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王立军韩寒吴英被倒分析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被抛弃,是参与“筑高墙”者们的结果、共同的结果、不同形式的相同的结果。

王立军韩寒吴英被倒分析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四百一十二

2012-2-2晚,我转发了《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因腐败、刑讯逼供被免职》。2012-2-3晨与午后,不得不相继写下《平心静气看待王立军》与《王立军怕是真的要完蛋了》。

现,就中国网络三位被关注的被倒对象王立军、韩寒、吴英,作如下综合分析:

吴英

早在《韩寒必须倒,吴英必须死》中,我已暗示拯救吴英是徒劳。据悉,易中天也出手了。其实易中天是傻不楞几,不懂政治。

据海外媒体的最新消息--《中宣部最新三禁令泄露了》:“关于浙江亿万女富豪吴英案二审维持死刑原判一事,媒体不评论不炒作。外地媒体一律不派记者到当地采访。”

这究竟是啥意思呢?我也不是很懂,大家自己去琢磨吧。

王立军

于王立军,大家可细心阅读我的《王立军怕是真的要完蛋了》。可以说:王立军很傻,比文强傻得很多。

于王立军的补充信息如下(源于海外媒体):一、王立军之事,与“2009年重庆哨兵被杀及抢走步枪案及系列重大命案无进展”有关。二、王立军之事,与打掉“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原市高院副院长张弢等”“前任势力”有关。三、王立军之事,与“乔石等退休政法界元老”有关。

如是,再结合我前面的文章一起看,那么,会是什么结果呢?也自己去琢磨吧。

韩寒

韩寒最近发表了《“知识分子”被搞烂了》,海外有跟贴:“‘知识分子’被韩寒搞烂了。是带引号的……按照支持不支持韩寒,即可分辨真假知识分子。哪个真知识分子会把一个不学无术、用不靠谱的话讲‘宏大叙事’的初中生捧成神仙?”

据悉,听闻韩寒宣布退出争论的消息,方舟子告诉凤凰网,韩寒已经没法回答越来越多的疑问,“这是要逃嘛,没法应对了”。

有位叫“老愚”的在文章中说:“韩寒是造神运动的产物”,“倒韩派们……厌恶给予韩寒舆论特权的大佬和机制”,“每天都有人倒戈,仿佛春阳融化千年冰雪一般,偶像韩寒的阵营急速分裂,知识界也在不由自主地裂变,这未必不是好事。”、“这不是一场无意义的争执,而是一场战斗,其意义不会比拯救吴英之类的壮举更低”。

海外的曹长青说:“如果以嘲讽中国社会,并登上了《时代》周刊风云人物榜的中国青年偶像韩寒本身是‘假’的话,那真可谓中国社会的第一大黑色幽默;如果以欣赏韩寒抨击中国社会时弊而成为韩粉丝的人们,反而容忍自己的偶像是人造的,那就是中国社会的第二大黑色幽默;再加上曾被韩寒挖苦的官方媒体开始力挺韩寒这个第三大黑色幽默,那这中国式的幽默,就不知是该让人笑,还是哭了。”

而我说:王立军与韩寒,要联系起来看。王立军,是毛左的偶像;而韩寒,是伪民主的偶像。世界就是这么公平--让毛左们与伪民主们(这两群体占着很大的人口比例)都痛苦一番、而后觉醒,中国就多了一些希望。

再者,上海是个盛产流氓团伙的地方--很久以前,有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后来,有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再后来,有某某某、谁谁谁、他他他……再再后来,就有了“韩寒团伙”。我的弟子余小勇有句话:“韩寒必须倒,不倒,民主无望……”结合这话、结合“老愚”的话,再联系王立军之事看,那就是--中国的潮流与历史,都要求“韩寒”倒下、逼“韩寒”倒下!韩粉们的思维模式,其实与毛左们又有没什么区别呢?包括一些所谓的知识精英;他们的思想方法,也必须倒下、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

网友最新跟贴:“文革余毒没有肃清,这是中国最大的隐患,也是民主进程中的最大障碍。拥专、拥独、拥朝、倒退、反民主、反宪政、反自由、反人权是毛左们的神圣职责,一旦这样的人掌中国实权,后果不堪设想。”

“韩寒团伙”与韩粉们,不也是这样吗?且,他们已经掌握了忽悠中国青少年的特权与实权。中国的无望,在于他们每天在给青少年输送大量的垃圾精神快餐。中国的希望,在于中国人的觉醒:拒绝自己的孩子接受这类垃圾精神快餐。不是吗?

