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赛萌:中国,一个只为独裁者负责的大国

p110113101
胡赛萌,1988年生于皖鄂交界的大别山区,后求学于荆州,获工学学士学位,现在深圳从事行业媒体工作。工作之余偶有小文,奈何金盾高墙,只好流窜外网。不求闻达于庙堂,亦未想扬名于江湖,只求无愧于人之所以为人的最后底线。邮箱:husaimeng@163.com

中国政府无论是在军事上的战略缓冲还是在外交上的不干涉别国内政,其实是北京政府为了继续实施独裁专政的一个幌子和一块遮羞布而已。更为值得人们警惕的是,北京政府通过对这两个观念的持续灌输,慢慢地将专制与民主之间的制度竞争偷换成国家、民族、文化之间的较量,动辄拿国家安全或别国内政来说事儿。

中国自称是“负责任大国”,其实只为独裁者负责、只为权贵集团负责,所以这个“负责任大国”可以为了一党私利而置两千万叙利亚人民的生命于不顾,而去支持早已人性丧尽的末日独裁者巴沙尔,当真是无耻乃至无敌于天下!

2月4日上午,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除俄罗斯和中国投反对票外,安理会其余13个理事国都投了赞成票,决议草案最终未能获通过。这是继2011年10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安理会有关叙利亚决议草案再次未能获得通过。

美、英、法、德等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解释性发言中对决议草案未能获得通过感到非常不满。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赖斯表示,叙利亚目前的政治危机日益加深,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了威胁。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劳德说:“对安理会、叙利亚人民以及爱好民主的人来说,今天都是悲伤的一天。历史会严厉审判那些不支持阿拉伯联盟计划、且与屠杀自己人民的政权为伍的人。国际社会不能对叙利亚人的悲剧命运置之不理。”

中俄联手搅黄涉叙决议草案的消息传来后,国内诸多人士在Twitter对此大加嘲讽戏谑。有位叫刘水的网友写到:叙利亚民众打出标语牌——“谢谢中俄干的好事,我们即将死去”;媒体人安替说,作为一个爱国的中国人,我此刻血液里面反华反俄的浓度达到了顶峰。建议叙利亚民主之后立刻驱逐中国和俄罗斯大使这两个纯二逼;作家冉云飞更是怒斥道:一个政府做一次错事可以原谅,不可原谅的是把做错事当成事业。我不是个民族主义者,但百年来的历史证明,中国与俄国的联手从来都没有对过;莫之许更是悲观地写到:对谴责叙利亚的否决票,鼓舞了五毛,抽了贩卖虚假希望者又一记耳光,同时绝望了更多人。

面对着疯狂屠杀民众的阿萨德政权,美、英、法等军事强国居然无能为力;面对血泊中的儿童,中俄这对难兄难弟居然为了一己私欲而熟视无睹,最悲痛之事莫过如此,最无耻之徒也难出其右。

中国一向号称负责任的大国,如今做下此等卑劣丑陋的行为实在是让国人痛心不已。面对群情激愤的汹涌舆论,中国政府的御用专家、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对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投反对票是坚持原则的表现,绝非出于“跟随俄罗斯”或“同情巴沙尔”这样的立场。中国坚持认为主权国家的政权不容干预,联合国作为一个国际机构,无权要求一个主权国家的政权机构发生更迭,更无权对一个主权国家进行军事干预。中国否决这一草案,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则和立场。

华黎明的说辞还是老一套即不干涉别国内政,此种托辞滥觞于邓小平的国家功利主义,抛弃了毛时代的意识形态束缚,不再输出革命,转向了赤裸裸地利益至上的功利主义。倘若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投反对票如俄罗斯一样真的是为了国家利益、国民利益,就算不人道,那还多少表现了一个民选政府的某种局限性。然而,靠枪杆子支撑的中国政府,在此事上投反对票绝非为了中国在叙利亚的那几个石油项目。如今的中国已是第二大经济体、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政府不差钱,犯不着为了那几桶油而得罪西方诸多强国。那么,中国此次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俄罗斯沆瀣一气地“残害”叙利亚民众究竟为何?

