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华追悼会举行 知识界洒泪送别

p120103101

追悼大厅内白菊如雪,挽联如林——或表达对高华学术之推崇,如余英时挽联:“读过高华先生的书 很佩服”;或追忆与高华友谊,如张鸣挽联:“神聊定交你抽烟来我喝酒奈何烟酒日月竟有期 胡侃学问天掌灯光地为床悲哉灯床空余人无见”;或悲失高华之痛,如章诒和挽联:“读大块文章一点骚心一点血 听满城风雨半悲人老半悲君”;或评价高华一生学术成就,如南京大学文学院部分教师挽联:“谤书非秽史,青灯不灭,鉴古知今继司马;直笔无虚言,绛帐遽空,大贤中寿等濂溪”。又有章立凡挽联:“斯人有斯疾一朝穹宇逍遥羁卧庙堂烦厉鬼 青史得青烟半世阳燧磨砺炳燃社火化凶神”;或抒发高华壮志未酬之感慨,如杨奎松、黄娜挽联:“毕生沥血春秋笔敢为苍生问不公 壮志未酬身先去泰山其颓待后生”;如郭玉闪撰联、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敬挽:“惜乎天丧斯文麟失其时遂令春秋绝笔 恸也国无净土凤飞之日尽教华夏泣声”;或追思高华之高风,如艾晓明挽联:“秉笔直书青史垂范 高山仰止华宇同悲”;崔卫平、徐友渔同挽:“高风亮节 华章永存”;胡多佳敬献灵前,“宏文刊行秉笔直书正本清源尽显凛然正气 遗作传世披肝沥胆挥洒心血书写不朽人生”。

2011年12月30日,《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作者、著名历史学家高华先生追悼会在南京石子岗殡仪馆举行,其生前学术成就获得高度评价;国内外众多学者前往告别或通过各种方式表达哀思

资料图:历史学家高华。

【财新网】(记者 谢海涛 实习记者 周群)“高华,一路走好”。2011年12月30日,著名历史学家高华先生追悼会在南京石子岗殡仪馆举行。国内各地知识界人士、亲友家属、南京大学师生数百人为其送行。海外知识界数十位重量级人士或撰挽联,或联合发出追悼信,更多的社会各界人士则在网络空间进行悼念。对于一个学术体制内的边缘者,老中青三代知识界追思之隆,近年罕见。

高华1954年生于南京。文革结束后,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攻读史学,其后留校任教,巨著《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集史识、史才与史德于一体,以卓越的学术水准享誉海内外,被业界誉为“当代中国历史研究领域最杰出的学者”。而在其“行将成大学问,步入黄金收获季节之际”(海外学人追悼信语),因病于2011年12月26日22时15分逝世,享年57岁。其英年早逝的消息震动海内外知识界。

高华先生的追悼仪式于2011年12月30日8时30分举行。当日,殡仪馆最大的悼念大厅人山人海,气氛庄重肃然。灵台前摆放着高华微笑的大幅照片——高华其时处于病中,白发如雪,却精神卓烁。照片前,高华安详地躺在白菊丛中。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前副校长董健先生的挽联“射日成高手 启蒙著华章”,为其一生写照;遗像两侧的挽联:“最忆秉烛夜纵横论史余音绕耳人犹在 爱读先生文发微洞见于无声处写文章”则尽表众人哀思。

当日,海内外知识界老中青三代纷纷表达哀思,余英时、袁伟时、沙叶新、徐友渔、胡舒立、沈志华、章立凡、艾晓明、杨锦麟、崔卫平、傅国涌、郭玉闪等敬送挽联;章诒和、萧功秦、朱学勤、杨奎松、秦晖、严博非、许纪霖、张鸣、刘擎、王晓渔等从京沪等地赶来,南京本地知识人景凯旋、范泓、邵建、胡杰等,及南京大学师生亲临送别。年轻学人刘瑜等在微博上进行了悼念。

港台及海外学人陈方正、陈永发、甘琦、冯客(Frank Dikotter)、顾昕、关信基、金观涛、李伯重、李连江、李杨、李中清、梁其姿、林达、刘青峰、龙应台、钱钢、钱永祥、苏基朗、吴逢时、熊景明、许倬云、余英时、周保松联名发来悼念信。

当日,追悼大厅内白菊如雪,挽联如林——或表达对高华学术之推崇,如余英时挽联:“读过高华先生的书 很佩服”;或追忆与高华友谊,如张鸣挽联:“神聊定交你抽烟来我喝酒奈何烟酒日月竟有期 胡侃学问天掌灯光地为床悲哉灯床空余人无见”;或悲失高华之痛,如章诒和挽联:“读大块文章一点骚心一点血 听满城风雨半悲人老半悲君”;或评价高华一生学术成就,如南京大学文学院部分教师挽联:“谤书非秽史,青灯不灭,鉴古知今继司马;直笔无虚言,绛帐遽空,大贤中寿等濂溪”。又有章立凡挽联:“斯人有斯疾一朝穹宇逍遥羁卧庙堂烦厉鬼 青史得青烟半世阳燧磨砺炳燃社火化凶神”;或抒发高华壮志未酬之感慨,如杨奎松、黄娜挽联:“毕生沥血春秋笔敢为苍生问不公 壮志未酬身先去泰山其颓待后生”;如郭玉闪撰联、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敬挽:“惜乎天丧斯文麟失其时遂令春秋绝笔 恸也国无净土凤飞之日尽教华夏泣声”;或追思高华之高风,如艾晓明挽联:“秉笔直书青史垂范 高山仰止华宇同悲”;崔卫平、徐友渔同挽:“高风亮节 华章永存”;胡多佳敬献灵前,“宏文刊行秉笔直书正本清源尽显凛然正气 遗作传世披肝沥胆挥洒心血书写不朽人生”。

追悼仪式简洁肃穆,南京大学副校长杨忠教授、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朱庆葆教授出席了追悼仪式,南京大学历史学系主任陈谦平教授致悼词。数百人手执黄菊,送别高华。不少人黯然泪下,高华夫人刘韶洪更是泣不成声——“高华,我舍不得你啊”。

斯人已去,斯风永存。这位行走在历史风陵渡口的思考者,以其“不齿与谄媚逢迎者为伍的风骨”和“著书不为稻粱谋的史家风范”让人怀念。

当日下午,高华生前的南京朋友,自发组织了民间追思会。萧功秦、朱学勤、周志兴、杨奎松、秦晖、景凯旋、范泓、邵建、许纪霖、张鸣、梁晓燕、胡杰、刘擎、江荣生、王晓渔、杜兴等出席了追思会。

“他太懂中国历史了……但他有良知,有学术上的担当,有说真话、揭穿历史真相的内心冲动。这种冲动超越了功利,不追求任何世俗的回报”(许纪霖语)。追思会上,萧功秦、朱学勤、许纪霖、杨奎松、秦晖、景凯旋等高度评价了高华独立之学术,不凡之人生,呼吁薪火之传承。

追思会还播放和宣读了冯兰瑞、傅高义、程巢父、周锡瑞、何清涟等海内外学人追思高华的文字。学者李连江在PPT中寄言:“高华走了,留下无边遗憾……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不会放弃未竟的事业,他的弟子们会传承他的道、他的德、他的智慧、他的慈悲”。学者邵建则动情地说:“高华兄,一路走好。愿你在另一个世界安息并永生。你没有办完的事,我们接着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