从这点上说,又是层--韩寒必须倒下!韩寒不倒,中国无望、民主无望、中华民族无望、子孙后代无望……我们脚下的这块土地,从此、将很久、很久……处于无望状态。

在《韩寒必须倒,吴英必须死》之后,难以了然曾跟贴评论道:“韩这堵‘破墙’要倒在韩自己‘寻租’的路上,吴英是倒在官僚‘寻租’的路上。”

而我要说:吴英难道不也是倒在自己求“寻租”的路上吗?她在一个不合理、不正常、几乎黑透了的社会里求“寻租”、求成功、求利益最大化,她能不倒吗?她与老百姓,不是同方向的;相反,她与特权是同方向的。只不过是被特权抛弃了。

被抛弃,是参与“筑高墙”者们的结果、共同的结果、不同形式的相同的结果。这就是--我的《王立军韩寒吴英被倒分析》。

顾晓军 2012-2-4 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 赵进斌 说:

    编辑你好!拙文发布后,为避免麻烦,恳请不要再用“作者赐稿”字样,在时下严峻环境中,无来源出处更好。
    顺祝编安!

    无可奈何的联合国安理会
    联合国安理会4日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否决了由摩洛哥提交的、西方国家及有关阿拉伯国家等共同起草的涉叙决议草案。
    这是继2011年10月4日中俄共同否决涉叙决议草案后,安理会有关叙利亚决议草案再次未能获得通过。除俄罗斯和中国外,安理会其余13个理事国投了赞成票。
    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解释性发言中对决议草案未能获得通过感到非常不满。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赖斯说,该决议草案被否决使得安理会不能就解决叙利亚问题达成一致。她同时表示,叙利亚目前的政治危机日益加深,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了威胁。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劳德说:“对安理会、叙利亚人民以及爱好民主的人来说,今天都是悲伤的一天。”
    赖斯同时表示:“过去几个月以来,安理会已经被少数成员所绑架,这些成员坚持他们空洞的主张和各自的利益,一条一条的除去决议中任何重要的内容,迫使巴沙尔改变他的行为。”
    《联合国宪章》、联合国安理会的“大国一致原则”与“五常”的否决权”构成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核心内容和作用。《联合国宪章》被认为是联合国的基本大法,它既确立了联合国的宗旨、原则和组织机构设置,又规定了成员国的责任、权利和义务,以及处理国际关系、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基本原则和方法。遵守联合国宪章、维护联合国威信是每个成员国不可推脱的责任。
      虽然自联合国成立以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种机制在维护世界和平、解决地区冲突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安理会总共批准执行了为数众多的世界维持和平行动,有力阻止和减缓了地区冲突的发展和扩大。但自从进入新世纪以来,联合国安理会在“入常”问题上,在五个常任理事国否决机制上面临的困难重重。常任理事国在入常话题成为安理会不时争吵不休的一锅粥,而在对付、应付地区冲突讨论辩论中,中俄和欧美的对峙成为家常便饭。联合国改革多年来毫无进展。联合国秘书长虽然名义上位高权重,但只是个和稀泥的角色,想四处讨好、八面玲珑却处处碰壁,不时灰头土脸。纵观世界当前状况、局势,在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的现实格局下,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只要俄罗斯梅、普二人围克里姆林宫转的格局不被彻底肢解,中国特色金钟罩不烟消云散,联合国安理会只能在欧美与中俄对峙中上演着争吵不休,无可奈何地留下一地鸡毛格局中延续着。
    由于上述原因,联合国安理会在主持世界正义人道事业上,不时处于尴尬甚至可有可无的地位。看着一个个专制独裁暴君对其子民大开杀戒,联合国联合国安理会却毫无办法,在“主权高于人权”,“不得强行推动政权更迭的”看似正义性幌子下,实则包藏着为专制独裁制度开脱罪责的祸心。“五常”的否决权这个严峻现实,使人类社会的正义和良知之矛在这个自己铸成盾牌篱笆内无奈地碰壁、转圈,正义文明之师不得不一次次望专制独裁者兴叹。这不但是联合国安理会的悲哀,更是人类社会的悲哀!
    人类社会文明进程已经用无可辩驳的事实佐证了,不管是信奉什么主义的国家,凡是一个党派,一个家族,一个部族谋求永远执政宝座的,都给这个国家的草民带来无尽的痛苦和灾难。看一看世界上现存为数不多的几个这样的国家,无一例外的都是邪恶的化身和罪恶滔天的恶魔。为了尽快铲除这几个国家,为了使这个星球上的人类社会文明进程加快,为了缩短那些在专制独裁暴君压榨下人民的痛苦煎熬过程,让那些人性堕落成禽兽类的暴君尽快消亡,让宪政、自由、民主之光普照全人类。联合国安理会应该与时俱进地修改、完善原有与当代世界进程产生不可调和矛盾的章程,特别是彻底修改 “大国一致原则”与“五常”的否决权”问题。真正让人权高于主权的理念在这个星球的畅通无阻,让专制独裁制度尽快消亡,让逆人类历史文明潮流的国家和个人彻底消亡于这个星球,使联合国安理会成为名符其实的地球最高权威机构。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