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平等、博爱”为什么会从经典中消失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自由、平等、博爱”,这都是早期的普世价值,是民主思想的基础。然,随着民主思想的发展,“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被视为了核心价值。而后,“四大核心价值”,又被我的“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所取代。

顾晓军收下了女弟子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六十四

52小草:“俺是顾老师的铁杆粉丝,找您找得好苦,为拜师专门注册进来的,请老师收下俺,如需交流可加(略)这个Q号。2012-01-10 22:48”

52小草:“俺一部分拙作在(网址,略)里,这是俺的空间,其他作品在自己的论坛里(网址,略。顾注,以上皆同)请顾老师审查俺是否符合条件,可有资格拜您为师?2012-01-10 22:57”

顾晓军:“收下,择日发榜。”

你的论坛我已去过了。过去的事,都想起来了。我会去用作品支持你的。

说不是罪:“我是很想拜顾老师的,奈何我的博客总是打不开?我是自觉深理解顾先生的,哪怕全世界都笑话你当你狂妄,我却看出你独立清醒,你佯狂假癫,否则哪能发声?我是65年7月24号出生的,小你一轮,同是狮子座,处大事不必拘小节,大音稀声!中国人缺的就是独立不媚俗、何况你言之成理!当然你是否是第一我还真不知道,但我认同你的大多数观点,我要说哪怕你是倒数第一,哪怕你错的很多,我还是要站在你一边,因为你的理念是我认同的!我看了你的视频,当然没看到人,但看到了心,中国要有反对党!我同意你!鲁迅被党利用了!我同意你!韩寒也说中国人素质差,简直就是共*的腔调嘛!顾先生,我就拜你做老师,让和稀泥的人糨糊脑子的人笑话去吧,让他们去做一群跟风的羊,你做唐吉诃德,我来做你忠实的仆役,让他们笑死去吧!2012/01/07 21:32”

说不是罪:“我是女徒弟,我是有博客的。我也一贯很欣赏**老师的跟帖的,我只是觉得有时候顾老师可能被误读了。我在博联社的实名博客是‘陈贤萍的博客’,我登陆不上已经很久了,我还经常会有跟帖发不出去的情况。这都很正常。应该说我非常欣赏顾老师的敢说敢想,因为我实在腻烦了国人的千篇一律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我觉得顾老师是一个另类、个案!好,非常好,虽然有点别扭,但不是说矫枉必须过正吗?顾老师,我觉得你应该还提倡‘平等、博爱’的,尤其是博爱。2012/01/10, 18:55”

顾晓军关于“平等、博爱”的回复

“自由、平等、博爱”,这都是早期的普世价值,是民主思想的基础。然,随着民主思想的发展,“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被视为了核心价值。而后,“四大核心价值”,又被我的“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所取代。

那么,“平等、博爱”为什么会从经典中消失呢?

我以为:平等,是最不可能实现的。你的孩子能与比尔.盖茨的孩子平等吗?出生,就不可能平等;奋斗一辈子,可能还不会平等。相反,平等倒成了蛊惑人心的共产主义的立足点。而共产主义,是美丽的谎言。

而作为普世价值,平等的思想元素化入了“四大核心价值”,进而化入了“公正、良知、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这些,才是可追求、可实现的。

我以为:博爱,是很空洞的。如“我爱人人,人人爱我”。你只能一厢情愿做到“我爱人人”,而不可能得到“人人爱我”。首先阶级论者就不会爱你。相反“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倒似乎比“我爱人人,人人爱我”更有些说服力。

为什么呢?爱,是有对象的;施爱,也是有动机的。没有动机的普爱,是不存在的。西方的慈善事业,是富人关爱穷人,同时也是表现自己、扬名,而不是拿出钱来平均分给全社会所有的人。

我不知你的“平等、博爱”观建立多久了、起源是什么?但,我知道:2010年,在我“驳‘宽容’”后;2011年初,伪民主即开始宣扬“博爱”。而宣扬“博爱”的那个伪民主的主力,就是线人、把冉云飞送进大牢的,他有“博爱”吗?

网络上伪的东西太多了。有的是思想被中共搞乱了,无意识参与;有的,则是中共有意识的伪。如,昨日有人在我博客贴了篇文《守住非暴力这个底线》。单说标题,就很成问题!这几年,中共做事有“底线”吗?没有。那凭什么要“守住非暴力这个底线”呢?想要束缚民众的手脚?这不是为维稳效力吗?

很多我已懒得说了。正如山寺仙妖所说:“对于红人名人,我一般都不怎么信,党的力量太大,想让谁红谁就红嘛”。我虽做到了--把鲁迅赶出教科书、把李敖搞臭、把韩寒逼“疯”……可能够“监管”一切吗?

你的跟贴我作了些处理。我们在网络的文字,是批判,而不是审判;我的教学手段主要是肯定、启发、讨论,不会说“应该”如何。不做韩寒,也不必去做艾未未(用中指干天安门,能干倒吗)。有些过激行为与用词的制造者,其身份原本就很特殊,你能比吗?

既然愿师从于我,我希望你思想上能不断有所突破,而行为上是另一回事。“政治行为艺术”,绝大部分都是炒作。极少数是自发的自炒,大多数是党主导的、替他进行的反炒。尤其某些在心理分析上明显暴露出怕死的人,怎可能以自由和生命取搏“政治行为艺术”的效果呢?答案只能是:他事前就知道不会死,也不会挨打。

你所说的“也一贯很欣赏**老师”,他是中国作协的,除了说过“嘿嘿。多收女徒弟。我给你祝贺”,还说过“说实话,你丫招不着徒弟。**有一批徒弟,如果艾未未不过来,艾丹也有一批徒弟。但是,你不会有。”其实我不懂这话,但谁若非要与我过不去,只好努力象对待鲁迅、李敖、韩寒……样对待了(不是指此人,他还不配),哪怕那个传说中的地下党中将伍凡替他说话,照样一起废了他。

顾晓军 2012-1-11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