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大民主社会概论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去平等、而弘扬公正。公正,是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够群居的基础、纽带与无字的契约。从人们共同打猎、共同分食始,到王与王纷争,败者退出……一直到今天,公正都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立足点。

大民主社会概论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九十

老子与老子的思想,之所以始终不能成中国社会的主流思想,在于他倡导的是一种避世。他的“小国寡民”的社会思想,在现代社会,已是没有实现的可能的了。

群居的人类社会,在于开放。人类群居的历史,在于削弱王权。因此,民主社会的到来,其实不是什么潮流,而是发展的规律的必然。也就是说,在生物中体魄并不强大的人,必然选择群居;而群居的结果,就必然削弱王权、必然趋向于民主。

从今天的精英式民主的不尽人意来看,大民主社会也是迟早的事、也是必然。

大民主思想,源于我的《大民主时代与“虚拟总统”制原理》(2009-10-5/0313)、《大民主 PK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2009-10-26/0351),发展于我的《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2011-2-1/0917)。华夏黎民*的《2012年元旦重温顾晓军先生的<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又促成了我的《说说大民主》(2012-1-2/1349)。其实,从批判老子的“安居乐业”开始的《折腾主义》(2011-12-18/1323),亦属于大民主思想的组成部分。

在《说说大民主》之后,有网友跟贴:“越说越清楚的大民主”。其实,我自己清楚,当时我没有能够说清楚。没能说清的原因,也许是当时我的能力不够。今天,试以“大民主社会概论”,尽可能的说清楚。当然,今后还会补充,因为我已对提纲作了必要的“剪枝”。

民主政治阳谋论

自人类社会有政治一说始,政治就具有了谋略色彩。而在中国历史上,主导谋略的思想,始终是阴谋。最著名的有“三十六计”,最被人们神化的则是诸葛孔明。

因为是阴谋主导着政治,政治也就成了肮脏的代名词。到了大民主社会,这一现象将得到彻底改观。大民主政治讲的将是阳谋,比得是谁的主张更合理、谁的思想与理论更符合发展的规律。

比如,“顾晓军主义”,在中共的权贵专制社会之中,公开建立“老百姓的主义”,公开声称“去精英化”、倡导“平民主义民主”、“利益公众化”。这就是阳谋。这一阳谋,抓住了中共历史上倡导的“为人民服务”与今日倡导的“权为民所用”,倒逼中共兑现诺言。

有人曾担心我的安全,其实没有这必要。为什么?我的主张,与中共的不是同方向的吗?如果中共让我入狱,岂不是告诉大家、他们从来都是骗人吗?而我一旦入狱,我在网络上的文字,将会被更多的人知道、研究,中共会愿意做我的推手吗?

这就是阳谋,即便使用暗杀等手段也没有用;只要我一死,中共就说不清了。

其实,在今天、已日趋成熟的西方民主政治中,民主政治阳谋化,已初具规模。如,英国的大选,工党与保守党,都讲服务于社会、民众,没有人敢说民众素质低、要教育与管理;反之,竞相比赛服务的手段、达到的目标等等。这,就是民主政治,就是阳谋政治的趋势。

大民主社会的民主政治,就是公开、透明的政治公平与公正,就是讲规律与合理等的阳谋论主导的政治。

平民主义民主论

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精英主义民主,源于对抗王权,暗示血统传承的不合理性。在当时,精英主义民主是进步的,而随着民主政治按照其必然规律与趋势的不断发展,精英主义本身、已成为阻碍民主政治发展的绊脚石,成为一种保守主义。而保守主义,不就是看不惯新生事物,反对变革与进步吗?

随着人类社会的群居与王权的不断被削弱的客观规律,不管精英主义民主愿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民主政治中的平民主义趋势、都已步步紧逼,也终将取代已沦为保守主义的精英主义民主。

因为,精英主义在实际之中,就是一种小王权、各领域的无冕之王的王权。允许这样的小王权的存在,那么,这样的民主、不就是有限民主了吗?这与社会主义的分等级的所谓公平,又有多大的区别与多少的先进呢?

