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韩寒你2000万什么时候付?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韩寒应该为自己不严谨的文字付出代价,哪怕是十分之一、百分之一。所以,我通过网络、通过全社会,在此、问一问韩寒:这2000万,你什么时候付?怎么付?

韩寒你2000万什么时候付?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四百零三

一、2009-11-5,我顾晓军为韩寒代笔《<独唱团>发刊辞》(见附一、“顾晓军主义”文号0367)。为这事,被新浪封杀、国宝追到搜狐博客扬言要找我“喝茶”。证明人,有王晓阳(亦为网络名人)等。

二、2010-7-27,我顾晓军为韩寒代笔《关于“娘们”,韩寒给山寺仙妖的回复》(见附二、“顾晓军主义”文号0706)。这篇文章,我记得百度的“韩寒吧”和“韩寒非官方网站”里都收录过。证明人,有山寺仙妖(2010年之博客中国的名人)等。

三、2011-12-19,我顾晓军为韩寒代笔《韩寒艾未未声明声援乌坎!》(见附三、“顾晓军主义”文号1325)。这篇文章当时很火,很多韩粉为此激动,他们应该可以为我作证明。

四、2012-1-14,我顾晓军在小说《韩寒的入党申请书》中为韩寒代笔“入党申请书”。(见附四、“顾晓军小说”文号132)。这篇文章,网友千里东风已在《关于韩寒悬赏之事,我也说几句》中提到了,我就请他作证明人。

韩寒,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我完全符合你的:“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20000000元)”。你可以不服,兑不兑现悬赏、或少给些、或缓付也都随你,但,你输了--你的文字不严谨是你自己的事,是不是这理?

以上,是我(2012-1-18 )发表在《顾晓军就是韩寒的代笔人》中的部分内容,被网友转到天涯、凯迪等处。而从天涯转往凯迪的网友叫SeanHZN,转发的题目叫《顾晓军天涯博文<顾晓军就是韩寒的代笔人>》,时间是2012-1-26 6:53:22。

网友社会自治曾跟贴道(2012-1-26 7:07:49):“这一厢情愿的以韩寒名义写作,也算代笔么?”。这就是这位网友的不对了,请看韩寒《小破文章一篇》(2012-01-16 04:14)中的原话:

“凡是有人能例举出身边任何亲朋好友属于‘韩寒写作团队’或者‘韩寒策划团队’,任何人接触过或者见到过‘韩寒写作或者策划团队’中的任何成员,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哪怕只代笔过一行字,任何媒体曾经收到过属于‘韩寒团队’或者来自本人的新闻稿要求刊登宣传,任何互联网公司收到过‘韩寒团队’或者本人要求宣传炒作的证据,均奖励人民币两千万元(20000000元),本人也愿就此封笔,并赠送给举报人所有已出版图书版权。”

看到没有?我就属于“任何人可以证明自己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是不是这样?

在我的1510博客,倒是有一位老知青曾跟贴道(2012-01-18 22:38):

“根据顾晓军老师提供的材料,完全可以证明顾晓军老师为一个叫‘韩寒’的代过笔。那是发表在顾晓军老师‘官方’博客的白纸黑字。顾老师漏了证明顾老师为之代笔的那个‘韩寒’就是那个开赛车的韩寒同学(顾晓军注:没有漏。《独唱团》未出版就炒起来了,是韩寒的“专利”。而我代笔的《<独唱团>发刊辞》中,也有说明。否则,新浪就没有理由封杀我。而封杀我,就是“处理”过了。韩寒自己忘了这些,是韩寒的问题。2012-1-30)。顾老师如果能证明发表在那个开赛车的韩寒同学的‘官方’博客上、以韩寒的名义发表在出版物上的文字是顾老师代笔的,说服力恐怕要强很多。”

“上面的文字如果生坳,我愿意说的浅白一点。顾老师为‘韩寒’代笔的文字,发表在顾老师的‘官方’博客,显然没有(正常)人会当她是韩寒的作品。被‘造’出的也不可能是韩寒,而是作家顾晓军。”

当时,我给以上两段文字的回复是(2012-01-18 23:07):

第一、韩寒没有规定,是你现在在规定,我说了:“你的文字不严谨是你自己的事”(指韩寒)。

第二、那篇《<独唱团>发刊辞》,被人批判过,还上了报纸。这怎么说?

同样、在这里,我也以此回复网友社会自治与整个中国社会。

韩寒在《小破文章一篇》中的“悬赏”,光顾着“韩寒写作团队”等等,而忽略了网友社会自治说的“一厢情愿的”“以韩寒名义”的代笔与写作,而这样的写作,不是一次、而是四次,都发表在网络上,尤其是《<独唱团>发刊辞》与《关于“娘们”,韩寒给山寺仙妖的回复》等,韩寒明明知道,他却大意了、没有用严谨的措词把这些划出去,这是韩寒的错、韩寒文字功力的问题,而不是老知青说的什么“没有(正常)人会当她是韩寒的作品”。

法律,是严谨的。我们也常常说:合理,不等于合法,更不用说合情了。

因此,韩寒应该为自己不严谨的文字付出代价,哪怕是十分之一、百分之一。所以,我通过网络、通过全社会,在此、问一问韩寒:这2000万,你什么时候付?怎么付?

顾晓军 2012-1-30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