在笔者看来,中国此次阻挠联合国制裁叙利亚与中国之前援助朝鲜乃一个目的——为中国一党独裁的政治制度保留最后仅存的几个“战略缓冲国”。

朝鲜之于中国,除了无止尽的索取和不间断的麻烦外,对利益至上的北京似乎没有任何价值。然而中国政府却仍然几十年如一日地扶助这个忘恩负义的朝鲜金氏政权,尤其是在金正日去世后,面对乳臭未干的金正恩,北京仍旧慷慨如往,出手就是50万吨粮食和25万吨原油。

如今的中国,早已没有毛时代心怀天下的野心,更不会干诸如援助越南等只求奉献不求回报的蠢事。今天的中国已是权贵资本主义的天堂,而朝鲜仍然停留在被中共称之为“十年浩劫”的阶段,无论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还是从国家利益的角度,都无法解释北京对平壤“不求回报”、无怨无悔的援助。

对此,有幕僚式的学者认为中国对朝鲜的援助乃是出于军事战略方面的考虑,认为朝鲜是中国在东北亚的门户,且与首都北京相距不远,倘若中国能拉住朝鲜,便能让朝鲜在中美军事对抗中起到良好的战略缓冲作用。因此,无论朝鲜如何忘恩负义、作恶多端,北京也要竭力扶植这个近乎疯狂的政权。

然而,在冷战结束二十年后的今天,北京竭力扶植朝鲜的金氏政权难道真如上所述的军事需要吗?其实,单凭北京与朝鲜的直线距离和朝鲜的地理位置便说其是中国军事上的战略缓冲国,难免让人有时代错乱感。

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如今的战争已然进入了海陆天一体化的作战,尤其是在太空武器日益成熟的当代,所谓的基于地缘政治的战略缓冲国的作用早已大大降低;冷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放弃了对中国在军事上的严防死守和在政治上的围追堵截,变对抗为对话,希望通过和平演变来实现中国的民主化,故有着强烈军事色彩的战略缓冲一说早已失去了作用;在中美的相互角力中,朝鲜并非扮演中立国的角色,而一向以“反美斗士”自居,这不但不会为中国起到缓冲作用,反而会加剧地区局部冲突,甚至还会影响中美两国相对和平稳定的局势。

综上所述,中国一而再再而三地援助朝鲜,绝非处于军事上的需要,乃是有着更深层次的政治诉求。同理,中国这次冒着极大的外交风险支持已是四面楚歌的巴沙尔,并非因为中国政府嘴上所说的“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外交原则,而是在某种处心积虑的政治需求下的无奈选择,在这种政治需求的驱动下,中国政府不得不又一次做了联合国里的害群之马。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发轫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席卷中东,埃及、也门、利比亚等专制政府相继倒台,如今多米诺骨牌推到了叙利亚的巴沙尔头上。中国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专制国家,对此次漫天飞舞的“茉莉花”肯定相当恐惧,害怕随着多米诺骨牌的相继倒下而最终砸到了中国,故而北京当局不但在国内严防死守、拼命灭火,对外也是卯足了劲要扑灭这场愈演愈烈、毫无停止迹象的革命。正是出于这种对未来的恐惧和担心,中国政府此次不得不再次祭其臭名昭著的“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大旗,以此来反对联合国针对巴沙尔的制裁决议。

去年在利比亚问题上,中国政府出于种种顾虑而选择了弃权,该次隐忍的结果不但让其痛失一位“老朋友”,也让中国抵制民主政治的“战略纵深”愈发狭窄,更让国内的“敌对势力”欢欣鼓舞、蠢蠢欲动。倘若此次叙利亚也被“茉莉花”革命了,那继中东之后,作为世界头号专制堡垒的中国也绝不会幸免于难。从这个角度来说,叙利亚已成为中国在政治上的又一个战略缓冲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必须通过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来阻止茉莉花革命的蔓延,以此来避免革命风潮最后席卷中国。

因此,中国政府无论是在军事上的战略缓冲还是在外交上的不干涉别国内政,其实是北京政府为了继续实施独裁专政的一个幌子和一块遮羞布而已。更为值得人们警惕的是,北京政府通过对这两个观念的持续灌输,慢慢地将专制与民主之间的制度竞争偷换成国家、民族、文化之间的较量,动辄拿国家安全或别国内政来说事儿。

