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顾晓军又收下女弟子

我对中共的批判,是从思想上、理论上的,是以“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法治”为标准对社会与时事作评论,并不想涉及琐碎的事,也不选择谩骂的手段。

顾晓军又收下女弟子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六十六

第一

贞云子:“顾老师:您好!我也想拜您为师!我是贞云子,您不知道我,但我也是您的‘老’读者了,从博客中国到金羊、聚友、一五一十、雅典学园,一年多来(以前家里没有上网条件),您是我在网络上发现的‘唯一’‘新鲜’的!感谢您!我是女学生,74年出生,工人阶级家庭,北方一个小县城长大。从小的教育中,最缺乏的是艺术教育,一直深以为憾!后来,我最大的梦想是当家庭妇女,以为这样就有闲暇闲情学学弹琴,只可惜,生存所迫,不能如愿!我觉得,您真正的身份,是个‘艺术家’,一个‘大’艺术家,一个‘真正’的大艺术家!什么是艺术,我不懂,但我想:沉重悲愤应该不是艺术,例如鲁迅,现实清醒应该也不是艺术,例如韩寒;疯子不是,例如梵高、海子,智者也不是,例如海德格尔、王蒙;唯美不是,例如余秋雨,唯丑也不是,例如艾未未;阳春白雪不是,假如您只会写《乡村少女》,下里巴人也不是,如果您只会写《臭不要脸老畜生》……要命的是,您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只是!我自己不能成为艺术家,只渴望能附庸风雅,现在,附庸的机会终于来了,切盼您能收我为徒!我有几篇文章,但仅凭此,不足以拜师,惟有向往艺术纯粹之心,或能蒙您老垂怜!感激不尽!我以前从没给您跟过贴,因为觉得似乎不需要我这一贴,但是,于今血雨腥风之中,在您顾老英雄慷慨收徒的凛然正气之下,在您大徒弟伍彩旗飘扬四处飘扬的旗帜感召之下,我,一介弱女子,也不禁热血沸腾,愿效前人、鞍前马后!献花、敬茶、鞠躬、叩首!再叩首!2012-01-11 18:38”

顾晓军:“收下,择日发榜。”

贞云子的《动物们的出路在哪里?――重读<动物庄园>》已读,很好,推荐给大家,非常值得一读。

第二

52小草:“过年了,想向老师表达一下敬意之情,可俺不知道老师的联系方式怎么办,送礼无门啊,俺只知道老师是南京的。”

顾晓军:“表达一下敬意之情”可以,但别费事、也别厚重。
宅址:南京市公园路44号4幢304室
邮编:210001
帐号:6222600210005106995 交通银行 江苏省分行营业部 顾晓军

第三

给某弟子及想砸场子的网友:

一、我对中共的批判,是从思想上、理论上的,是以“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法治”为标准对社会与时事作评论,并不想涉及琐碎的事,也不选择谩骂的手段。我发表《顾晓军招徒公告》,是试图突破中共的封锁、光大“顾晓军主义”,而不打算搞成反对中共的俱乐部。若喜欢絮叨,请到别处去,别砸我的场子。(谁肚里没苦水?我指现实中。见我吐露过一个字吗?)

二、我曾回复:“你是不是个好学生都不要紧,但你不能用对付中共的办法来对付我,这不公平”。再说句:这不是示弱。因“打倒鲁迅”,我被中共及全社会批整半年;因揭批韩寒,被国宝恐吓、韩粉辱骂(见《批斗反韩寒分子顾晓军大会实况转播》等)……请问你们的手段能比他们更甚、更恶劣吗?告诉你们:你们现在给我的感受就是存心的蓄意捣乱。

三、三年前,我揭批韩寒时有多少人信呢?现在大家不都信了吗?我现在说艾未未了,你可以不信、放心里,行不?等三年,行不?别逼我碎嘴,行不?至于中国作协的那个,我说了“他还不配”我写文章,请别在我的博客上给他作“广告”,行不?请细看看我博客上那些跟贴,当真都是五毛吗?就这类东西,我不比你们见识得多吗?

欢迎不喜欢我的人,砸场子。怕人砸的场子,不算场子。一如被中共封杀,能突出被封杀的重围,才算本事、才算真正的汉子。

快过年了,我先给中共拜年!你们,又被我“骂”、教训了整整一年,也不容易。

再给所有的网友、顾友及不喜欢我的人,拜年!谢谢大家的支持!也谢谢讨厌我的人的捣乱与谩骂!骂人也挺累的,也很不容易,真心的谢谢!祝大家明年都好、都舒心!

顾晓军 2012-1-12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