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再读马英九先生元旦新年献词有感

p110831106
本文作者、中选网专栏作家赵进斌先生。

马英九先生对“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历史发展与现状,谈成绩、讲不足和错误,以平视视角,钉铆相列,一五一十,不遮不掩,不夸不贬,真是实事求是,娓娓而谈。讲事实,摆道理,自然、亲切、温和、入耳,章节上如行去流水,口吻上任其自然流露,把话语说到你心窝里。让你感到没有丝毫矫情、造作,没有丁点虚张声势,更没有居高临下、先入为主、强词夺理、强加于人。当然,更没有令我们深恶痛绝地几十年如一日地伟、光、正,英明、辉煌之类的假大空。这样的献词,同胞焉能不喜爱?焉能不有感?

实事求是地说,毛泽东千错万罪,他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统筹共产党在野时,他的思想、观点、境界,他所流露、表达的真情实意,具体表现在其文章中的口吻和由此而形成的文风,确实不乏荡气回肠、沁人心脾,令人百读不厌的篇章。他对党八股的深恶痛绝、大加讨伐的檄文更是令人拍案叫绝。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但特色之国历史的吊诡在于,几多时候,代际传承大多播下龙种收获跳蚤。如毛泽东魂灵得知,他当年深恶痛绝、大加讨伐的党八股,如今无孔不入的程度比其晚年泛滥成灾的语录红海洋有过之而不极,不知他作何感想?

2011年台湾马英九先生发表元旦新年献词:我曾写下一篇“有感”,发表于台湾《旺报》后,被台海两岸不少媒体网站所转载。这着实出乎我的意料。今年马英九先生一如既往发表新年献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通篇读完后,仍是被字里行间的真情所打动。我相信,两岸同胞只要粗通中国现代社会历史发展脉络,对两岸历史现状略有了解,认真拜读一下,定会有同感。

目前海峡两岸的关系,虽然大陆中共声明“是一家人,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什么问题都可以讨论。”但实际上仍是禁区颇多。我不时在各新闻单位的编辑部都会看到,关于“中华民国”(这是一个禁区)台湾地区从名称、机构、到人员、职务、称呼林林总总底线之明确规定,真是不敢越雷池一步。幸亏识时务地承认“一中各表”。到目前为上,台湾在世卫组织、亚太经合组织APEC加入名称上仍是存有争议。大陆的底线和大陆体制改革一样,经济上无所不用其极,政治上则不能越雷池一步。

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一日三餐中,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几天大鱼大肉下来,胃口定是腻味、恶心,肯定想换换素食青菜,天天粗茶淡饭,也必然也会向往山珍海味。天然人性口味使然。对大陆同胞来说,马英九先生的元旦献词文风,恰就起到这样的效果。我仅引用他献词中最后一段文字——“站在百年与百年的分水岭上,我深深体认到一己的微小、短暂,只愿更谦卑地面对下个一百年。在历史的长河裡,每个人、每一代都是沧海一粟,都是感念的后辈,都是谦虚的学生。我们要让一百年来中华民国自由、民主、正义、文明、慈悲的烛火,持续在下一代心中发光、发亮。我们有信心,将来,下一代提及亚洲崛起、中国大陆崛起的惊歎,也必然感受台湾崛起、中华民国崛起的光荣。再一百年后,当那时的国人回想起我们,如果能说一句「曾经有你们,真好」,那该有多好!

在民国101年元旦,我想与全国人民一齐许愿,让我们共同努力,为中华民国下一世代点亮蜡烛。”

由此可见,马英九先生对“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历史发展与现状,谈成绩、讲不足和错误,以平视视角,钉铆相列,一五一十,不遮不掩,不夸不贬,真是实事求是,娓娓而谈。讲事实,摆道理,自然、亲切、温和、入耳,章节上如行去流水,口吻上任其自然流露,把话语说到你心窝里。让你感到没有丝毫矫情、造作,没有丁点虚张声势,更没有居高临下、先入为主、强词夺理、强加于人。当然,更没有令我们深恶痛绝地几十年如一日地伟、光、正,英明、辉煌之类的假大空。这样的献词,同胞焉能不喜爱?焉能不有感?

仅凭这一条,我投马英九先生竞选“中华民国”“总统”赞成一票!

