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达娃旺欠:西藏的崛起,才是中国的真正崛起

任何一个民族的立足之本都离不开自己的传统文化之根,更何况今日之中国已经踏上义无反顾的再度崛起之路,假如没有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作为支撑的话,未来崛起的中国将是一个不伦不类的中国。

西藏的崛起,才是中国的真正崛起
—2008年之后崛起的民间藏学

2008年3月10日起,在西藏境内各地崛起的抗暴运动,我可以说它是一个民族文化对汉文化的对抗。在中国这个国情,当然是不太可能抗拒汉文化的冲击。但是,也充分表达了藏汉文化的相互排斥到了难以容忍的地步才发起了对抗,直至今日不断有人忍无可忍,采取的自焚就可以见证文化的相互对立和排斥有多么激烈。这种对立在民间悄悄的崛起,却起的主要动力是藏语言越来越在藏区被边缘化。由此,一个几乎被断裂的藏民族传统文化又悄悄地走向重新革命的前台。何谓藏学,乃藏民族传统的人文社会学,就西藏几千年的民族传统文化来看,藏学又是以佛学为代表民族传统文化。当然,我们也要看到,没有遵照毛主席关于“汉人要学藏语,藏人要学汉语”的指示,所以,2008年西藏人的抗暴是必然的。1973年10月,西藏自治区教育局要求“有条件的农牧区学校要开设汉语课。有条件的城镇小学,要从一年级藏族新生班中实行先学汉语、后学藏语”。这反映出在小学教育中出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优先开展汉语教学”的重要转变。“在‘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落后无用’的错误口号下,学校的藏语文教学被严重削弱,普遍开设了汉语文课程甚至偏重于汉语文教学”。尽管那时文化大革命的余味未尽。但是,汉语为先藏语为后,仍然是今天中国在藏区教育,乃至选择干部的首要选择。因为,这涉及到从“金珠玛米“来到拉萨的时代到现在50多年来反对、批判以达赖喇嘛为代表的以佛学为主体文化的藏民族传统文化的种种革命运动,其中也包括“史无前列的文化大革命”。

其实,任何一个民族的立足之本都离不开自己的传统文化之根,更何况今日之中国已经踏上义无反顾的再度崛起之路,假如没有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作为支撑的话,未来崛起的中国将是一个不伦不类的中国。因此,今天我们站在中国崛起的十字路口反思未来崛起之根时,不得不痛惜几乎断裂的藏民族文化才是中国崛起的软肋。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悄悄进行的藏民族传统文化复兴,将支撑藏民族走向完整的中国崛起。因为,中国崛起之中根本没有西藏崛起,西藏不崛起哪有中国崛起?今天的中国资本家垄断着所有西藏的矿藏,交通,银行,所有的机关。而西藏人自己念着经转着经筒,喝着酥油茶,满街讲着不伦不类的汉语,讲着不伦不类的汉语去商店购买自己所需要的手提电话,去银行提款存款,到派出所、公安局接受问话,甚至油盐酱醋也不可以讲藏语买得到。1950年到1959年中央政府为了进攻西藏组织了大批量会讲藏语汉人或会讲汉语的藏人到西藏,毛主席甚至教导人们““汉人要学藏语,藏人要学汉语”。而今天,即就是藏人藏语水平已经齐天了,但是,公务员绝不是他们的,藏人们都加入了共产党,但是,轮到当官时,别想当第一书记。

没有错,任何一种文化都有精华和糟粕,西藏文化也不例外,它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藏学,指佛学思想、学术、文学艺术、数术方技均包括其中;狭义的藏学,则主要指意识形态层面的传统思想文化,包括今天的学校教育,今天,藏区语言的边缘化,它是藏学的核心内涵,是藏学本质属性的集中体现。不论是那次革命,包括文化大革命等等批判藏学的民族文化的的举动,起初几乎都是针对藏学文化的糟粕,反封建世袭专制,反封建思想膜拜,反男尊女卑歧视等等。但遗憾的是,真理跨过一步就是谬误的警告却并未引起丢失民族文化精华就是悲哀的痛苦,这50多年来,对传统文化极端批判反对者们将摧毁藏学文化视为快感,凡与藏学文化有关的东西统统在他们的消灭之列。摧毁文物古迹(寺院首当其充),烧毁藏学书籍,内容涉及古籍、习俗、节日、文字、姓氏、文艺、戏剧、祭祀、中医中药等等民族文化惨遭涂炭。长期以来,西藏的藏学民族文化几乎成了落后、愚昧的象征,长期得不到拨乱反正和弘扬光大。正因为如此,改革开放走到今天,我们在中国藏区的希望——青年一代的身上更多看到的是给爷爷奶奶讲汉语,给儿子孙子讲汉语,等等藏区不应该出现的文化现象,而这种重汉轻藏的文化现象与日俱增地波及到了藏区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尤其是以房地产冠名、人造风景标新、企业名称和商业招牌猎汉为主的领域,更是眼花缭乱的重汉轻藏的文化崇拜,就连远离藏民族文化内涵的“汉节”、“汉食”、“汉服”、“汉玩”等等“汉文化思想”占据了藏区不太会讲汉语社会的主流生活……。而藏民族的教育文化、道德文化、节日文化、饮食文化、服饰文化、礼仪文化等等,却鲜有人说得出子丑寅卯来……。更可悲的是,不少的政府部们和大型企业还在想方设法引入“汉文化”来改造自己,还恬不知耻地告诉藏人这叫做“河蟹”……。悲耶?喜耶?

反思有时是一种痛苦,但又不得不反思。我们在割断抛弃藏民族文化的传承时,一些中国人却保留和沿袭了200多年研究藏传佛学,因而,还建立了佛学院,即便是在藏区不让我们的孩子讲藏语,我们的老人们都不得不用蹩脚的汉语给他们的孙子对话。藏人干部用流利的汉语给他们的上司汇报工作,但是,藏文藏语的表达能力可以说还不如一个13岁的牧区放羊娃。他们种有西藏自治区人大主任热地这样的人,用汉语为在国外的藏人讲话以表对中国政府的效忠,而更本不顾他在藏人面前丢了多大的丑。而且,在那些藏人藏胞较多的国家,一直都没有放弃对藏学的教育。而一个堂堂自治区的人大主任,在比利时藏人面前都很习惯地讲着汉语,而不顾其民族自尊。

批判去其糟粕,传承弘扬精华,找回丢弃的藏民族文化,才是中国藏区崛起的正道,和谐社会的理念也正是藏学民族文化的精髓之一,而并不是我们今天才发现的东西。找回失落的民族道德,同样离不开传承弘扬藏学民族文化的教育,这种教育在民间早就已经开始,藏学不是吧藏族文化介绍给世界,而是要让藏学的意识走进藏区社会,一个完整的中国崛起并非是遥远的梦,但是要看西藏有没有崛起。为此我们拭目以待。

(民间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