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总统为谁说话

p120107102
陷入道德困境的德国总统武尔夫。

总统不是普通的个人,个人道德“指在不考虑其职位或工作的情况下某一社会道德准则施于人们的责任”,而公共道德“是指道德准则施于那些占据特定职位(并不一定是公共职位)的人的责任”。在一个国家里,占据特定最高职位者就是总统。政府行政官员,律师法官都是占据特定职位者,必须遵守公共道德和职业道德。

总统没有为自己的公民说话,而为自己说话,被自己的公民说话,实在丢人。德国媒体以前曾连篇累牍丑化丑闻缠身的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现在意大利人,甚至全世界人总算有机会笑话德国了。

因私贷款买房一事,德国总统Christian Wulff(克里斯蒂安.武尔夫)在接受电视一台和二台的采访时为自己说话:“如果在我们的国家里,朋友之间无法借钱,我不愿意做这样的国家总统。”

电视采访之后,“德广联-德国趋势”特别问卷调查结果,61%的受访者认为武尔夫给出的回答不具有说服力,但是大多数人(60%)也认为,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56%的受访者支持武尔夫留任。但是超过半数的民众认为,武尔夫在他们心目中,既不可信也不诚实。

事情是由50万欧元贷款引起的。2008年,时任德国下萨克森州州长的伍尔夫以优惠利息向一位企业家朋友贷款50万欧元,在老家买了一栋住房。后来在州议会接受询问时他撒谎说没有向认识的企业家借贷过任何款项。不久,伍尔夫从某银行获得一笔更为优惠的贷款还清了企业家的借贷。这不但没有平息向私人借贷的风波,还把这家银行扯了进来。媒体质疑,为什么这家银行向伍尔夫提供贷款的利息仅为2%?紧接着,媒体又揭发出伍尔夫曾从另一位企业家处得到过一笔推广其新书的广告费,伍尔夫度假花经济舱的钱却享受公务舱待遇等等。在媒体的重压下,伍尔夫不得不在圣诞节前向媒体发表讲话说:“我清楚的认识到,我在购房时的筹款方式在公众中引发了愤怒。我原本可以而且必须避免做此类事情。我也应该当时在下萨克森州议会上坦陈一切,但我并没有这样做,对此我深表遗憾。”

去年,武尔夫在萨拉青事件发生后,却要求我们新闻记者写作必须有“质量标准”,一国总统,如此言语,大大损害国家形象。德国的机械制造全球出名,原因是德国人有严格的质量标准,但是,如果德国每个记者的写作都按照一个标准,德国离“自取灭亡”真的不远了。更加糟糕的是,伍尔夫公开道歉后,元旦刚过,德国媒体揭露伍尔夫曾亲自致电《图片报》总编迪克曼,试图阻止该报报道关于他私人购房贷款一事。迪克曼当时正在纽约出差,因此伍尔夫在其语音信箱留言:“我对你报记者有关购房贷款的调查表示愤怒”,并威胁说,“负责的编辑将要承担司法后果。”伍尔夫在电话留言中还使用了“无法置信”,这是一场“战争”,“太过分了”等词语。伍尔夫在打完电话后可能感到这样做不妥,两天后他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和内容表示道歉。但德国各界对伍尔夫在电话中威胁编辑一事反应强烈。

德国总统是国家元首及国家的象征,没有实权,有点类似君主立宪制国家中的国王的角色,理所当然,总统必须超越党派和族群,为所有德国公民说话,做全体德国人的最高榜样。然而,一国总统为自己说话时,他就丧失了道德光环,因为总统肩负的不仅仅是法律义务,更有道德上的义务。即使武尔夫的行为不构成法律上的问题,但是已经为德国公民树立了负面榜样。

总统不是普通的个人,个人道德“指在不考虑其职位或工作的情况下某一社会道德准则施于人们的责任”,而公共道德“是指道德准则施于那些占据特定职位(并不一定是公共职位)的人的责任”。在一个国家里,占据特定最高职位者就是总统。政府行政官员,律师法官都是占据特定职位者,必须遵守公共道德和职业道德。

占据特定职位者除了具备能力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必须有道德上的感召力,这种感召力主要就来自他们的个人品德,即所谓的“德高望重”,即使没有高尚的个人品德,也要挖掘出来。占据特定最高职位的总统,国民对的道德要求最高:一个总统,不仅要能胜任行政工作,还必须是道德上的楷模,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个能为全体国民树立榜样的人;或者说,总统的道德品格也成为他的行政工作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总统有责任维护他的公众形象。这是民主法治的一个符号、一个象征,也是民主法治的一种传统、一种文化。

总统没有为自己的公民说话,而为自己说话,被自己的公民说话,实在丢人。德国媒体以前曾连篇累牍丑化丑闻缠身的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现在意大利人,甚至全世界人总算有机会笑话德国了。

(写于2012年1月6日星期五,德国总统接见Sternsinger ,Heilige Drei Könige “圣三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