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克斌:走出毛的阴影

金二世时代的终结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契机,思考,变革,检查我们的过去和现在,开创自由民主的未来。我们应当学会反思,学会逆向的推理。

朝鲜的金二世太宗皇帝驾崩了,朝鲜人民对他无限爱戴,如丧考妣,跪在地上,捶胸顿足,痛不欲生。见到这动人的画面,中国同胞们,特别是60后以前的那几代人里,一个个不禁哑然一笑,冷嘲热讽,不理解这些面带菜色的,没有自由的高丽人。中国的反应比自由世界似乎还要强烈,因为他们刚刚从那个把领袖捧上神坛的时代走了出来,他们知道那种哭泣那种哀悼有多么愚蠢。失去一个视百姓如草芥,骄奢淫逸的暴君,本来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可是悲恸的他们似乎要把那个魔鬼从死亡拉回来,让他继续吸吮人民的血液,继续让这个国家闭关锁国,让百姓处于水深火热。这的确可笑,有时我甚至觉得,这样愚昧的人们再挨几年饿也不委屈。

其实,35年前的9月,中国的最高统治者毛泽东寿终正寝的时候,举国上下也演了一出万人哭坟的悲剧。那些朴实天真的人们哭着、喊着,悼念着让他们吃了几十年定量口粮,让他们10几年不涨工资,让他们劳动一年还欠生产队钱,让他们被整得自杀身亡的魔头毛泽东。在悼念会上,即使没有眼泪,也得学着明星的演技,挤出几滴泪水,生怕被说成对领袖不忠,甚至被打成反革命,临了还得成为毛的殉葬人。要说愚蠢,我们也曾愚蠢过,要说迷信,我们也曾迷信过,要说被蒙蔽,我们也曾被蒙蔽过。我们讥笑朝鲜人,因为我们是过来人,因为我们是明白人,因为我们是看透了那个不见天日的时代的人。我们在笑话朝鲜人的时候,其实也在笑话我们自己。35年,我们比朝鲜人多走了50步,明白一点说,我们是100步笑50。

也许再往前走50步,再过上35年,我们又会笑话我们的今天。不是么,我们还在饱受着毛留下的那个政党的统治;我们还在因为说几句话,写几篇文章,就会被打成颠覆国家的重犯;我们还在为少数人的崛起激发着民族的亢奋;我们还在唱着红歌,让毛泽东思想万岁;我们还在容忍毛的尸体停放在庄严的天安门广场;我们还在排着队伍去瞻仰独裁暴君的遗容;我们还在欢呼那位猪头猪脑的胖孙荣获少将的军衔; 我们还在笼罩于无产阶级专政的恐怖之中;我们还在眼睁睁地接受那些贪官污吏的管束和压榨;我们不理解金正恩黄袍登基,却可以接受皇储习近平;总之,我们还没有走出毛泽东的阴影。我们有资格、有水平来讥笑朝鲜的今天,但是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还不能笑话我们的现在,我们还不能找出彻底解脱毛的束缚的出路。我们应当看到自身的不足,我们应当激起对现状的不满。我们应当站到一个新的高度,不光是100百步笑50步,还要学会100步笑100 步,这样才会早日从被奴役的状态走脱出来,成为自由的战士,成为自己的主人。

金二世时代的终结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契机,思考,变革,检查我们的过去和现在,开创自由民主的未来。我们应当学会反思,学会逆向的推理。为什么共产党是伟大的,伟大在哪里?为什么江泽民胡锦涛有资格选定国家的掌舵人?为什么贪官污吏越反越多?为什么多数人 从崛起中得不到恩惠?为什么没有集会结社和出版的权利?为什么人民的公仆成了压在人民头上的太岁?为什么为了少数人的利益,污染了空气和水源?为什么当官的儿子还是当官?为什么江泽民退而不休,权倾朝野?为什么那么多百姓为捍卫自身权益奋起抗争?改朝换代了几千年的中华民族还没有走出那个封建交替的怪圈,我们多么愿意看到老毛留下的一党专制会成为这个怪圈的重点,让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民走出毛泽东思想的阴影,让中国走上自由民主康庄幸福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