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悟空孙:民主就是攀亲

p120104102
李承鹏。

民主就是攀亲,和共产党攀亲,让全国人民都成为共产党的亲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你如果不能把自由平等的理念带给共产党,你就只能和共产党同流合污了。

悟空孙:民主就是攀亲
——答愤青李承鹏

李承鹏是一个愤青,即愤怒的青年人。

没错,眼下的中国,很难让一个人不愤怒,不热血,不骂娘,不发科。

但是,中国的问题光靠愤怒,光靠发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况且,人在愤怒的当口,就很难理性地思考,也难对事实做出客观的判断。

其实,李承鹏不再年轻了,至少,他比韩寒要年长得多,应该更成熟客观和理性一些。为愤怒而愤怒,为发科而发科,中国是不会进步的。

和大多数激进的民主斗士一样,李承鹏喜欢抓住一个问题的表象大加发挥,不顾逻辑缺乏推理而一步得出结论。

比如他给自己设立了一个假想敌,把共产党和人民对立起来,似乎中国只有两个绝对的团体——人民和共党,于是只要推翻共党,人民就可以得到民主和自由。

他说:“在一个大多数人素质低得来远光灯都不关,少数领导素质高得来车队压着双黄线走直线,大多数人素质低得来一辈子都没见过选票,少数领导素质高得来已悄悄买到 船票……”

只要我们稍微尊重一下事实,就不难发现,在中国,不仅仅是领导干部,只要你稍微有一点“关系”和“后台”,谁会把规章制度放在眼里?

你送孩子入学,去医院看病,弄个车牌,盖个公章,搞快地皮,这些,并不需要你是什么干部或党员,只要你有“关系”和“后台”,再加一点点“意思”,就统统搞定。如今,作为城市中坚力量的中产阶级,谁家没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和“后台”呢?中国社会就是这样一个错综复杂的网络,人和人之间相互利用,相互算计着。

所以,在中国,“干部”和人民已经融为一体了,今天的“人民”,明天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党员”、“干部”,立马就可以腐败起来,连培训都不需要。踩着别人的身体往上爬,出人头地做人上人早就是我们文化基因的一部分了,这血液里的东西,只要一有机会就自然冒出来,这和是不是干部,是不是党员毫无关系,我们民族的特征就是如此!

韩寒终于看明白了,今天的人民,明天就是共产党,“人民”只要有机会也会和共产党做一样的事。 “它(共产党)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所以问题并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体制只是一个名称。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

我不知道为什么某些地方政府会在奥运和世博期间会制定买刀实名制这样弱智的决定,但我相信这不会是中央政府的决策。恐怕只是地方官僚怕出事丢了乌纱帽而弄出的荒诞剧,其实这也从没有真正认真的施行,因为在当今社会是不可能做到的事——谁家还没几把刀啊?要实名买刀,还不如实名用刀,干脆让居委会老大妈没收了各家各户的菜刀,大家都回到集体大食堂算了。

所以,用买菜刀实名制来论证这个国家的专制是很没有说服力的。要说49年后没有暴力革命也不准确,文革的武斗就是暴力革命,结果呢?大家都知道了。

要批判韩寒的“素质论”,最好先看懂了韩寒怎么说再开腔。

韩寒的原文是:“国民素质低并不妨碍民主的到来,但决定了它到来以后的质量,谁都不希望来个卢旺达式的民主,虽然这并不是真正广义的民主。”

这大概是李大眼最痛恨的言论了,李大眼恨不得民主明天就到来,他说:“民主,只是一种常态机制,是一个人身体出问题可以随时帮他治病。没有所谓时机,你见过哪家医院门口悬挂‘时机不对,请勿入内’。没有所谓素质,我们从未听到过哪名医生说‘凡文盲者,乱棍打出’。”

这激情可嘉,可惜李大眼类比的逻辑错了。

素质的确不妨碍我们实行民主。用医生看病的比喻也恰当。有了病就必须立刻找医生看,毫无疑问。医生要用药,要开刀,但用药的计量和开刀的时机却是要看病人的身体状况而区别对待的。

中国的现状不是一般的感冒,而是癌症,这是大家公认的。可是中国这个“病人”身体状况十分糟糕,体质十分虚弱,不允许立刻手术化疗。病人的“体质”,也就是身体的“素质”,只有等“体质”改善了,“素质”提高了,才能下药。同等重要的是,当医生给病人治疗完毕,病人自己还要提高体质,治疗的效果才能保持下去。

就事论事,看病就是看病,这只能和病人的体质联系起来,和病人的文化程度,是不是文盲没有关系。“时机”只是改善“体质”的时机,而不是等待病人扫盲的“时机”——逻辑错了,结论当然不对。

一谈到“素质”,李大眼和许多人一样,又拿出“同宗同族”的台湾和香港说事。用这两个地方做参照,我们怎能忘记台湾和香港百年的殖民史?我们怎能否认荷兰、日本、英国和美国的殖民者们让这两地的人民认同了“殖民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在这两个地方也就剩下包粽子,吃元宵和拜祖宗了。

要大陆走台湾香港的路,那就按照刘晓波的三百年殖民去做吧?

