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问一问举国疾病井喷的根源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除了中南海,再想找快净土难于上青天。因为中南海的空气也实行特供。

他们衣食住行都是特供,他们希望万寿无疆,他们希望世袭权力千秋万代,所以他们乐此不疲地在权欲的河流中“摸石头”,所以他们屡次声明“五不搞”。

这难道不是中国疾病井喷的根源?

中国特色的社会发生疾病井喷,目前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遏制,只有借鉴、引进西方国家三权分立,公民选票、两党或多党制衡、舆论监督言论自由,让“五不搞”们臭名昭著才能得到有效遏止、制止。否则,这个民族如此井喷下去,别说是“复兴”,恐怕连球籍身份都是问号。

卫生部部长陈竺在日前举行的“2011中国慢性病防控论坛暨中国健康促进联盟成立大会”上,用“井喷”向与会者描述中国慢病防控所面临的严峻形势。

“2010年世界银行发表的一份报告中,中国慢性病(慢病)病例数的预测结果令人担忧,但这个报告中预测的数字,实际上已远远落后于中国慢病‘井喷’的数字了。”

发病进入高增长状态

慢病主要指以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冠心病、脑卒中等)、糖尿病、恶性肿瘤、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慢性气管炎、肺气肿等)、精神异常和精神病等为代表的一组疾病,其具有病程长、病因复杂、健康损害和社会危害严重等特点。

慢病的危害主要是造成脑、心、肾等重要脏器的损害,易造成伤残,影响劳动能力和生活质量,且医疗费用极其昂贵,增加了社会和家庭的经济负担。

陈竺说,社会因素对慢病有重大影响,工业化、快速城镇化、快速老龄化带来生活方式的快速转变,在中国显得尤为突出。人类社会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如此深刻的社会转型。而人口模式和流行病学模式的转变,造成了心脏疾病、脑血管病、恶性肿瘤等慢病发病率、死亡率的明显增加。

慢病还造成了沉重的疾病负担。慢病在疾病负担中所占的比重已达69%,远超传染病和其他伤害所造成的疾病负担。不论是心肌梗死还是脑出血,或是常见的肿瘤,其治疗费用都明显超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即使对城镇居民来说,负担也非常重。

世界银行发出警示:“慢病在中国已进入高增长状态。”

看完上述新闻,我相信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公民都会心情沉重。难道这就是经济总量超日本、外汇储备连年座世界头把交椅的中国?难道这就是一掷万金,财大气粗、到处充当救世主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难道这就是中国动辄“可以说不”、“不高兴”的理由?难道这就是执政者动辄喋喋不休地喊出“复兴”和谐的盛世景象?
这样的“盛世”与鸦片战争后天朝的东亚病夫社会又有何异?

几千年老祖宗口头流传的谚语、俗语都是有根有据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统统都报。20多年执政党顶礼膜拜的GDP这个潘多拉魔盒,终于要打开了,是现世报。

水是生命之源,由于多年来现代工业废水的乱排乱放、城市垃圾、农村农药喷洒等等,造成河流污染严重,本来已是极少的淡水资源加剧短缺,无法为人所用。七大河流污染严重,89%的饮用水不合格。据统计,目前水中污染物已达2千多种(2221)主要为有机化学物、碳化物、金属物,其中自来水里有765种(190种对人体有害,20种致癌,23种疑癌,18种促癌,56种致突变:肿瘤。在我国,只有不到11%的人饮用符合我国卫生标准的水,而高达65%的人饮用浑浊、苦碱、含氟、含砷、工业污染、传染病的水。2亿人饮用自来水,7000万人饮用高氟水,3000万人饮用高硝酸盐水,5000万人饮用高氟化物水,1.1亿人饮用高硬度水。
网上流传一个普通中国人一天的生活——早上醒来,先用二甘醇超标的田七牙膏刷牙,再用发臭的蓝藻水洗脸,给儿子兑一瓶添加三聚氰胺的三鹿奶粉,自己喝杯黑作坊的豆浆,吃几个硫磺熏白了的馒头,夹着一根河南产的瘦肉精猪肉火腿,切一个苏丹红咸鸭蛋,来两口膨化粉做的面包,或者是废纸箱当肉馅的包子,就点儿废旧油漆桶里腌的榨菜,饭盒里放几个05年包的粽子(上班饿了吃),吃饱喝足,出门,深吸一口富含CO和汽车尾气的混浊空气。

