不能完全兑现这个承诺,也表现出难能可贵的追求。《西安晚报》撰文分析:“那些习惯于坐在前排的校友们,能不能、肯不肯脱下世俗的外衣,把自己还原为一名普通的南大校友、一个平凡的为自己母校庆生的学子,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网友“森林之子”忆起2007年母校江苏常州高级中学100周年校庆的情形,还备感温馨:几百位同学在一起开会,召集人开场白说:“今天在座的不论官位有多大、不论职称有多高、不论财富有多少、今天只有两个字——‘同学’!”顿时掌声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