民主政治的先进性,不就是民众不承认王权、神权,也不承认各种官,民约束权,民众自己作主,以民意为社会的舍取标准吗?因此,尽可能削弱各种潜在的王权、神权及官,就是民主政治的发展方向。而平民主义的民主政治,正是这个方向。

在大民主社会的平民主义民主政治中,一个如果确实具备了最合适的管理能力及其知识的人(不分种族、不分男女,也不论年龄),只要稍作努力、就很容易脱颖而出(一如奥巴马),成为定期管理国家或某个方面的人才。这样的人,也会很多很多,不会再存在逆淘汰。

在大民主社会的平民主义民主政治中,权力将被条分缕析后制度化。所有位置,都是定期的。某个位置选择谁,主要看谁对这个位置制度化后的公约更为熟悉,而位置可能带来的舞弊极其好处是甚微的。这样就很少有人会拿饭碗换甚微的腐败。

即使是总统,付出、责任(包括某一项决策,多年之后的追溯)与得到成比例,并不比在一环境恶劣中劳动的工人能多得很多。让想当总统,成为只证明自己有这能力。让当过总统,成为只证明其曾为民众作过贡献。

金融资本警示论

资本是逐利的。股市的诞生,使资本拥有了合理的杠杆。股指期货的诞生,使金融的杠杆加长了一节。次级债的诞生,又使金融资本的杠杆更加延伸。如果可以“打包”再“打包”,那么资本的杠杆就可以无限延长。

超前消费,是可以的。如果超前一百万年消费,那不就是儿戏吗?(即使金融学家能够论证它是合理的)

美国次级债务危机,敲响了世界金融资本的警钟。

我以为诸如无限延长金融资本的杠杆以及超前消费等等,应该象反托拉斯样管理起来。因为破坏自由资本的经济结构,是不允许的。

除此,世界还该建立一个自由经济的公共秩序,象对企业和个人的资产状况、履约能力等等进行资信评级一样,对各个国家进行评级。如,美国发生次级债危机,就影响到他国家的资信等级,从而影响美元、美国国债等等的估值与走势。如是,以促使各个国家引导本国的金融市场常规而健康的发展。

对每个国家而言,都应建立诸如基尼系数样的金融资本警示系统,并公示。过分运用了金融杠杆,数值达到极限,便自然向世界发出了警示,其本国及世界各国就该促成其控制资本市场,以满足人类社会的安全要求。反之,资本利用率过低,其本国资本者,亦可以通过议会等等机构,向政府或专职管理机构提出合理的申述等。

总之,金融杠杆如果不能加以节制,它将象无限制发展核武器与生化武器等一样,早晚会毁灭人类社会。

社会福利数据论

中国的改革开放,打破了原有的公费医疗、退休养老、福利分房、义务教育等,致使今日社会出现一特殊族群--毛左。他们的诉求,就是要重回毛时代,且不管这是否是要开历史的倒车。

由此可见,社会福利多么可爱。于曾享受过等级制下的社会福利的人而言,也是难以忘怀的(尽管,那是等级制下的、不公平的)。

然社会福利丰厚,必然养懒汉。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中国如此,美国亦如此。

最典型的莫过于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我已说过无数次,民主是制度的一种形式,社会主义也是制度的一种形式,两者是矛盾、相互排斥的,哪有什么“民主社会主义”呢?北欧,就是民主社会,不过是倡导高社会福利,不是专制的社会主义。

对于社会福利的高与低,今日的人类社会、还没有形成一个标准。什么是高?什么是低?多高算高?多低算低?而人们对社会福利的追求,怕也是不会有止境的。

因此,我提出社会福利数据化。在基尼系数这一思想之上,进行不同地区的社会抽样调查、统计汇总等等。原理是:民众的满意度,在百分之五十(有的地方支持率小于百分之五十,已危及到执政地位)与百分之百之间(满意度的极限)取一合理的值,进行合理的调控。

