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丰子余 :赵本山是一拨人与另一拨人的分水岭

现在的观众早已经过河了,央视还在河里摸石头。失去了赵本山,春晚已经没有任何可与地方台竞争的优势。

有人觉得这次春晚没了赵本山是一大进步,在我眼里,这次春晚没了赵本山没有任何进步。赵本山这几年被批评得挺多,他那些俗段子让许多文化人感到不满,并认为其有歧视残疾人及农民之嫌。当然,我们不可否认赵本山的小品中有这种成分,人们能够反思他小品里的糟粕也值得赞赏,这说明我们的认知已经有所进步。但另外些人并没有认识到他小品里的歧视因素,也并不认为那些俗段子是对农民的歧视。据我所知,农民们普遍不反感赵本山,反而很喜欢他,没有他的春晚,很多农民都早早地洗洗睡了。他们看不懂舞蹈是啥意思,也不想去听那些走音严重的歌曲,一年一度的春晚里唯一的期待就是赵本山。由此可见,赵本山是一拨人与另一拨人的分水岭,有嫌的有喜的。所以,春晚没了赵本山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有人欢喜有人忧。

就春晚而言,没了赵本山,还有黄宏,还有冯巩,他们的价值观与段子并不见得比赵本山高明多少,反而在娱乐性上比赵本山差了很多。在当今的世界,我们不能要求所有人的欣赏水准都达到某些知识分子言必称肖邦的阶段。在农村的世界,最三俗的二人转或者是脱衣舞表演最受欢迎,这不能说他们就是些低俗的人类,而是说他们平常的生活太过枯燥,既与网络无缘,又与情色不沾边,那些所谓的低级趣味是他们无波生活的些许调味品。他们也没把这些当回事,更没有对三俗事物有上瘾症。过把瘾,他们就撤了,回到田间地头,继续着面朝黄土背朝天。所以,赵本山的存在是很多农村人的选择,是他们看春晚的最大理由。你不能强求他们,他们现阶段需要赵本山。

那些整天蹲在电脑前可以看美剧,有钱去剧场的人们,自然看不惯赵本山的俗。这也无可厚非,社会毕竟是进步的。以前人们对赵本山的整体认同到开始质疑再到激烈反对体现着我们价值观的改变,体现着我们对人权对尊严认知的改变,这种改变不是整体性的,而是一部分先认识到,另一部分人晚认识到。农民是晚认识到的那个群体,或许还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走。农民是善于自嘲与他嘲的群体,而且这个群体是社会最稳定的一个群体,要让他们有所改变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所以,讨厌赵本山的人们不能够强求所有人都反对赵本山,并想把他请下历史舞台这是不现实的。

在我眼里反赵本山是没必要的,当人们不需要他的时候,他的作品便不会再有市场。关于他作品中不好的东西,可以批判,只能渐渐影响人们的审美,并不能刻意强求人们认同,否则可能起到相反的效果。

央视有没有赵本山,它的性质是不会改变的,现在的观众早已经过河了,央视还在河里摸石头。春晚不管在形式上还是在价值观上都已经过日,在地方台日益强大,并以新生代明星为主力的时候,央视还被老人们绑架着,拖了他前进的后腿。赵本山的小品是小品界唯一还能引起人们兴趣的,然而,今年他又下了春晚。所以,对春晚而言,赵本山的离去不是可值得称道的地方,反而是春晚的损失。失去了赵本山,春晚已经没有任何可与地方台竞争的优势。

(一五一十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