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中国民主派派别的变与走向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中国民主派,不能再以左派、右派、极端派、权贵派、党内派、糊涂派、伪民主派划分了,也不能再以言论派与行为派划分了。

这就是现实,就是民主浪潮到来的前夜。而将来的中国、一个真正形成多党制的民主体制的社会,是不可能长期以革命或不革命或反革命来划分派别的。将来,怕是还要以左右划分,即我常说的--是主张偏重普通老百姓的社会福利、还是主张偏重以资本为杠杆推动经济发展?或以增税(扩大福利)减税(增加投入)来划分。

中国民主派派别的变与走向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三百五十五

从《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几大派别》(1154/2011-8-9)等发表至今,不过才五个月,当时被网友们欢呼的文章,在我自己看来,以严重的过时了。中国民主派,不能再以左派、右派、极端派、权贵派、党内派、糊涂派、伪民主派划分了,也不能再以言论派与行为派划分了。

为什么呢?原因也很简单--

一、因原有的极端派、权贵派,其实都是大五毛、就相当于伪民主,还不如那些党内派名正言顺地为中共服务。而糊涂派并不糊涂,韩寒的“反革命”已彻底剥去了伪装,公然替党说话。再就是行为派,实际上就是炒作。究竟是炒作自己、还是为党服务?当然还需要时间作进一步判定。

二、近日,围绕着韩寒的“两反一不要”,境内外的各路人马、都发表了各自的见解;且,已把中国究竟要不要对现有体制进行革命,提了出来、提到了无法回避的、这么一个高度与角度。

因此再谈啥左派、右派,显然已不合时宜;而谈其他派,恐属乱来了。

这就是“中国民主派派别的变”,是中国民主派围绕“要不要革命”的突变与必需的态度。

如是,随着时间的推进、随着现实的演变、随着认识的深入……我决定:重新划分中国民主派的各派。如下--

一、民主派的革命派:中国民主派的革命派,主张以革命的形式结束专制统治,甚至是暴力革命。因为他们认为指望中共高层或内部主导中国的民主变革,已经没有这个可能了,所以主张革命。他们大多数都在海外,理论上境内也会有,但不便明确地表现出来。至于革命的手段,大多数还比较含混,或期待境内的民众起来……等。代表人物有王有才,因他刚刚重建了个党,而名称里恰恰强调“革命”二字。

二、民主派的自然主义派:代表人物有顾晓军。他认为:革命往往是因某突发事件,突如其来的、自然而然形成的。因此提出“不反对革命,不提倡牺牲”,包括不反对他人有组织的革命,同时又不提倡身边人去牺牲。这些人,大多数在境内,他们的表达方式是往往是曲折的,明确表述的不等于他们的心声;同时,他们在思想与理论上有所建树,因而觉得保存实力可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三、民主派的非暴力派:代表人物有刘晓波。他此刻虽仍身陷囹圄,不能对中国社会发生的变化作出及时与准确的判断。但他和他的同仁所引进与代表的民主派非暴力,是有广度、有基础的,不易改变的。这些人,境内外都有,主要在境内,还有一些在中共的党内,其中有的还比较成功;因此,他们渴望民主,但不希望打破原有的社会格局,或不希望有太大的变化。

四、民主派的反革命派:代表人物有韩寒。其代表作《谈革命》等,已被顾晓军批判定性为:两反一不要。然韩寒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社会基础的。这个基础,一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具有民主思想的既得利益者,二是被中共“一盘很大很大的棋”长期忽悠的那些人。如鲁长泉,据我观察他非伪民主,可他偏说《民主必须在权威主导下有序推进》。

这就是现实,就是民主浪潮到来的前夜。而将来的中国、一个真正形成多党制的民主体制的社会,是不可能长期以革命或不革命或反革命来划分派别的。将来,怕是还要以左右划分,即我常说的--是主张偏重普通老百姓的社会福利、还是主张偏重以资本为杠杆推动经济发展?或以增税(扩大福利)减税(增加投入)来划分。

这就是2012,留给中国历史。

顾晓军 2012-1-6 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