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无可奈何的联合国安理会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人类社会文明进程已经用无可辩驳的事实佐证了,不管是信奉什么主义的国家,凡是一个党派,一个家族,一个部族谋求永远执政宝座的,都给这个国家的草民带来无尽的痛苦和灾难。看一看世界上现存为数不多的几个这样的国家,无一例外的都是邪恶的化身和罪恶滔天的恶魔。

为了尽快铲除这几个国家,为了使这个星球上的人类社会文明进程加快,为了缩短那些在专制独裁暴君压榨下人民的痛苦煎熬过程,让那些人性堕落成禽兽类的暴君尽快消亡,让宪政、自由、民主之光普照全人类。联合国安理会应该与时俱进地修改、完善原有与当代世界进程产生不可调和矛盾的章程,特别是彻底修改 “大国一致原则”与“五常”的否决权”问题。

联合国安理会4日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否决了由摩洛哥提交的、西方国家及有关阿拉伯国家等共同起草的涉叙决议草案。

这是继2011年10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安理会有关叙利亚决议草案再次未能获得通过。除俄罗斯和中国外,安理会其余13个理事国投了赞成票。
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解释性发言中对决议草案未能获得通过感到非常不满。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赖斯说,该决议草案被否决使得安理会不能就解决叙利亚问题达成一致。她同时表示,叙利亚目前的政治危机日益加深,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了威胁。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劳德说:“对安理会、叙利亚人民以及爱好民主的人来说,今天都是悲伤的一天。”

赖斯同时表示:“过去几个月以来,安理会已经被少数成员所绑架,这些成员坚持他们空洞的主张和各自的利益,一条一条的除去决议中任何重要的内容,迫使巴沙尔改变他的行为。”

《联合国宪章》、联合国安理会的“大国一致原则”与“五常”的否决权”构成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核心内容和作用。《联合国宪章》被认为是联合国的基本大法,它既确立了联合国的宗旨、原则和组织机构设置,又规定了成员国的责任、权利和义务,以及处理国际关系、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基本原则和方法。遵守联合国宪章、维护联合国威信是每个成员国不可推脱的责任。

虽然自联合国成立以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种机制在维护世界和平、解决地区冲突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安理会总共批准执行了为数众多的世界维持和平行动,有力阻止和减缓了地区冲突的发展和扩大。但自从进入新世纪以来,联合国安理会在“入常”问题上,在五个常任理事国否决机制上面临的困难重重。常任理事国在入常话题成为安理会不时争吵不休的一锅粥,而在对付、应付地区冲突讨论辩论中,中俄和欧美的对峙成为家常便饭。联合国改革多年来毫无进展。联合国秘书长虽然名义上位高权重,但只是个和稀泥的角色,想四处讨好、八面玲珑却处处碰壁,不时灰头土脸。纵观世界当前状况、局势,在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的现实格局下,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只要俄罗斯梅、普二人围克里姆林宫转的格局不被彻底肢解,中国特色金钟罩不烟消云散,联合国安理会只能在欧美与中俄对峙中上演着争吵不休,无可奈何地留下一地鸡毛格局中延续着。

由于上述原因,联合国安理会在主持世界正义人道事业上,不时处于尴尬甚至可有可无的地位。看着一个个专制独裁暴君对其子民大开杀戒,联合国联合国安理会却毫无办法,在“主权高于人权”,“不得强行推动政权更迭的”看似正义性幌子下,实则包藏着为专制独裁制度开脱罪责的祸心。“五常”的否决权这个严峻现实,使人类社会的正义和良知之矛在这个自己铸成盾牌篱笆内无奈地碰壁、转圈,正义文明之师不得不一次次望专制独裁者兴叹。这不但是联合国安理会的悲哀,更是人类社会的悲哀!

人类社会文明进程已经用无可辩驳的事实佐证了,不管是信奉什么主义的国家,凡是一个党派,一个家族,一个部族谋求永远执政宝座的,都给这个国家的草民带来无尽的痛苦和灾难。看一看世界上现存为数不多的几个这样的国家,无一例外的都是邪恶的化身和罪恶滔天的恶魔。为了尽快铲除这几个国家,为了使这个星球上的人类社会文明进程加快,为了缩短那些在专制独裁暴君压榨下人民的痛苦煎熬过程,让那些人性堕落成禽兽类的暴君尽快消亡,让宪政、自由、民主之光普照全人类。联合国安理会应该与时俱进地修改、完善原有与当代世界进程产生不可调和矛盾的章程,特别是彻底修改 “大国一致原则”与“五常”的否决权”问题。真正让人权高于主权的理念在这个星球的畅通无阻,让专制独裁制度尽快消亡,让逆人类历史文明潮流的国家和个人彻底消亡于这个星球,使联合国安理会成为名符其实的地球最高权威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