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收拾心情看明年

p120123104

今天在很多地方, 农民走在工人前面了,走在知识分子前面了,走在学生前面了。最近发生的广东乌坎事件,更是证明了农民的觉悟与伟大。我从农民身上看到了中国社会的希望。

而其他地方没看头:新闻联播没看头,人代会没看头,这个社会没看头,这个政府也没看头。

收拾心情看明年。明年有看头吗?

寒风,飘来一缕哀乐,灵车走早,又是一位老人远逝,眼看就要过年了。

过年真的很有盼头么?年来年去,生命无可奈何的衰落,这分滋味可与谁说。

去年有了孙女,抱着,在校园走着,收获着“天伦之乐”。活到这分上,该活出了尊严了吧,再不为有所求。

每次抱起孙女,情不自禁唱:“馨影馨影乖乖女,爷爷和你在一起,永远永远不分离。”自欺之语,昧心之言,不须多年先拜拜,还充什么保护神?

真的,人上五十,就成弱势一族。把你从重要岗位上换下了。于人无用,无害,清闲。真要没事找事,以为还是年轻时,输了可以再来。上了点年纪,就输不起了,老婆谆谆告诫不要在天亮前流尿。

压岁钱,开天辟地给孙女两千。今后就难了。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此语千古。它让人感受到一种与生俱来的忧伤。有过成功,有过辉煌,又怎样?人人会自慰:每个人都有老的一天。如此自慰等于零。因为你老的时候,别人还没有老,别人看着你老去,你能不在乎别人看你的眼光?只消问得你一句还有几年退休,你就难以经受,彷徨无主,感受到一种悲凉或羞愧,老而不死而怕死。

正在老的人是不是都有这种感觉?是不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谁听?听也没用,谁也不能化解。秦始皇满世界寻找长生不老药;朝鲜的金太阳永不落;耳朵聋了牙掉光了步子迈不动了还抓住权力不放;做了八年总统还挖空心思改宪法,不惜与民意为敌,就为再做十二年总统——权力是春药,却也无法抗拒自然规律。独裁,必将输给民主。

我有这些感觉,有了就写出来,不得老年痴呆。

其实,内心深处更有一种剪之不断、挥之不去、萦绕缠绵的无奈——公民权利丧失。人人都能感觉到,能说出来吗?能抗争吗?过年时节,热热闹闹。即使长点工资也等于没涨;不仅没涨反而下降,因为赶不上物价。

前几天,韩寒闹得紧。他年轻,还可以再变。他有了女儿,我有了孙女,他比我小整整一代。当初他嘲笑老师,我鄙视他;后来他抨击权贵,我敬佩他。现在他变得我读不懂,我也不怪他。因为这个社会是越来越怪异了。一个个有钱人变成了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他们真会帮忙,居然说“不要天天批评政府”,甚至丧心病狂主张警察对“刁民”开枪。我想起若干年前的“两会”,不少代表仗义执言,振聋发聩,民众叫好。他们是哪些代表,我不好说。他们说了什么话,当时没记,现在找不到,我记得那是反腐败的、是批评政府的。与他同会场的代表还有不少,一身正气,铮铮铁骨。那样的“两会”代表,今天还有么?官员财产不公开,坚决宣称“五不搞”;耗费纳税人几千亿将大陆互联网搞成世界最大“局域网”的“网络防火墙”;口口声声“当心敌对势力渗透”……在这种情况下,代表能说什么?

韩寒真的变了,“抨击权贵,也抨击民众”。毛泽东说:政治路线决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老百姓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诗言: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殍;民谣: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毛泽东还说过“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其实今天在很多地方, 农民走在工人前面了,走在知识分子前面了,走在学生前面了。最近发生的广东乌坎事件,更是证明了农民的觉悟与伟大。我从农民身上看到了中国社会的希望。

而其他地方没看头:新闻联播没看头,人代会没看头,这个社会没看头,这个政府也没看头。

收拾心情看明年。明年有看头吗?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