不过,我同意李大眼的一句话:哪怕中国人的素质再低,也有权利拥有民主。

但是,请一定要明白,民主不是主子赐给奴才的礼物,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民主要靠希望拥有民主的人去争取,更重要的是,民主不但是一种权利,民主更是一种责任和义务。当民主到来之后,我们是不是有这种强烈的责任感去维护民主?先别说中国,看看加拿大这个民主国家里,对比一下在抢购打折名牌商品的队伍里和选举投票站里华人与白人的不同比例,我对于中国人对于民主的认同意识和贡献精神是十分质疑的,这大概也是为什么韩寒说素质决定民主到来后的质量。

我们这个种族,只在乎谁能给我带来利益和好处,并不在乎谁当皇帝谁做领袖,也不在乎何种政体,有口饭吃,有口奶喝就行了。所以无论是清兵入关还是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我们都不缺“带路党”的,当然,抗日战争期间几十万的伪军汉奸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了。

素质低不是我族独有,套句老话: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然而,反法西斯战争期间,中国是唯一一个战场上有伪军自己人打自己人的,这可是绝无仅有,没有比这个素质更低的了。

也许我们扯远了。现在的“国情”就是,大批的中产阶级是不愿意牺牲股票和房产以换取什么“民主”的,“维稳”的中坚不是共产党,而正是这一大批中产阶层,这里面可能包括了你我的父母兄弟,亲朋好友。

我还同意李大眼的话:“一人一票本身就是最大的破冰意义,是集体诉求,根本不选,和选一下再上台,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的确,选,总比不选好,毕竟是一个开端。

但是,我们千万不能忘记,民主只是一个过程和手段,我们不能把民主当成终极目标,如果我们只是为了民主这个形式而走过场实行民主的话,就本末倒置了。

尤其,在现今的中国,在还没有开放党禁,让另一个政党可以强大到和共产党分庭抗礼的时候,实行一人一票是危险的。这将使靠武力颠覆合法政权上台的共产党得到法律的认可,获得合法地位而更加为所欲为。别忘了希特勒是怎样上台并迅速壮大而胡作非为的!

如今,我倒希望共产党越来越强大,最好强大到全国人民都成了伟光正的共产党员,这样,就出现了韩寒说的局面:“(共产党)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所以问题并不是要把 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体制只是一个名称。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

是的,李大眼说的好:民主就是不攀亲。可是在党就是一切的社会,“亲戚”已经是一个客观存在了,不是你攀不攀的问题,而是你离开了“亲戚”,离开了关系网和人情网就寸步难行无法生存了,这个“亲戚”缠上你啦!

你李大眼不也在一边批评国内的地产商,控诉强拆,一边又为强拆的房地产商代言,李大眼还声称:“广告公司对付消费者的原理和夏天抓青蛙一样,用强光手电筒往野地里一照,青蛙见着光全傻了,以为来者为天人,蹲那儿一动不动,然后第二天就被人下了火锅”!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李大眼被方舟子抓了现行:“原来他(李大眼)是在帮助地产商抓房奴青蛙下火锅啊,房奴青蛙还把他当‘天人’呢。”

李大眼,你还是先擦干净自己的屁股再当一个合格的愤青吧?否则,就像微博上说的:“李大眼这边宣称自己是‘天然的对开发商的对立’,上书‘每一根砖缝里都藏着一个房奴的冤魂’,那边自诩为房奴的代言人,真是吃了原告吃被告,又立牌坊又当婊子了!”

至于我们这些倡导民主的海外“精英”,谁回国不和共产党打交道,谁不和共产党同桌共饮?如果你还想做点什么,不同流合污都不行了。

看来要民主不攀亲也做不到了,那就改变你的亲戚们,改变你自己,也就是“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

要我说,民主就是攀亲,和共产党攀亲,让全国人民都成为共产党的亲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你如果不能把自由平等的理念带给共产党,你就只能和共产党同流合污了。

(华夏文摘)

评论

  • 匿名 说:

    狗屁文章!
    既然说“中国的现状不是一般的感冒,而是癌症,…可是中国这个“病人”身体状况十分糟糕,体质十分虚弱,不允许立刻手术化疗。只有等“体质”改善了,…才能下药”,癌症病人会有体质好起来的时候?

    如果说素质,难道那8千万用特殊材料制造的党员也素质低下?为什么就不能在GCD内部选举党的各级领导?

  • 匿名 说:

    狗屁不通的文章 你这是什么逻辑啊
    “李大眼和许多人一样,又拿出“同宗同族”的台湾和香港说事。用这两个地方做参照,我们怎能忘记台湾和香港百年的殖民史?我们怎能否认荷兰、日本、英国和美国的殖民者们让这两地的人民认同了“殖民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在这两个地方也就剩下包粽子,吃元宵和拜祖宗”你的意思是民主就是认同殖民文化?如果实行民主了,传统文化要丢失?你了解台湾么,看看人家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保护和发扬,比大陆差么?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