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一个人可以坚持多久?

p100828111

说一句真话,干一件正事,一个人就能正直、高尚、伟大。而一个政党、一个政府,为什么就不能呢?

一个人还不够。需要有更多的人具有圣雄甘地“去把监狱坐满”的精神,去实践曼德拉那种坐牢27年的勇气与坚持。

我能去做吗?如果做,能坚持多久?这个制度真的就不能做一点让步或者改革吗?难道非得把人逼上那条路?

一个人坚持罢教13天,就为争取高中教师的部分补发工资,不仅上交《罢教声明》,而且《提议东阳市人大罢免现任市长》,还准备元旦后到北京找教育部长和总理。

佩服!

我也能写几笔批评文字,前教委主任对我约法三章:不得写本地,不得提本系统,不得出现领导的大名。从那以后,我没想过要罢教,也不会参加未经政府批准的组织与活动,更不敢签名或联名。如果那样,想有什么后果就会有什么后果,没想到的后果也会找上门来。“偷漏税”、“被失踪”“被自杀”,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我不敢“激于义而死”。

布鲁诺被烧死在鲜花广场。哥白尼的著作在他死后十五年才发表。海明威说“人只能被打败,不能被消灭”,铮铮铁骨,世界上有几副?人一旦被铆上强大的权力机器,成为一个固定的零件,你能按照自己的心愿行动吗?换一个零件,而机器不死。

成都市民唐福珍为抗拒强行拆迁而举火自焚,死了还被说成是一个法盲。提一把刀一口气杀死六个警察的杨佳,被枪毙了当然是一个罪犯。

不少人当初以天下为己任,后来为什么放弃了?一套房子摧毁了一个人的理想,一辆宝马夺走一个女孩的贞操?太容易了。有了家室儿女,还有几条汉子敢提着脑袋献身?即使献身了,对得起亲人吗?

十年前有本书《耻辱者手记》,作者以为生于那时是人的耻辱。而今天这个时代的腐败与堕落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作者却不再感到耻辱了,真是奇也怪哉。汪精卫由辛亥革命的英雄义士变成民国时代最大的汉奸。这是人性变丑恶了还是环境变丑恶了?

权力专制垄断化,一世二世三世,世界上只有朝鲜这样的极权而又无耻的国家才做得出来。前苏联是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之一,军事实力那么了不起,结果一夜崩溃。为什么朝鲜还不崩溃?它靠的什么实力?谁在支撑他?

高华,写出了那本在香港出版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他勇于求真求实,打破党史研究的禁区,还原执政党及党首的历史真相。

一个作家说:“中国教育的失败源于欺骗!在普世文明国家中,教育是中立的,不给任何党派作广告。我们的大中小学反其道而行,恰恰成了党派的广告牌,还在牌下公然打出政治课的招牌,把欺骗灌给学生洗脑。我上学时就是这套骗人的玩艺儿,现在仍是欺骗!”

一个母亲培养出一个总统,母亲说我还有一个同样伟大的儿子是个泥水匠。一个移民的黑人后代可以成为美国的总统。这不仅是个人的幸运,更是制度的先进。为什么生在美国与生在中国大不一样呢?为什么没有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以色列人偷渡到中国来呢?中国有108万“裸官”。我不明白,这个党、这个政府、这个国家为什么会产生或容忍“裸官”?

一个人罢教,他说做一回公民,不服从“国家”,大无畏地与强权政府进行“非暴力不合作”的抗争。

李开盛声明:“在自己已走过一生的一半之际,想静下心来看几本自己真正想看的书,写几篇自己真正想写的文章,这些东西要比教授职称、比课题带来的收入和其他利益更加重要。我今后既无意于申报、也无意于参与大家申报的各级社会基金课题。”

说一句真话,干一件正事,一个人就能正直、高尚、伟大。而一个政党、一个政府,为什么就不能呢?

一个人还不够。需要有更多的人具有圣雄甘地“去把监狱坐满”的精神,去实践曼德拉那种坐牢27年的勇气与坚持。

我能去做吗?如果做,能坚持多久?这个制度真的就不能做一点让步或者改革吗?难道非得把人逼上那条路?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