写到此,我想起上个世纪一件往事。1945年8月,毛泽东飞抵重庆,与国民党政府进行和平谈判。在渝期间,毛泽东将9年前创作的《沁园春•雪》书赠柳亚子。谁知围绕这首词,却引起国共双方一场史无前例的笔墨大战。撇开政治含义之争不谈,蒋介石在与陈布雷谈到这首词时要求陈布雷:“你赶紧组织一批人……”最后,这位国民党第一文胆虽绞尽脑汁网罗组织,党国虽不乏文采飞扬之作,但最终也无出《沁园春•雪》其右者。一首诗词在当时能引起如此规模的论争,就参与人数、持续时间、社会反响来看,是一种独特的历史现象。今天来看,这既是一个文化事件,也是一个政治事件。

实事求是地说,毛泽东千错万罪,他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统筹共产党在野时,他的思想、观点、境界,他所流露、表达的真情实意,具体表现在其文章中的口吻和由此而形成的文风,确实不乏荡气回肠、沁人心脾,令人百读不厌的篇章。他对党八股的深恶痛绝、大加讨伐的檄文更是令人拍案叫绝。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但特色之国历史的吊诡在于,几多时候,代际传承大多播下龙种收获跳蚤。如毛泽东魂灵得知,他当年深恶痛绝、大加讨伐的党八股,如今无孔不入的程度比其晚年泛滥成灾的语录红海洋有过之而不极,不知他作何感想?

中国历朝历代,待立君主左右拟诏的翰林、大学士如过江之鲫,下笔千言,倚马可待者比比皆是。从成汤《汤誓》、《泰誓》到陈琳的《为袁绍传檄各州郡文》、骆宾王的《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前后《出师表》至胡诠《戌午上高宗封事》、李密《陈情表》再到孙中山《中华革命军大元帅檄》唐继尧的《讨袁檄文》,延续到解放战争期间新华社的《中原我军占领南阳》《百万雄师横渡长江》等电讯,毛泽东时代还有邓拓、田家英、陈伯达,毛邓共用的胡乔木等翘楚,有党内一枝笔之称的智囊、左膀右臂也能罗列成队,人所共知。但不知为何,以后核心们智囊团成员名单越来越长,左膀右臂交相辉映,但令人称道、过目不忘、拍案叫绝、妇孺皆知文章越来越屈指可数、乏善可陈,难觅踪影。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无论是每年国际福布斯富豪排行榜,还是国内胡润富豪排行榜,核心们周围的左膀右臂智囊团的成员占有比例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此情此景,发人深思!

当权贵们纨袴子弟世袭冠冕堂皇、当仁不让地占据左膀右臂各要津固若金汤时,民间草根的鲤鱼早已视跳龙门为天方夜谭,只能作涸辙之鲋之哀叹。故党八股也只能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了。

(作者赐稿)

评论

  • 匿名 说:

    君主、总统或主席在某一特殊时间的文章、诗词或檄文、或社论那么重要么??—-无论是他们自己写的、还是文胆们写的。老毛的很多文章确实不乏荡气回肠、沁人心脾,令人百读不厌,但49年后,尤其58年后他的治理带给中国什么呢?大概只有一些酸文人才会那么注意、留心主子们的文采。

  • ABC 说:

    同意楼上说的。固然,党八股令人讨厌,但荡气回肠、沁人心脾、令人百读不厌的文章也可能只在文学上有意义。政客们重要的不是说了什么、写了什么,而是做了什么、留下什么对国家、民族、人类和历史进步的伟业!

  • fv 说:

    对,顶

  • Larry 说:

    中国历朝历代,待立君主左右拟诏的翰林、大学士如过江之鲫,下笔千言,倚马可待者比比皆是。从成汤《汤誓》、《泰誓》到陈琳的《为袁绍传檄各州郡文》、骆宾王的《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前后《出师表》至胡诠《戌午上高宗封事》、李密《陈情表》再到孙中山《中华革命军大元帅檄》唐继尧的《讨袁檄文》,延续到解放战争期间新华社的《中原我军占领南阳》《百万雄师横渡长江》等电讯,毛泽东时代还有邓拓、田家英、陈伯达,毛邓共用的胡乔木等翘楚,有党内一枝笔之称的智囊、左膀右臂也能罗列成队,人所共知。但不知为何,以后核心们智囊团成员名单越来越长,左膀右臂交相辉映,但令人称道、过目不忘、拍案叫绝、妇孺皆知文章越来越屈指可数、乏善可陈,难觅踪影。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无论是每年国际福布斯富豪排行榜,还是国内胡润富豪排行榜,核心们周围的左膀右臂智囊团的成员占有比例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此情此景,发人深思!
    +1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