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一家非法越南移民重返德国

p120131108
越南阮先生一家。

经过多年的“拔河式”的法律诉讼,一家姓阮的越南人最终难逃2011年11月被德国政府驱逐出境的厄运。而现在政府机关在当地居民以及教会组织的压力下做出让步。阮先生一家将于1月31日重返德国。

德国警方曾经于凌晨3点去阮家人在下萨克森州小城霍亚(Hoya)的家中接他们。然后将这家的父母以及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带到法兰克福机场。他们从这里乘飞机直接飞往越南。唯一留在德国的是20岁的女儿玉兰,她是阮家唯一获得居留许可的人。

德国政府最后将阮家驱逐出境的决定是一场冗长的和司法”拔河”的结果。阮家提交的多次难民、诉讼以及请愿申请都被政府机构坚决驳回。该地区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强调,从法律的角度来讲,必须将阮家驱逐出境。”他们一直没有在德国居留的权利。 ”

法律不代表正义

丛法律的角度上来讲,事情非常清楚。下萨克森州内政部发言人向德国之声表示,阮先生1992年被人贩子带到德国。他的妻子以及女儿也是非法入境德国。

现在司法和人性成为了对立的两面:阮先生一家在德国已经生活了19年。他们是外来移民融入德国社会的典范。父亲8年前得到了一份固定的工作。全家从没有申请过德国的政府救济金。他们都会说德语。三个孩子中有两个出生在德国。就连允许留在德国的大女儿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当地教会组织负责人保罗(Renate Paul)六年来给了这家人许多帮助,她说:”阮先生一家做的事情是我们希望任何在德国寻求获得难民身份的人都应该做的事情。现在他们这样做了,却还是要被驱逐出境。这实在难以理解。这其中法律和正义的差距太大了。”

接到驱逐出境的通知后,一家人开始收拾行李

委员会酌情处理特殊情况

在德国,阮家命运需要由一个专门就特殊情况作出斟酌的委员会(以下简称:特委会)来决定。他们在法律条文和正义感不相吻合或者互相驳斥的时候需要就每个案例的情况作出定夺。

这样的委员会德国每个州都有。其中的成员不仅仅包括政界人士,也包括教会以及慈善机构的代表。但他们只有权对个案发表建议,并将其转达给本州的最高行政机构,而只有后者才有权利在外国人居留法的基础上作出决定。

像阮家的这种特殊情况,德国居留法第25条作出了明确规定。该规定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称如果有极为特殊的人道主义或者个人因,可以免除将申请人驱逐出境,而向其发放居留许可。

从德国联邦行政法院2009年1月27日作出的一项判决来看,如果外籍人士在被驱逐出境的情况下将失去生活基础,这种情况就可以被视为特殊情况。负责处理个案的政府公务员必须在顾及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的情况下审查该案,并在适当的情况下取消驱逐出境的判决。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规定,任何人的私人以及家庭生活都应该得到保护。

报假名

人们无法之前就得知官方将以怎样的标准评判个案。这也是为什么成立特委会的原因,他们的任务正是商讨有争议的,并不明了的个案。所以,大赦国际组织的施万特内尔(Andreas Schwantner)表示:”必须要视个案的情况分别处理。”但他证实,确实有一些因素能够导致个案成为特殊情况。比如说”长期在德国的居留,特别优秀的融入社会 ,有固定的生活来源,没有犯罪前科。”

这都是阮先生一家符合的条件。唯一的例外是阮先生入境德国的时候用的是假名,而这在德国是违反刑法的行为。下萨克森州的特委会认为没有就此做出反应的必要。内政部长许纳曼(Uwe Schünemann)在接受德广联采访时表示,他没有机会反驳驱逐出境的决定。特委会以及州议会都做出了决定,反对这家越南人继续留在德国。

抗争是有用的

阮家被驱逐出境,回到越南的事实让德国下萨克森州的居民以及教会感到愤慨。内政部长许纳曼(Uwe Schünemann)在压力下还是改变了主意,允许阮先生一家人回到德国。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他们首先将获得为期3年的居留许可。但目前还不清楚他们过后是否能拿到德国的永久居住权。无论如何,阮先生一家今天(1月31日)将重返德国。长年照顾这家人的教会组织负责人保罗从中看到了支持者们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她说:”我觉得,抗争是值得的。”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