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欧时周刊每周评论:我要回家

p120115108-1

“回家难”的本质源于人多和地域发展的不平衡,国内有些部门“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被动式建设并没有解决“回家难”的问题。

家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人类自从群居以来都是以家庭为最小居住单元,大家庭“多子多福”都是人们对家庭对人口兴旺的期盼。同时当人们生活在外面,远离家乡,家又是一种惦念和精神寄托。“每逢佳节倍思亲”就是人们对家庭的依赖。春节是中华民族最大的节日,回家成为人们一年来最终的目标,是一年中工作完美的句号。所以有家回不成,“一票难求”成为那些年前回家人的最大痛苦。上期本报做了春运的有关报道,国内有关部门积极解决上网订票等问题的时候,仍有千千万万的进城务工者因买不到票而滞留他乡,他们辛劳一年为的是城市的建设,为的是口袋里能有点积蓄来改善家里人的生活。然而望着黑压压的买票人潮,那些买不到票的农民工们只能把眼泪和对家人的思念往肚子里咽。

有句话说得好“回家难,难于上青天”。指的就是每年年关时节的这个情景。这让那些辛劳一年的农民工们情何以堪。近年来,我国大量修建公路、铁路,看似提升了各地区间的运输了,发展了各地经济,又看似为了春运减负,但是非春运期间,诸多公路没车跑,高铁没人坐的现象到处可见,而且这些经济建设大多集中在国内的一、二线城市。而那些三线城市和边远地区的建设就明显滞后,也就意味着大量劳动力都集中在东部南部一些发达地区,也造成了每年春运的负担。“回家难”的本质源于人多和地域发展的不平衡,国内有些部门“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被动式建设并没有解决“回家难”的问题。这样解决不了建路改善春运相互矛盾。还望有关部门能从发展相对贫困地区的基础经济开始,平衡各地区建设。这样让农民工们能在家门口就有一口安定的饭吃,回家过年将不再是难事。(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