大民主社会的政治、经济等,都是公开、透明的,对金融与福利的调控,也应该是人人都一看就懂的。经济领域的阴谋家们,也会因而渐渐失去用武之地,转而注重对规律与大战略的思考。

社会去法公约论

显然,“公约法”这几个字,不可能是我发明的,但,我的解释却是独特的:“法,就是共同生活在一片土地上的人们对自己行为约束的一个共同约定”、“所谓违法,就是生活在一片土地上的某人或某些人违背了对自己行为约束的共同约定。违背了怎么办呢?那就根据违背的程度,予以约定的惩罚”等。--摘自《什么是法?民法与王法的区别在哪里?》(2009-11-25/0394)

不同的解释,于固定的法,其实就是不同的法理。

在强拆不断、截访不止中,我提出:“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法治”,修正了马英九2011元旦文告中出现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核心价值”。由于疏忽,把“法治”写成了“法制”;在海外网友的暗示下,我对“法治”与“法制”进行了深入的思考。

待到《说说家法党法国法民法与民约法》(2012-1-10/1363)时,我已能说出“无论被谁‘治’,都不是好‘治’”了。这篇文章与观点,得到难以了然的支持。

2012-1-20,在《顾晓军主义之重申》中,我终于把普世价值压缩成五大价值观: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而在“四个‘化’”中提出:“法治,公约化”。其实,准确地说应该是:社会(的法治),公约化。

这就是“去法”的思想与理念的由来。那么,为什么一定要去法呢?一、法,源于王权、神权,是“治”的尺度。大民主社会,民众不需要被谁“治”,以公约代法,处罚的理由是违约。法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二、少男少女成人前,学习全民公约。如有不同意见,可提出;持不同意见者众,进而可考虑修改公约。三、法,易于产生逆反心理。去法,就是去除潜在的对社会的敌对。

法,源于过去的不同时代、对人们的管制与束缚。到了大民主社会,无论是什么法、都该退休了。请出各种各样的、人们的公约上岗,用以维持社会的必要秩序。

去平等弘公正论

平等与博爱,已从普世价值经典中消失,这是不争的事实。这个消失,不是因为我的驱逐,而是民主政治的社会中的人们渐以“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取代。

那么,消失的根源究竟是什么?我的解释:一、平等,是人类社会无法实现的,反而易于与蛊惑人心的共产主义找到共同点。二、平等的思想,已融入“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

于平等,网友跟贴与我进行过一番争论,归纳有三点:一、平等源于原始基督教。二、人人生而平等。三、平等可以作为一种追求。

于“一”,原始基督教不是什么都对,其只是朴素、善良的愿望。共产主义也源于原始基督教,且就是源于平等的思想。于“二”,是网友弄错了概念,该是“人人生而自由”,而不是“人人生而平等”。人,生来就不平等。两个女孩,一个漂亮、一个不漂亮,哪有什么平等?于“三”,平等不可作为一种追求。人的追求,该是可能实现的,而不是虚无缥缈的共产主义样的梦呓。

因此,我正式提出:去平等、而弘扬公正。公正,是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够群居的基础、纽带与无字的契约。从人们共同打猎、共同分食始,到王与王纷争,败者退出……一直到今天,公正都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立足点。

目前的中国社会,之所以险象环生,就是因为缺乏最起码的公正(社会主义解决不了经济的发展,从而改革开放;四个坚持,又使一成不变的社会主义思想与政治无法适从日益自由化的市场经济)。如此,才会出现不公的强拆、不公的截访(而上访本身就是寻求公正)。

关于公正,还可参考与阅读我的《现在时的公正与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2011-11-21/1295)之论述。

说明一、又“剪枝”了,又舍去两部分。除“批邓理论”,我很少象这样有时间跨度地写东西。因思想与理论不比小说,可睡一觉或两觉后,还能按情节与人物脉络顺下去。我是搞文学出身,逻辑毕竟不是我的强项。

说明二、生活在民主社会中的学者或他人,不会写这种带理想色彩的东西。这也许就是苦闷中的求索吧?

顾晓军 2012-1-24~26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