然而,专制毕竟是专制,独裁仍旧是独裁,就算披上再漂亮的外衣,戴上再美丽的面具,仍然改变不了其蔑视人性、敌视人权的本质,就如同喊着“为人民服务”的毛泽东和自称“人民伟大父亲”的金正日一样。中国自称是“负责任大国”,其实只为独裁者负责、只为权贵集团负责,所以这个“负责任大国”可以为了一党私利而置两千万叙利亚人民的生命于不顾,而去支持早已人性丧尽的末日独裁者巴沙尔,当真是无耻乃至无敌于天下!

(作者赐稿)

评论

  • 匿名 说:

    说的非常好。也推荐一篇《中国, 徒劳无功的否决和弃权》。作者“东方邪”,原载-
    http://my.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202/user-107010-message-137974-page-1.html

    在联合国安理会, 除了台湾问题, 中国甚少投反对票,. 尤其是单独投反对票, 一般是和俄罗斯一起行使否决权. 这次也一样, 这是一个国家外交没有霸气, 也没有底气的表现.

    说到中国的国际形象, 是个大国, 但并不受人尊重.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大国, 尤其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都有对外驻兵, 强行干涉他国内政的习惯和举动, 只有中国, 美其名曰不干涉他国内政. 世界上就几乎没有不被干涉的内政, 尤其是小国和弱国. 这是保守残缺, 自欺欺人的做法, 和掩耳盗铃没有什么区别.

    自从89年之后, 中国的国际形象就每况愈下. 我们反对和抗议的事情, 往往事后证明自己成为笑柄. 南斯拉夫,我们支持过, 可米洛舍维奇进了监狱, 萨达姆我们支持过, 他被送上了绞刑架, 卡扎菲是我们的老朋友, 我们声援过, 可他被自己的人民打死了. 如今我们站在独裁者, 世袭二世巴沙尔的一边, 但是这个屠杀自己示威百姓, 进行铁腕独裁统治的独夫, 他的下台和下场也是可以预期的.

    这种空洞的支持, 除了显示态度和出丑外, 没有任何国际收益, 西方如果要以武力赶巴沙尔下台的话. 中国除了张召忠教授在电视台上指点江山外, 怕是什么也做不了.

    中国有句古话: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如今中国的外交, 总是可笑的站在失道的一方. 而且即使中国的支持, 也常常是口惠而不实, 有胆量口头反对, 而无胆量实际支持和武力干涉. 俄国支持叙利亚, 因为那里有俄罗斯传统的影响和传统的盟友. 中国的支持, 却仅仅从支持独裁制度, 为自己国内统治的考量. 这种支持,显得既阴暗又下作. 本来是西方国家不喜, 如今在阿拉伯国家民主化潮流的趋势下, 在阿拉伯国家的形象也是显得那么阴暗.

    作为一个专制政党, 在国内为所欲为也就罢了,如果将自己的那点小算盘拿到国际上, 除了得到欧洲国家的鄙视, 阿拉伯国家人民的愤怒外, 中国能得到什么? 又能有什么实际的国家利益?

    一个大国, 以落后的马列主义的专制意识形态, 来对抗全世界上的民主化潮流, 这样的状况能持续多久? 别以国家利益, 中国国情的陈腐老调以及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遮羞布为自己辩护.

    一个大国, 对外既无盟友, 又不讲道义, 更没有硬气的外交, 对内腐败深入骨髓,百姓普遍不满. 不思制度改进和向人民的要求让步. 这样的状况, 又能持续多久?

    掌握国家权力, 却不为国家民族的长久利益和长治久安做长期谋划, 却一门心思的想长久独霸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利益. 在世界上, 恐怕也没有几个.

    中国的外交, 可以称之为歪叫了.

    Read more: 中国, 徒劳无功的否决和弃权 – 东方邪的日志 – 贝壳村 -

  • 黄频 (作者) 说:

    谢谢评论与荐稿。荐稿已刊中欧网,请见:

    东方邪:中国, 徒劳无功的否决和弃权
    http://www.cenews.eu/?p=34451

  • 不知道 说:

    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