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韩寒是党扶持的一壁破墙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韩寒是党扶持的一壁破墙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四百零八

易水悲歌:“老师枪挑韩寒,本当拍马向前。最近家务甚忙,并非弟子偷懒。速写小文一篇,权作摇旗呐喊。”

易水悲歌,谢谢你惦记着我!你的文章《党妈教训韩寒》,已与余小勇的《韩寒自寻死路》合成《顾晓军弟子文萃(之二)》发表与推荐。

春节期间,农村里都在走亲访友,还是很热闹的吧?出了正月十五,就该出门打工或坐点小生意了吧?再往后,就又得忙春耕了。这是农家的苦,也是农家的乐。

别总惦记着我。倒是我该惦着大家,毕竟收了咸鸭蛋。是不是这理?

有空时上网走走,知道我在干什么,就可以了。既尽了我们的师徒之情,也多些共同语言。

前些日子,我在一“[原创]韩寒门有多少名人、大腕儿开始跳水,开始站队入坑【猫眼看人”的帖中,见到网友普通p民一枚跟贴:“看看韩粪、对顾晓军的漫骂,韩寒死在韩粪身上”。

普通p民一枚的话,其实并不完全对。他,只看到了韩粉们,其实就是一群流氓。而这群流氓,与过去上海滩上的打打杀杀的黄金荣、杜月笙、张啸天们不一样。这群流氓,是中文互联网上的、一群识字的流氓,与五毛们是同宗而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帮会。

他没看到,这群流氓团伙的头,其实就是韩寒、或者是以“韩寒”出面。而背后,就是党。

过去,我这样说,大家都不信。而“韩三篇”一出,与其后的《环球时报》背书挺韩,及近日新华网等明显的护韩、扶持韩寒的态度,不已经全都说明问题了吗?

我被党封杀很久了,新华网为何不来个现场采访、让我批评一下党?

这叫以强民治弱民,出自商鞅的《商君书》。

以流氓对付老百姓,不仅体现在网络上、体现在以韩寒及韩粉们对付普通网友身上,更体现在整个社会与经济活动中,如强拆、截访、黑监狱、法制学习班、被精神病、被旅游、被失踪、暴力维稳……等等,这不都是流氓手段、不都是以强民治弱民吗?

而党,其错也就错在这里。其一,谁见过圈养的百姓?不都只见那更迭的王朝?其二,“为人民服务”与《商君书》水土不服,又能奈何?

因此党扶持韩寒也是白费劲,即使把韩粉与五毛两个帮会合并由韩寒统领,也撑不住韩寒。

昨日,我已在《韩寒必须倒,吴英必须死》中,说到余小勇的《韩寒自寻死路》、说到韩寒如同郭美美--是“墙倒众人推”,人们就是想要“打狗”给主子看。

“吴英必须死”,不是我要她死,而是对客观的观察:官家要她死,谁也救不了。而“韩寒必须倒”,也是对社会的把脉:指民间要他倒,党同样也扶不住、扶不起这个阿斗“韩寒”。

这样的呼声,已经非常直白了。如《征招讨要韩寒代笔门2000万律师团》发表后,有网友匿名道:“感谢大师,让韩少去死吧!”又如《韩寒必须倒,吴英必须死》发表后,余小勇道:“韩寒必须倒,不倒,民主无望。吴英不可杀,若杀,天理难容。”还有的在《韩寒玩不起就关博滚回家去》跟贴:“发起退书、要求韩寒赔偿的网络签名吧”。

这就是民意。“韩寒”是不是“人造”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过是一网络流氓团伙的头子。那些《打倒韩寒咱就能出头吗》的论调,也是大错特错!“韩寒”倒下,至少可以让十个有真才实学的青年站起来,这是最起码的常识。

“韩寒”已成为一种象征、这个社会的一壁破墙。一个七门功课不及格、连高中也没读完的“公共知识分子”、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美国《外交政策》“全球100位思想家”,这就不是羞辱中国老百姓了,而在凌辱全世界的人。

一如此在网络上骂架、赌狠(骂架见《批斗反韩寒分子顾晓军大会实况转播》,网上能搜到;赌狠见《小破文章一篇》,“悬赏”2000万)的网络流氓团伙的头子、一壁破墙的象征,党能扶得住吗?别待破墙倒时,连党一起完蛋。

易水悲歌,我的看法,亦一家之言,谨供参考。

顾晓军 2012-2-2 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 匿名 说:

    这个案子很怪异。几乎是证据确凿:比如一位医生质疑的求医那一段说服力极强。除非智商有问题,都会看出这是韩家父子造的假。怪异之处在于那么多假公知都在做睁眼瞎,那么多媒体都在做睁眼瞎。

  • 匿名 说:

    公知眼睛不瞎的话那还能叫公知吗?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