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韩寒兴衰(独幕话剧)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顾晓军小说.五卷:韩寒兴衰(独幕话剧)

时间:天国天朝天字年间
地点:天大都天宫天字大殿
人物:党妈、小韩子、一群太监

第一场

场景:天字大殿。九级台阶,拾阶而上是九龙金銮殿;金銮殿上,一尊九龙金銮椅。九龙金銮椅后,是天朝标记--红底映衬着的金色斧头与镰刀。殿下,一片开阔;两边,分列着一群宫中太监。开阔的殿前,有一排跪拜用的跪垫。

党妈(高坐在九龙金銮椅上):小韩子。
小韩子(跪伏到跪垫上):喳。
党妈:知道你的名气、财富和前程是谁给的吗?
小韩子:回党妈,是书商。
党妈:你说的是谁?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说错了,是党妈、是党妈给的。

党妈:既然知道是党妈给的,那你做了什么呢?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在家乐福事件中说了:“你是否像鞭炮一样一点就着?一点就着的下场就是炮灰。”
党妈:嗯,说得不错。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还说:“不要破坏我们生活下面的秩序”等等。
党妈:就这些?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说“你是否像鞭炮一样一点就着”,那可是卸载80年们的热血;而“不要破坏我们生活下面的秩序”,则是帮着您老人家维稳。

党妈(吸了一口鼻烟):那也做得太少了!这些年,你挣了多少?
小韩子:回党妈,邓玉娇事件,我就没参与,那个顾晓军挑唆我参与、我都没参与。
党妈:你与他比?他是亡命之徒、十二月党人。
小韩子:回党妈,他是亡命徒、十二月党人、乌龟王八蛋、蝙蝠壁虎蟑螂跳蚤、苍蝇耗子章鱼癞蛤蟆……
党妈:好了,别脏了我地方。
小韩子:喳。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想办个杂志,小骂大帮忙。
党妈:准了。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想当“公知”、想上美国《时代》周刊……
党妈:准了,自己拿钱去运作。
小韩子:谢谢党妈!
党妈:退朝。

第二场

场景:同上。

党妈(高坐在九龙金銮椅上):小韩子。
小韩子(跪伏到跪垫上):喳。
党妈:近来活得很滋润吧?在哪里发财呢?当大老板了吧?
小韩子:吆吆吆,党妈取笑我、党妈取笑我了。
党妈:我取笑你?那我问你,这两年,你《独唱团》也出了,“公知”也当了,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也上了,美国《外交政策》“全球100位思想家”也都混上了……可你又做了些什么呢?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在钱云会事件中写了《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还参与了“手表”、“乞童”。

党妈:嗯,做得不错。那“建党伟业”“我一直在看”是啥意思?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该死、孩儿该死,弄过了头了。
党妈:要么几月不写,一写、就拿我开涮?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有罪、罪该万死!回党妈,孩儿有罪、罪该万死……
党妈:死就别死了,说咋办吧?
小韩子:将功补过。

党妈(吸了一口鼻烟):岁末了,乌坎那边闹了一阵,钱云会的忌日也快到了,知道该怎么做吗?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知道,弄出些动静来,转移视线……
党妈:嗯,弄些啥呢?
小韩子:顾晓军嫖娼,被警察抓住了……
党妈:真的?
小韩子:不是真的,是编……

党妈(打了一个喷嚏):我跟你说过吧?他是亡命之徒、十二月党人,会怕你用嫖娼抹黑他?我封杀他都来不及,怎么?你想炒他?得了他银两还是金条?拿出来给我看看?
小韩子:回党妈,哪里有,他是个穷鬼,恨不得骗他弟子的咸鸭蛋,哪有银两、金条贿赂我呢?
党妈:知道就好。那你就用“素质论”、化解当前的政改诉求……
小韩子:回党妈,这、这、这……不好办呀!
党妈:不好办?那我就给顾晓军十个亿美金,他啥都敢干,也啥都能干。你回吧!
小韩子:回党妈,我干、我干!回党妈,我干、我干!

第三场

场景:同上。

党妈(高坐在九龙金銮椅上):小韩子。
小韩子(跪伏到跪垫上):喳。
党妈:你干的不错呵?
小韩子:回党妈,是您让我干的、让我这么干的。
党妈:是我叫你用“素质论”、化解当前的政改诉求,可我叫你写《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了吗?
小韩子:这……

党妈:知道《人造韩寒》是我安排的吗?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现在明白了、明白了……
党妈:你懂政治事件社会化、社会问题个人恩怨化吗?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正在学习。
党妈:那你着什么急?赌什么狠、悬赏什么2000万人民币呢?
小韩子:这、这、这……

党妈:如今好了,闹大了,四川下岗女工出来了,指认你的《三重门》抄袭了,你咋办呢?
小韩子:回党妈,孩儿自己想办法摆平。
党妈:只听说买官,没听说骗官。行,你自己去想办法摆平吧!可,别提到我、别牵涉我,这你是应该懂得。
小韩子:党妈、党妈,不要我了吗?是您不要我了吗?
党妈:以后,就别上我这来了。在外面,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别说。
小韩子:党妈真不要我了?

小韩子:党妈,那我省事、我赔钱,我把我的钱全都赔给她。
党妈:这是你的事。
小韩子:党妈留下我吧!看在我忠心耿耿的份上。
党妈:对不起!我这无能之辈太多了。
小韩子:党妈,我的钱都赔了出去,我得有活干呵!党妈,您留下我……
党妈(对太监们):拉出去。

乐起,场外音:京剧“苏三起解”梅兰芳版、填词,下岗女工赵幼兵唱:

“幼兵患癌赋了闲,贫病交加残命贱。
一生坎坷我苦难多,写成那小说欲换钱。
哪知出版社似虎狼,吞下我书稿把钱赚。
有心起诉路弯弯,公正廉耻谁与我还?
托梦南京顾晓军,为奴仗义苦争春……”

(乐声中,大幕徐徐落下)

顾晓军 2012-2-3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