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没有平民主义,民主与你我无关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我原谅大陆网站,也不会原谅海外网站,因你们没有生存问题与任何危险。即使你们不会被判决,也该受到良心的谴责!除非你们的良心喂狗了。

没有平民主义,民主与你我无关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八十九

此刻,南京室外是零下六度。可,我的窗全敞开着的。当然,取暖器也开着。

昨晚写完《革命没戏民主没戏自由没戏?》,就告诫自己:太冷了,不能再写。可,我又忍不住写了《怎么认识王军涛与刘刚?》。

“认识”,可看作对华夏黎民*转发刘刚揭露王军涛的文的声援,但更是《革命没戏民主没戏自由没戏?》的延续。

而《革命没戏民主没戏自由没戏?》,则源于海外网站的“首席管理员”“RE: 外国5毛与艾未未与诺奖”,她道:“顾老师,您真有先见之明,艾未未和韩寒一样,唱衰中国革命,已被共*收编。艾未未最新推文说,春晚是测试全民素质的节目呢,每次的测试结果是,革命没戏,民主没戏,自由没戏,一个傻伯夷民族的经久不衰的自虐自残的噩梦。”(网址略,顾晓军注)

她给我的网址打不开,《革命没戏民主没戏自由没戏?》发表后,“访客”给了个网址,道“那条评论就在这儿”。又翻墙、能打开,但没见到“革命没戏,民主没戏,自由没戏”,不知是否删了。

在我另一个博客,网友难以了然跟贴--

一、“上原文:*未未 Ai Weiwei[aiww] 春晚是测试全民素质的节目呢,每次的测试结果是,革命没戏,民主没戏,自由没戏,一个傻伯夷民族的经久不衰的自虐自残的噩梦。/通过友推 2012-01-23 01:03:40/———–这些话不“反动”呀,为什么不在国内发?”

二、“还有这样一条有意思的微博:*未未 Ai Weiwei[aiww] 你妈是对的 RT @yanghaolin: @aiww 我妈看到借据后跟我说我肯定被骗了,钱不会还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说肯定会的,还给她讲了你的事。她只说别这样,安安分分过好一辈子就行了。。。我没说话,但我知道一个人活着不能像猪一样对吧。艾婶儿新年快乐/通过友推 约2小时前”

“一”中的“为什么不在国内发”,是谁在问?不清楚。如果问我,我咋知道艾未未呢?而“二”中,倒底是想说“安安分分过好一辈子就行了”呢?还是想说“我知道一个人活着不能像猪一样对吧”?我也不懂他。我倒是比较偏向“首席管理员”的“顾老师,您真有先见之明,艾未未和韩寒一样,唱衰中国革命,已被共*收编。”

我还知道的,是境内一稍有点影响的网站,坚决不容忍我的《中共打算操控诺奖评选》、《刘晓波艾未未等的比较分析》、《外国5毛与艾未未与诺奖》,《党正炒韩寒反炒艾未未都是脱裤子放屁玩》,我变通也不行。当然,也不容忍我的《革命没戏民主没戏自由没戏?》。为什么不能容忍?我明白。

我没有埋怨的意思。相反,我觉得他们的感觉很好。真的!去年,我“抓伪民主”,他们也不能容忍。他们是对的,源于生存的直觉是正确的。

而有人在炒某“著名作家被封”才傻。那被封“著名作家”,就是伪民主。那短文中提到的,都差不多。人家伪民主,去年在稍有点影响的网站,也是最先被封的,而后封杀了一大批;再而后,人家重开,宣讲两会精神,而其他的封了就封了。

还有,去年那伪民主先“失踪”,而后才是艾未未“失踪”。可见“失踪”也是闹着玩,海外却当真的样。至少此刻一海外网站上同时有两篇艾未未的东西--《<艾未未:从未抱歉>在美展映(图)》、《艾未未–如何变成了异见人士(图)》。前者是“据路透社消息”,后者是“本文译自爱莉森•克莱曼(Alison Klayman)于1月22日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文章”。

当然,从《艾未未不是旗帜》(2011-11-27/1300)始至今,我觉醒、我揭批,我是深信了,而用这些说服社会,还不能。但,韩寒不已经用“两反一不要”证明我三年来的正确了吗?为啥外媒体还封杀我?

我的感受:没有平民主义,民主与你我无关!

本结论,也许偏颇。但,是事实给我的感受。将来,我一定会告某些海外媒体,你们扼杀言论自由,参与并帮助中共,你们的反对中共是假打,你们绝对是有罪的。

我原谅大陆网站,也不会原谅海外网站,因你们没有生存问题与任何危险。即使你们不会被判决,也该受到良心的谴责!除非你们的良心喂狗了。

顾晓军 2012-1-24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