中午跟同事一起到肯德基吃顿苏丹红炸鸡,喝了杯苯超标的可乐。下午用山寨手机给朋友打电话,听见她哭哭啼啼,大约是炒股亏大了,约她出来到新开的菜馆吃顿饭开开心,点了几个地沟油炒的菜: 一盘避孕药催大的铁板鳝鱼,一盘臭水沟捞来的麻辣龙虾,一盘农药高残留的清炒菠菜,尿素豆芽,膨大西红柿,石膏豆腐,一盘亚硝酸盐超标的卤菜拼盘,一盘饱含瘦肉精的熘肉片,一盘福尔马林泡过的火爆毛肚,两小碗硫磺熏过的银耳枸杞羹,老板免费送了一杯重金属超标百多倍的红酒。开瓶甲醇勾兑白酒。饭后抽根高汞烟,去地摊买本盗版小说,回去上一会盗版操作系统的自由言论网,晚上钻进化学纤维辐射超标的棉被窝。核辐射算啥?满赛,中国人啊。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除了中南海,再想找快净土难于上青天。因为中南海的空气也实行特供。

金钟罩、铁布衫,是中国武侠小说里的两种独步天下护身武功。在当代特色中国,副省级以上干部每人都是这种货色。他们实际年收入为125万至250万元,每人花费公款600万至2000万元。这些人离退休后长年占据40多万套宾馆式高干病房,一年开支500多亿元,再加上在职干部疗养,国家每年花费约2200亿。官员们的公费医疗占去了全国财政卫生开支的80%。而且,目前中国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北京等特权城市。中国卫生的公平性在世界191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倒数第四。中国的养老制度比历朝历代封建王朝有过之而无不极。这些官员们按照级别享受相应的待遇直到死亡,不论是否在职。国家配备给他们的秘书、警卫、司机、勤务、厨师、保姆、专车、住房及医疗待遇一律不变。

他们衣食住行都是特供,他们希望万寿无疆,他们希望世袭权力千秋万代,所以他们乐此不疲地在权欲的河流中“摸石头”,所以他们屡次声明“五不搞”。

这难道不是中国疾病井喷的根源?

邓聿文的文章“谁是中国改革的既得利益集团”中列出七大类,要我说,“五不搞”们才是中国改革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五不搞”也是中国疾病“井喷”的根源。
中国有句古语“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火山、油田中发生井喷可以用人创造的先进科学技术予以制服。中国特色的社会发生疾病井喷,目前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遏制,只有借鉴、引进西方国家三权分立,公民选票、两党或多党制衡、舆论监督言论自由,让“五不搞”们臭名昭著才能得到有效遏止、制止。否则,这个民族如此井喷下去,别说是“复兴”,恐怕连球籍身份都是问号。

(作者赐稿)

评论

  • 匿名 说:

    井喷的原因是多样的,有环境污染、毒假食品,但也有患者自身原因,尤其是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冠心病、脑卒中等)、糖尿病,这与近20年来的生活习惯改变很有关(高蛋白、高热卡、酗酒、吸烟、高脂肪、肥胖、少运动、甜食、少纤维等)。不要动不动就联系到其他无关的事。
    在三权分立的美国,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冠心病、脑卒中等)、糖尿病也很多,尤其黑人人群里,也与生活习惯很有关(高蛋白、高热卡、酗酒、吸烟、高脂肪、肥胖、少运动、甜食、少纤维等)有关。
    至于污染对肿瘤的增加,倒是很有关。
    本人也很反感GCD的专制统治和独裁。
    就事论事而已。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