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华源:方舟子之恶和韩寒之嫩

方舟子是这么一个人,一个久经沙场惯经风月的地痞流氓,不吃软不吃硬,除了最后吃一嘴屎,他是不会松口的。

韩寒有多么幼稚,方舟子就有多么恶毒,最近,我很清楚的看到,方舟子的文章内容完全来自于韩寒的最新文章,他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可以写,他只有不停的撩拨韩寒,让韩寒写更多的文章,他才可以美轮美奂的表演质疑和打假。

韩寒,我真的很担心你,你不知道人心之险恶,你也不知道险恶究竟是多么恶!

韩寒为什么一定要说话?不说话会憋死吗?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和一头猪在烂泥里打滚混战?战胜了能说明什么?一个人再无知,也不至于以咬死一条狗而沾沾自喜吧?

“人造韩寒”的风波本来已经收场,可是方舟子硬是弄出续集来,续集也已收场,续集的续集也出来了,看目前这个形式,方舟子不是要整出续集,而是要演绎一出连续剧。方舟子不是要做男二号,他想在“人造韩寒”的连续剧中逐渐取代韩寒成为男一号,当然这个取代的过程就是屠杀韩寒的过程。

方舟子年也不过了,饭也不吃了,觉也不睡了,不停的刷新着韩寒的博客,双眼红肿的一字一句的研读着韩寒的最新博文,然后打印出来,寻寻觅觅字里行间的“言差语错”,然后迫不及待的发布最新的“发现”。

方舟子已经变成了韩寒的跗骨之蛆,不离不弃,不依不饶。

先前,当有人问他怎么不质疑韩寒的时候,方舟子说:我对他不感冒。方舟子说了句昧心之言,他对于当下一切红人火人都有兴趣,杀戮一个名人,方舟子的履历表就增添了光辉灿烂的一页。方舟子之所以能有今日之名声,就是有很多很多的出名的血肉之躯做了他的肥料。只要能杀戮一个名人,这个名人是个好人坏人对他来说没有分别,对社会的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他要的是杀戮!杀戮!

原来之所以没有对韩寒下嘴,是因为若干年来韩寒没有可以下嘴的地方,没有下嘴的地方这话不好听,所以方舟子说:我对他不感冒。可是接下来的事实说明,方舟子对韩寒以及类似韩寒量级的人物“很感冒”,感冒到高烧不退的程度,因为他自以为找到了可以下嘴的地方,可以大啃特啃一番了,说不定最后能吞食韩寒,或者对韩寒来个吸星大法,把韩寒的十几年内功据为己有,从而使自己的功力无数倍的累加,一跃成为江湖第一高手。

从方舟子开始质疑韩寒开始,他就一步一步为韩寒设计好了圈套,或引蛇出洞,或旁敲侧击,或出言挑衅,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他像一只鬣狗,饿极了的,却又不能不耐心的等待,等待猎物自己出错,自己把自己逼入死地。

大家也听出来了,我很讨厌方舟子以及类似方舟子的作为,以打假质疑的名声干一些极端自私自利的卑鄙下流的营生。说实话,方舟子虽然是这样一个家伙,可是他作为以恶制恶的角色,在这个社会还是有其巨大的存在意义。我之所以讨厌方舟子,是因为他不但打假质疑,不仅打假质疑,而且还是个恶人,不但是个恶人,不仅是个恶人,而且还是个不入流的或者很下流的恶人。

韩寒是不是人造?作品是不是代笔?当然不是!稍有常识稍有判断就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一,团队造假,涉及人多,本身隐瞒就很难,况且这么多年?一个团队运作,最难的是利益分配,十数年如一日的做韩寒背后的绿叶,你能做得到?所以,如果是团队是造假,不可能这么久没有任何风吹草动,不可能还要等到你来质疑打假。

二,父子连心,韩均仁捧韩寒在情理之中,可是一定要韩均仁写好一部长篇巨著,然后拱手送给儿子,这不符合情理。再者,即便是这样,韩均仁这么好的才华,为什么几十年就写这么一部长篇小说?送给儿子《三重门》后,可以接着写《四重门》、《五重门》啊,何以就一篇而绝了呢?捧红儿子的同时,也可以用自己的才华捧红自己啊?父子交相辉映并肩江湖不更是千古佳话吗?

方舟子,你不会认为韩寒所有的文章和小说都是韩均仁写的吧?如果世界上没有如此伟大的父亲,没有这么默契和一体的父子,都对不起方舟子的打假和质疑。

三,人造韩寒风波出来之后,韩寒写了很多的文章,我们回想下这些文章,可以肯定的是都出自韩寒的自高自大一意孤行。

路金波说的多好!“不要和麦田说话,不要和方舟子打架”,韩寒没有听,和麦田罗里罗嗦的说那么多,和方舟子打的看不清招式,这是不是可以证明:韩寒不是路金波包装的呢?是不是可以证明路金波并不是韩寒的“团队成员”呢?

韩寒发誓赌咒梭哈似赌博,以自证清白,从正常情理来看,韩均仁作为一个中老年人,他应该成熟到不赞同不支持的程度,可是韩寒依然故我不管不顾,这是否也证明了:韩均仁其实控制不了自己的儿子。韩均仁控制不了自己的儿子,是不是也证明了:韩寒所有并非韩均仁所赐。

我说过,质疑韩寒不是愚不可及就是别有用心,从方舟子的质疑来看,说他愚不可及似乎太过勉强,方舟子的中文水平那么好,纵横江湖几十载,弱智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那么他就是别有用心!

我也从来都认为,我能看出来的别人也能看出来,我从来不是一枝独秀。我能用上面的理由判断韩寒不是团队造假,方舟子比我水平高那么多,他一定了然于胸。

所以,我很讨厌方舟子,不是不知道真假,不是不明白是非,可是却刻意执意超越真假是非,为了出人头地,不管他人死活,不问社会责任。当方舟子遇到坏人的时候,他有存在的社会意义;当方舟子遇到好人的时候,方舟子就是一颗毒瘤痔疮。

方舟子之恶因为韩寒之嫩而更为凸显,没有韩寒的轻率冲动,也无法如此圆满的呈现出方舟子之恶。

我们学过法律的都知道:任何人都没有自证清白的义务。为什么法律会这么规定?是因为人无法自证清白,自证清白是不可能不可想象的事情。

所以韩寒一开始就错了,他想凭借自己无往而不利的战斗力自证清白,一击之下,麦田认输。麦田认输不是输于理,他只是抗压性能不太好,心理素质脆弱,他只是屈服于韩寒铺天盖地的威压,其实他完全可以像方舟子一样,所以,连一个阵营的方舟子都对他的认输嗤之以鼻。

韩寒高调的自证清白,让麦田认输的同时,也让方舟子看到下嘴和下手的地方,方舟子顿时对韩寒有了“兴趣”。一个人话说多了,总有漏洞,所谓言多必失;一个人太高调,总有软肋,所谓鞭长莫及。古人云:千言千当,不如一默。韩寒,更何况你并不是千言千当?

于是,方舟子从韩寒的言差语错里吹毛求疵,开始了跗骨之蛆的精彩的寄生虫表演。

幼稚的韩寒以为摸摸方舟子的头,方舟子就会洗洗睡了,他不知道,方舟子不是他的粉丝,不是他的支持者,也不是他的对手,而是他的寄生虫,他身上的吸血鬼!

幼稚的韩寒以为用一招泰山压顶,方舟子就会如麦田般屈服,他不知道,方舟子曾经被铁锤猛击,险些命丧黄泉,他怕你韩寒的啥子呦?

方舟子是这么一个人,一个久经沙场惯经风月的地痞流氓,不吃软不吃硬,除了最后吃一嘴屎,他是不会松口的。

幼稚的韩寒无可奈何,不厌其烦的按照方舟子的节奏开始了看不到头的自证之旅,方舟子大喜过望,他从韩寒的自证文章里找到了他平日里无法找到的“蛛丝马迹”,于是,一篇一篇的质疑文章抛向了韩寒。于是,韩寒和方舟子不断循环,滑翔了韩寒的绝地死地,滑向了方舟子的目的地。

韩寒有多么幼稚,方舟子就有多么恶毒,最近,我很清楚的看到,方舟子的文章内容完全来自于韩寒的最新文章,他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可以写,他只有不停的撩拨韩寒,让韩寒写更多的文章,他才可以美轮美奂的表演质疑和打假。他甚至用法官的口吻对韩寒说:你以后再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和别人统一一下“口供”。我们注意哦,是“口供”,不是“口径”,也不是“口吻”。韩寒,我真的很担心你,你不知道人心之险恶,你也不知道险恶究竟是多么恶!

韩寒为什么一定要说话?不说话会憋死吗?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和一头猪在烂泥里打滚混战?战胜了能说明什么?一个人再无知,也不至于以咬死一条狗而沾沾自喜吧?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